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0章 红玫瑰与白玫瑰(1)

洛枳与江百丽一起将硕大的箱子搬到宿舍楼门口,洛枳帮她刷卡撑开了电子门。

“一路平安!”洛枳摆摆手。

“提前拜个早年哈!”百丽笑着招手,拖着红色行李箱的单薄背影隐在薄薄的晨雾中。顾止烨送她去火车站,因此一大早将车开进了学校,停在不远处的十字路口,人站在车尾吸烟,遥遥地对洛枳点了个头。

洛枳并没有在学院统一订学生票,她每次都是回家前一个星期自己跑去学校附近的订票点,因为只有这样才可能买到卧铺。然而这次春运的情况比往年更加紧张,订票点悉数告罄,洛枳在送走百丽后,也不得不一大早赶赴北京站碰运气。

从地铁口走出来的一刹那,她又有些恍惚。每次来北京站,她都会觉得胸口处有种不知名的感慨,跟着心脏一起跳动着。站前广场黑压压的人群,仿佛是上帝失手泼下的墨迹,所有人都面目模糊,却在广场上空蒸腾起一片交织着焦躁恐慌的烟云。

洛枳的目光瞥向三五成群紧搂着大包小裹挤坐在灯柱下面的农村女人,视线在她们的头巾和饱经风霜的眼角、嘴角打了个结,迅速转开脸。

她深吸一口气,朝着售票大厅走过去。大厅里倒还算井然有序,票务信息屏下面有十几个窗口,后面排着一列列的队伍。洛枳研究了一下信息屏,赫然发现近几日去R市的各种卧铺票已然售空。

碰碰运气吧,她想,于是挑了最短的那列队伍站在了最末尾。随身听里面的音乐极大地缓解了她的无聊,黯淡的售票大厅似乎也被旋律上色,宛如通过摄像机滤镜,她也成了电影的一部分——配乐永远跟着她,随着歌曲的情绪起伏,面无表情地在心里演绎各种悲欢。

洛枳等了一会儿才发现队伍纹丝不动。她往旁边走了几步,向前面张望,才看到窗口处堵了四五个人,还不时有人晃过来妄图加塞。很快队伍中就有了躁动的气息。

规矩是一种最容易被破坏的东西,不遵守规矩会带来额外的利益,利益不均又会导致因为不公平而产生的愤懑,对于公平的追求恰恰又会打破平衡,最终被踩得一地渣滓的,就是形同虚设的规矩。

比如现在。她嘴角上翘,一脸讥讽地看着姗姗来迟的工作人员在队伍里进行调解,已经有四五个人吵了起来。

“洛枳?”

她从看热闹的心情中被唤醒,回头时,竟看到盛淮南的脸。

白色羽绒服的挺拔少年,短发清爽,笑脸盈盈,仿佛是上帝泼墨时不经意遗留下来的空白,在人潮涌动的售票大厅,有种不真实的光彩。

她眼里的他,总是蒙着薄纱。

“你怎么在这里?”

“我刚刚去送团委陆老师的小儿子上火车。今天团委有活动他脱不开身,让孩子自己坐动车又不放心,所以让我来送送他。刚才本来想直接坐地铁回去补一觉,又觉得正好来了火车站,不如到售票大厅参观一下春运盛事,结果居然遇见了你。”

他喘了口气,然后用无可奈何的眼神看她:“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一大早要来买票?我陪你过来不好吗?”

自从那天夜袭圆明园后,她在法导考试之外就没有见过他,只是通过电话、短信联系。盛淮南的短信不再回复得时快时慢、飘忽不定,然而洛枳担心打扰到他的GRE课程,很少和他聊个没完。

“我是你男朋友啊,你应该叫我的。”

排在队伍前面的中年女人闻声回头,肉色套头毛衣,绣花牛仔裤,衬得人又黑又胖。她龇着牙,一边笑一边用指甲剔着牙。

洛枳一愣,下一秒钟就被盛淮南拉出了队伍。排在她后面的大妈也不客气,赶紧上前一步将她的位置顶替了。

拜她所赐,半天不挪动的队伍终于向前面移了移。

洛枳惋惜地回头看着队伍:“我好不容易排了半天……”她脱口而出,转回来果然看到盛淮南耷拉下眉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排什么排啊,显示屏上都说没票了。”

“万一我排到的时候,有人退票了呢?”

洛枳被盛淮南用“你是白痴吗”的表情看得耳朵发烧,认命地垂下头:“好吧,那我只能坐飞机了。”

“坐什么回去交给我,”盛淮南把双手压在她肩上,“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不和我说,你今天要一早赶过来?”

洛枳被他近在咫尺的直白的眼神逼迫得六神无主,目光渐渐下移到他的嘴角,又想起做梦一样的翻墙经历,第一缕晨光中的亲吻,以及自己在酒精作用下放肆的笑场,心就突突地跳得剧烈。

她从来没有在清醒的情况下,和他这样近。

过了许久,她终于决定讲实话。

“我习惯了一个人。不想麻烦你。”

“可我是你男……”

“这个我更不习惯!”她急了,就喊起来,惹得旁边不少人侧目而视。

盛淮南定定地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不是困惑,也不是愤怒。她看不懂,只能用软软的语气,继续实话实说:“我的确从来没有想过在一起以后的事情。”

和日记本相依为命的少女时代,她有时候会用第二人称来与假想中的盛淮南对话,一边在心中鄙视这种行为,一边无法控制地脸红心跳,像孤零零地在太空中遨游的卫星,日复一日地将来自地球人的信号传送给不知在哪里的外星人。

倒也渐渐习惯和平静。

然而,即使她高中时一直在和他“对话”,即使她曾觉得冥冥中自有定数,即使曾经坚信“我们一定会在一起”——她也从来没有想过,在一起后,应该怎样,又会怎样。

和她处心积虑、全副武装的接近不同,现在他们真的接近了,毫无伪装。

“我也不知道谈恋爱该是什么样子,你轻轻松松地就能说是我……男朋友,可我真的不知道女朋友要怎么做,是不是所有事情都要一起做,是不是能自己解决的事情也要折腾你,是不是……”

盛淮南忽然在人满为患的大厅里哈哈笑了起来,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他一把将洛枳拉进了怀里,她也跟着他的胸腔一起共鸣。洛枳一下子蒙了,旁边人的目光让她赶紧闭上眼睛,深深地将头埋进他的怀里,埋进她一直喜欢却被他说成是漂不干净的洗衣粉的清香中。

“没谈过恋爱啊,没关系。我谈过,我教你。”他的声音中满是笑意,坚定而温柔。

洛枳一愣,先是羞涩地笑,反应过来后狠狠地踩了他一脚。

她瞪着他:“谈过恋爱了不起啊?”

盛淮南笑得更开心:“吃醋?这就对了,恭喜你进入角色。”

他们离开了售票大厅,坐进旁边的肯德基,好不容易在大包小裹的旅客离开后抢占了一个双人桌。盛淮南把洛枳按在座位上,然后站起身,说:“吃早饭了没?你要没什么特别想要的,我就做主喽。”

“好。”她点点头。

盛淮南坚决不同意她去买站票,说十几小时站在春运人满为患的列车上,一定会死。洛枳想了想,觉得也很成问题,索性就不坚持了。

“别喝可乐了,给你点的热可可,今天可真够冷的。”

他坐到对面,衣料摩擦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在嘈杂的人声中竟格外清晰。

“我还是让洛阳帮我问他们公司的票务经纪吧,那就只能坐飞机走了。”

“洛阳?”

洛枳笑着解释:“哦,我哥哥。舅舅家的孩子。”

“舅舅家的孩子,为什么和你一个姓?”

洛枳失笑:“从来都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理科生真严谨。我随外婆姓。我家这一代,都随外婆姓。”

洛枳看到盛淮南“为什么”三个字的口型都摆出来了,却仍然吞下肚子,她也没有善解人意地为他主动答疑。

或许还没办法一下子走到那么亲密的境地。

但他说要教她,反正慢慢来。

“那这次,你能不能不让你哥哥帮忙?”

她正在撕上校鸡块的糖醋酱包装,听到这个问题,歪头看他:“那要怎么办?”

“给我点儿时间,我帮你问问我爸妈在北京的朋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D字头、Z字头和T字头的车不少都留了内部票,也许能有办法弄到一张,我试试。实在不行的话,把身份证给我,我帮你去问在国航工作的哥哥,等我GRE课程结束了,你和我一起回家。”

洛枳抬眼看他:“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盛淮南的声音让洛枳蓦然想起那天电话里拒绝还她行李箱的无赖男孩,“我是你男朋友,这些事自然要我解决。而且我想跟你一起走,你居然问我为什么。”

洛枳连忙解释,盛淮南愤愤不平地大口吞下一块汉堡,佯装不理会她。

她大窘,直接掏出身份证拍在桌子上:“给你,我们一起飞回去。”

同类热门
  • 百花小说-会说话的香水百花小说-会说话的香水李全|青春文学百花文学的源头当有二:“一是汉初司马迁的《史记》中的游侠、刺客列传;二是魏晋、六朝间盛行的‘杂记体’神异、志怪小说。”如果说先秦两汉乃至魏晋志怪,为武侠小说的产生构筑了坚实的基础,为之前奏;那么唐传奇在文学史上一领风骚时,武侠小说即真正开始萌芽。
  • 郭靖的迷幻青春郭靖的迷幻青春张旭辉著|青春文学如果你在书里读到了荒诞,那是因为生活本身如此。如果你在书里读到了苍凉,那是因为生活本身如此。情色背后是苍凉,幽默背后是无奈。郭靖的青春无可挽留地逝去了,你我的青春呢?本书是对金庸作品的重新解构与阐释。金庸作品的电影版演绎中,著名导演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和著名导演刘镇伟的《东成西就》分别将金氏原作推向了两个极致:前者是一部缠绵忧伤的情史,后者则是娱乐至上的无厘头之作,让人看后不禁捧腹。
  • 我是女孩我怕谁我是女孩我怕谁张品成|青春文学朱若纯是个女孩,可她像男孩;康小为是个男孩,可他像女孩。表姐、表弟俩心血来潮,在去外婆家度暑假时相互交换性别角色……歪打歪着,朱若纯过足了当“小少爷”的瘾,康小为也潇洒做了一回“还珠格格”。虽然难堪事不断,尴尬事连连,但朱若纯默念“我是女孩我怕谁”的咒语,居然瞒天过海,逢凶化吉。康小为最终也找回了男孩的感觉。
  • 魅·浮生魅·浮生东海龙女|青春文学千万年的漫长时光,只是一个悠长迷糊的梦境。甫醒还眠,光闪雷电,风鸣雨啸,都只存在于隐约的冥冥记忆里。他不知,终我一生,我都不愿再与他相见。云雨巫山枉断肠……云断巫山……肠断巫山啊……这本《魅·浮生》适合小说爱好者阅读。
  • 故人西辞故人西辞青红浅碧|青春文学本书是青红浅碧最新力作!十八年前,她的生命中只有疯癫的母妃,以及那一双妙笔丹青手。十八年后,她不再是她,而是权倾天下的九公主。当血迹狼籍遍地,换来的是满目疮痍。人间久别不成悲,梦中未比丹青见。故人西辞帝都去,一片伤心画不成。
  • 哲理小语哲理小语黛妮主编|青春文学《少男少女文摘丛书》汇集的是近年来写得最优美真切、生动感人的少男少女作品。这里有少男少女们初涉爱河的惊喜、迷惘、痛苦和走出“误区”挽手无怨的历程,有对五彩纷呈的世界特殊的感受和选择,有在升学压力之下压弯了腰的哀怨和对父辈们关于人生关于命运关于社会的认从与反叛。
  • 金陵花开:至死不渝的爱金陵花开:至死不渝的爱一雁声|青春文学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到“天上掉下来个林妹妹……”再到现实生活中,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形形色色的爱情故事,虽说形式上千差万别,但男女之情是一样的,无论年代多么久远,永远是新鲜的。这是自然的原因,不是人为的因素所造成的。人生短暂,在这转眼即逝的几十个春秋里,人人都有过在青春时期对异性的发自内心的纯真的爱,有的人至死不渝……
  • 我为星狂我为星狂孙昌建|青春文学本书是《我为球狂》之后的故事。谁是大王?谁是小王?谁是盖了帽的王中王?告别哥哥,告别SARS,告别青葱,把朦胧和友情珍藏。春夏之交时内心最隐秘的感情。球星+影星+歌星,我是最炫的那一棵。青春+时尚+搞笑,追星扑克闪亮登场。本书内容丰富,人物造型时尚、前卫,具有较强的时代感,非常适合当代中学生的阅读兴趣,颇值得一读。
  • 我是女孩我怕谁我是女孩我怕谁张品成|青春文学朱若纯是个女孩,可她像男孩;康小为是个男孩,可他像女孩。表姐、表弟俩心血来潮,在去外婆家度暑假时相互交换性别角色……歪打歪着,朱若纯过足了当“小少爷”的瘾,康小为也潇洒做了一回“还珠格格”。虽然难堪事不断,尴尬事连连,但朱若纯默念“我是女孩我怕谁”的咒语,居然瞒天过海,逢凶化吉。康小为最终也找回了男孩的感觉。
  • 大学故事大学故事兰守亭|青春文学书中演绎了四个年轻人平凡而又充实的大学生活。农村走出来的江锦华,朴实中深藏着适应生活所需要的那种精明与狡黠。他努力、勤奋,有野心,一心想成为一名作家,出人头地是他的梦想,最后能否美梦成真?汪小惠,漂亮质朴的农村女孩,不张扬,不自卑,学习上、生活上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朝着自己既定的目标不懈地努力。她的付出能有收获吗?她辛勤的汗水能否浇开理想的花朵?苏扬与叶芳华是一对恋人,他们的感情发展一波三折,毕业后,他们的爱情故事否继续……大学校园就是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