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5章 她究竟是谁?

苍岚大陆圣氏一族的宝库中那巨大的祭坛上站着一位祸国殃民的红发女子,她脚下的祭坛浮现出大量的符文而这些符文不断的撕裂重组变成新的符文而每一个符文中都蕴含着一股毁天灭地的能量。

如果不是因为祭坛上有着屏障的阻挡,那这股毁天灭地的力量足以轻松摧毁整个圣氏一族。

此时屏障外的圣天寒紧皱着眉头,时不时的抬头看看祭坛上的圣玲珑。

看着祭坛上的圣玲珑,圣天寒突然咒骂道:“该死的,这圣玲珑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能刻画出如此恐怖的召唤阵?而且启动这阵法的契机居然是她的血?”

在离祭坛不远处的一个防御阵法中盘膝坐着一位黑发少年,这位黑发少年正在努力调息着身上暴躁的灵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睁开了双眼中断了调息缓缓的抬起头看着祭坛上那恐怖的能量疑惑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目前来看这股力量绝对不是圣玲珑能够驾驭的,就算是被天寒说中的召唤类阵法那也不至于需要这么恐怖的能量吧?”

这时圣天寒回头看了看防御阵法中的流年接着叹了口气道:“哎,等一下恐怕是有一场恶战要打咯,早知道就不带着流年下来了。”

阵法中的流年看着叹气的圣天寒后,他也明白圣天寒的意思也跟着无奈的叹了口气。

流年看着祭坛上的圣玲珑道:“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只希望最后圣玲珑她召唤失败吧,虽然这不太可能......”

此时的圣氏一族被一个巨大的结界封锁着,负责封锁结界的正是大长老圣沧海,而结界内则是另一位长老圣玲珑,结界内的圣玲珑正在和巨大化的圣虚蛟搏斗着。

此时的圣虚蛟已经完全落入到了下风之中,他的毒对圣玲珑完全不起作用而他巨大的身体也跟不上圣玲珑现在的速度,现在的圣虚蛟只能被动防御等待一个反击圣玲珑的机会。

然而圣玲珑并没有给圣虚蛟这个机会她不断的挥舞着双拳打在了圣虚蛟的身上,圣玲珑每打出一拳在圣虚蛟身上就会留下一个浅浅的拳印不一会的功夫圣虚蛟全身上下布满了圣玲珑的拳印。

圣虚蛟看着身上的拳印大吼道:“圣玲珑你不要欺蛇太甚了!”紧接着圣虚蛟从口中喷出一股熊熊烈焰烧向圣玲珑。

一团赤红色的烈焰朝着圣玲珑喷射而去,圣玲珑感受到烈焰中的气息立刻极速躲闪了起来,然而为时已晚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圣玲珑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这火红的烈焰给吞噬了。

这时的圣虚蛟惊喜道:“呀,没想到我居然会喷火?太棒了!我果然是最强的,嘿嘿嘿嘿。”

紧接着圣虚蛟看向被烈焰吞噬的圣玲珑道:“该不会就这样把她烧死了吧?”

这时在烈焰中的圣玲珑痛苦的大叫起来“啊啊啊啊啊!!!”紧接着她的体内释放出一股青色魔气围绕着自身来抵抗这股火焰,在火焰中的圣玲珑开始喃喃自语道:“你......不......能......死......我......只是......棋子而已......你不同......因为你是......”

不远处的圣虚蛟看着圣玲珑疑惑道:“她刚刚说了些什么?”

突然火焰中的圣玲珑猛的睁开双眼,紧接着大手一挥居然把圣虚蛟喷射的火焰全部都弹开了而去。

圣虚蛟一愣紧接着道:“弹开了又怎么样?在喷一团火烤熟你!吼......”然而圣虚蛟并没有从口中喷出火焰来。

圣虚蛟怪叫道:“诶?诶?诶?!怎么回事?!我居然喷不出火了?!”

这时的圣玲珑眼神之中充满了混乱,紧接着痛苦的抱着头在口中喃喃道:“你是皇的子嗣......他死了......是圣无邪......杀的!!!”当圣玲珑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她的体内爆发出一股惊天动地的魔气,这股魔气瞬间冲破圣沧海以及众护卫设下的结界。

“噗噗噗”结界外的众人因为结界被破而遭到反噬,忍不住的喷出一口鲜血。

大长老圣沧海惊恐的看着结界内的圣玲珑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这时一柄长剑破空而出刺向圣沧海,圣沧海大惊一掌拍向这柄长剑,然而此时的圣沧海本来就是重伤在加上圣玲珑破开结界所带来的反噬根本挡不下这柄长剑,不出所料圣沧海的手掌在接触到长剑时瞬间被轰飞出去重重的砸在结界上。

这时的结界在也撑不住了,“咔咔咔”结界上出现大量的裂纹,紧接着砰地一声结界彻底破碎。

而附近的护卫也遭受到了严重的反噬,纷纷咳出一口鲜血。

圣沧海从破碎的结界中站了起来,刚一起身就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这时的圣沧海才看见究竟是何人袭击他,圣沧海用袖子抹掉了嘴边的血看着他们道:“魔风你们魔氏究竟是什么意思?是想于我圣氏一族开战吗?!”

魔风笑了笑指了指结界道:“开战?这还有什么好打的吗?你们圣氏一族不是已经被夷为平地了吗?哈哈哈哈哈!”

圣沧海一旁的护卫怒道:“你!”

魔风冷哼一声,瞬间释放出一股恐怖的威压直接碾向这名护卫。

圣沧海见状大喝一声强打起精神抵抗这股威压,结果在圣沧海接触到这股威压的瞬间又被轰飞了出去,而那名护卫也被这股威压碾成了一团肉泥。

圣沧海趴倒在地口中不断的咳出鲜血看着魔风不可思议道:“咳咳,凝丹期强者?”

魔风低下头看了看趴倒在地犹如死狗一般的圣沧海,也不解释他现在的修为还没有彻底踏入凝丹期只是半步凝丹期而已。

然而就算魔风现在是半步凝丹期也不是圣沧海能抗衡的,更别说还有魔氏其他融丹圆满的长老在一旁虎视眈眈。

圣沧海勉强从地上爬起,看着魔风和其他的魔氏长老叹了口气道:“哎!天要亡我圣氏一族啊!”话音刚落圣沧海又吐出一口鲜血。

这时身着红袍的魔虹走了出来右手托着下巴看着前方狼狈的圣沧海笑道:“呵呵,圣长老今日你圣氏一族已经彻底玩完了!投降吧,或许我们还能大发慈悲饶你们不死。”

圣沧海怒视着魔虹恨不得冲上去撕碎这个女人但是他却不能,此时的他已经灯枯油自身都难保那还有力气撕碎魔虹呢?

圣沧海脸色有些难看道:“向你们投降?绝不!就算死我也要拉你们陪葬!”

魔虹看着圣沧海道:“顽固不灵,你不愿意投降但你族氏里的其他人可不一定哦。”

圣沧海一旁的其他护卫大喝道:“我等就算是战死,也不会向尔等投降!”

魔虹看了他们一眼道:“不投降?这可是你们自找的。”

魔虹抬起双手在面前结了一个印,紧接着魔虹道:“好好享受你们生命中最后的时刻吧,天魔魅术!”

圣沧海见状对着身后的护卫大喝道:“是魔氏一族的魅术!所有人释放灵力抵抗这股魅术!”圣沧海刚说完一股红色雾气就笼罩在了他们身上,紧接着修为最低的几名护卫还没来得及抵抗这股红雾就被它侵入体内。

这几名护卫抱着头痛苦的大叫在地上打滚,“啊啊啊啊啊啊!”

圣沧海见状勉强提起精神,快步走到他们面前手中捏了一个印一掌拍在其中一名护卫的背上道:“御!”紧接着这名护卫身上散发出淡蓝色的灵气帮他抵挡红雾。

片刻后这名护卫冷静下来看着大长老道:“多谢大长老。”

圣沧海并没有理会这名护卫,而是来到了另一位护卫背后一掌拍下道:“御!”紧接着是第三个护卫第四个第五个......

此时雾气外围的魔虹叉着腰看着里面的情况笑道:“很好,就是这样,这样一来就大大的削弱了圣沧海的实力了,到时候在把他囚禁起来,等到什么时候需要修炼魅术就可以吸取他的灵气为我所用了,哈哈哈哈!”话到最后魔虹居然疯狂的大笑起来。

此时雾中的圣沧海也知道魔虹想干什么,但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族人被这该死的魅术折磨致死啊!

圣沧海在内心疯狂呐喊道:“族长你究竟在什么地方?族人们需要你啊!”其实圣氏一族的族长早就失踪了数几年,这些年一直都是圣沧海在打理圣氏一族的大小事,如果不是因为族长失踪哪轮得到让圣澜来当长老?实在是族内没什么厉害的人了!

虽然圣沧海看不清迷雾外的魔虹等人,但他也明白魔氏的人想做什么......

圣沧海抬头看了看天空然而他只看见那红色的迷雾,他又看了看四周只能见到释放灵力抵抗迷雾侵蚀的众护卫。

圣沧海自嘲道:“真是可笑,没想到我最后要以这种方式离开这个世界吗?老天爷啊!你还真的是喜欢和我开玩笑呢?族长失踪、圣玲珑失控、族氏被入侵......”

最后圣沧海叹了口气道:“哎!这些年我真的是太累了。”

圣沧海看着被迷雾侵蚀的众人喃喃道:“这些人也救不回来了,与其让他们沦为魔虹的玩物倒不如给他们一个痛快,只希望族氏里剩下的人能够引导圣氏一族走向繁荣吧。”

圣沧海努力挤出一丝笑容,紧接着圣沧海体表发出耀眼的光芒一股惊天动地的力量从他的体内爆发而出!

“什么?”当魔虹反应过来时一团巨大的能量朝她袭来!

魔虹一边释放出全部灵力抵抗这股能量一边怒吼道:“圣沧海你这个老不死的!居然敢自爆!你都不管你族人的死活吗?!”

圣沧海笑道:“死活?已经没这个必要了吧?与其让他们沦为你的阶下囚倒不如给他们一个痛快......”

轰轰轰!!!圣沧海体内的能量彻底爆发开来!

“啊啊啊啊啊啊!!!”魔虹拼了命的释放灵力抵挡着圣沧海自爆带来的能量。

这时魔虹身后的魔风冲了上来一把拉住魔虹把她往魔氏众人所在的方向甩了过去,紧接着对着身后魔氏的众人道:“快跑!能跑多远就跑多远!这股能量我来挡!”

在空中的魔虹一个闪身完美落地回头看着魔风感激道:“多谢风老出手相救,风老请小心!”

紧接着对着身后的魔氏一族道:“全体魔氏成员立刻撤离圣氏一族!这是命令!快撤!”

魔氏众人也不是傻子,当感受到这股自爆的力量时早就想跑了,只是碍于没有听到命令不敢乱跑。

而现在听到撤退的命令立刻撒开腿拼了命的撤离圣氏一族。

此时圣氏一族内的圣玲珑以及圣虚蛟也感受到了这股自爆的力量,一团巨大的火球朝着他们席卷而来!

圣虚蛟大叫道:“我靠!你们为了杀我还真的是下足了血本啊!”紧接着圣虚蛟迅速缩小朝着族氏内的深山跑去。

圣玲珑看着这巨大的火球也感受到了威胁,二话不说也朝着深山跑去。

这股爆炸的威力席卷了大半个圣氏一族,轰轰轰!!!

此时远在宝库的圣天寒等人也受到了影响,整座宝库发出剧烈的抖动!

圣天寒一愣看着头顶道:“怎么回事?”

防御阵法中的流年根本就站不稳,只好坐倒在地。

而祭天上的圣玲珑更是站不稳险些摔倒在地,而她凝聚的符文在这一瞬间也开始发生剧烈的颤抖。

就在这时,封锁祭坛四周和出口的屏障因为刚刚的震动出现短暂的消散。

圣天寒见状二话不说一把拉起坐在防御阵法中的流年,朝着出口飞奔而去。

就快到出口时,一条蛟蛇与一名黑发女子冲了进来和圣天寒他们撞了个正着。

圣天寒看到圣虚蛟与圣玲珑也是微微一愣,紧接着圣天寒感受到圣玲珑身上的魔气后二话不说直接一剑朝着他们砍去。

圣虚蛟怪叫一声,朝着一旁躲去,这一剑刚刚好击中了圣虚蛟身后的圣玲珑把她击飞了出去。

圣天寒收回寒龙剑,一把抓住一旁的圣虚蛟带着他们极速离去。

片刻后圣天寒与流年还有圣虚蛟从宝库冲了出来,圣天寒他们刚出来就感受到背后有一股极其恐怖的能量爆发了出来!

这股能力可比之前圣沧海自爆时强上数十倍不止!

圣天寒皱了皱眉,带着圣虚蛟与流年极速遁去。

圣天寒边跑边说道:“不会吧?刚刚那些符文爆炸了?这下子可糟糕了,圣氏一族还有很多人在呢。”

这时圣天寒手中的圣虚蛟脸不红心不跳道:“圣前辈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好在我早有预感提前让圣氏一族的人撤退了。”

圣天寒微微一愣紧接着想到了什么笑道:“是吗?我怎么觉得是你逼得圣氏一族撤退的呢?”

圣虚蛟惊呼道:“啊!圣前辈都知道了?”

这时流年道:“好啊,果然是你逼的!”

圣虚蛟缩了缩脖子委屈道:“还不是因为你们说跟着你们有好吃的?结果呢?这么久了西北风都没见到,更别说是其他的东西了。”

圣天寒和流年见状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毕竟他们当初说过让圣虚蛟跟着他们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结果这么久了的确是什么都没给过圣虚蛟。

圣虚蛟见状有了些底气道:“圣前辈还有流年前辈只有你们能把这几天好吃的分量补上我就不计较了怎么样?”

圣天寒无奈道:“行吧,不过以后你可不能擅自行动了,要是还有下次我可就不客气了。”说着圣天寒用力的捏了一下圣虚蛟。

圣虚蛟大喊道:“我错了圣前辈下次不敢了!”

流年这时坏笑道:“怎么?你还想有下次吗?”

圣虚蛟辩解道:“不是这样的流年前辈你听我狡辩!啊呸,是听我解释!”

流年不怀好意的看了看圣虚蛟后嘿嘿一笑道:“嘿,自己说漏嘴了吧?”

圣虚蛟百口莫辩道:“我......我......我......”

圣天寒这时说道:“行了,不说这些了,圣虚蛟你知道圣玲珑现在是怎么一回事吗?她怎么浑身散发着魔气?”

圣虚蛟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就是她突然爆发出魔气朝我冲了过来,而且她的力气突然变得好大啊!圣前辈你看我身上还有她留下的拳印呢。”说着圣虚蛟把后背上残留着的拳印指给了圣天寒看。

圣天寒看了一眼后又对着圣虚蛟道:“那圣玲珑她有没有说些什么奇怪的话呢?比如咒语什么的。”

圣虚蛟用尾巴挠了挠头道:“她好像是说了些什么来着的,可是我离得太远没有听清,只听见她说“皇”的什么什么还有别的什么东西。”

圣天寒心中一惊嘴中喃喃道:“皇?难不成圣玲珑她是......”

圣天寒摇了摇头在心中想道:“不可能,圣玲珑应该和那些“皇”没有什么关系才对,就算有些关系顶多她是魔域的人按道理来说就算她是魔域“皇”的后代,我可不认为会有人让她来到我们所在的界域,这无疑是让她来送死!如果真的要杀她又何必这么大费周章呢?”

圣天寒紧皱眉头又在心中想道:“难道是让她潜入我们的界域窃取情报?那也不对啊!在一个小小的苍岚大陆能有什么情报能窃取?真正有重要情报的地方应该是龙城神界或者是凤凰宫之类的地方才对吧?为什么偏偏是在苍岚大陆?”

圣天寒摇了摇头道:“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以后再说吧。”

这时圣虚蛟大叫道:“啊!我想起来了她好像还说了一个人的名字叫......”

轰!!!!!

圣虚蛟话还没说出口,他们身后突然传来一股恐怖的能量。

这股能量所到之处全部都被夷为平地。

圣天寒转头看了看身后道:“遭了,宝库中圣玲珑凝聚出来的符文所产生的爆炸冲出了宝库,我们快走!立刻离开这里!”

说完圣天寒带着流年以及圣虚蛟极速朝着圣氏一族的族邸跑去,等他们离开深山后看着已经化为废墟的圣氏一族后微微一愣便又朝着族外跑去。

圣天寒边跑边说道:“圣虚蛟,这该不会都是你干的吧?”

圣虚蛟尴尬道:“那啥,圣前辈也不能说是我干的啦,圣玲珑她也有份啦!”

圣天寒二话不说直接把圣虚蛟朝着族外扔了出去道:“看你干的好事!我和流年才离开不到两个时辰你就把圣氏一族搅了个底朝天?”

被扔飞出去的圣虚蛟刚好砸在了圣氏一族外调息灵力的魔风脸上,魔风原本刚抵挡完圣沧海自爆的能量后就力竭根本就动不了还是魔尘把他带了出来让他盘膝而坐恢复灵力。

本来就精疲力尽的魔风好不容易在修炼中恢复了一些体力和灵力,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圣虚蛟砸中差点被吓得走火入魔,当场遭到反噬吐出一口老血。

魔风大怒伸出右手一把抓住圣虚蛟的尾巴吼道:“是哪个混账东西乱丢垃圾?!你是想死吗?!”

从族氏中走出的圣天寒刚好听到这句话脸色一沉对着魔风道:“说谁是混账东西呢?就凭你也想让我死?哼!痴人说梦。”

而魔风手中的圣虚蛟听到魔风骂自己是垃圾后气的一口咬在了魔风右手上,魔风痛的当即大吼大叫鬼哭狼嚎。

这叫声简直就是惨绝人寰,以至于把附近的魔氏一族都吸引过来了。

而为首的正是魔尘魔玉还有魔虹等人,以及族氏内的部分魔氏子弟。

圣天寒微眯着眼看了看这些人后努力的在脑海中记忆这些人究竟是谁,片刻后圣天寒冷笑道:“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魔氏一族的人?你们魔氏还真的是有够闲的啊!还有空来我圣氏串门?”

魔尘看了看圣天寒后想不起来他是什么人,但当他感应到圣天寒只有筑基九阶后冷哼道:“哼!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竟敢在我面前放肆?简直就是找死!纳命来吧!”

魔尘在右手中凝聚出一成都不到的灵力朝着圣天寒拍去,在他看来对付一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根本就是毫不费吹灰之力的事,甚至是在他看来用灵力对付这个筑基修士简直就是浪费灵力,但是为了讨好魔风他只好做做样子。

圣天寒不慌不忙的召唤出寒龙剑道:“寒龙剑第一式,漫舞!”紧接着圣天寒挥舞着手中的寒龙剑,一剑斩出一道剑光这道剑光朝着魔尘飞射而去,在要触碰到魔尘手掌的一瞬间变成了一道龙形剑光。

一开始魔尘看着这道剑光朝他袭来时充满了不屑甚至还想用身体硬抗,直到他的右手掌快要触碰到这股剑光时他才感受到剑光上那冰冷刺骨的寒气以及那让他毛骨悚然的剑气。

咔咔咔!

“啊!”魔尘惨叫一声他的右手在触碰到剑光的一瞬间就被冰封住了,紧接着一股寒气夹杂着剑气蔓延至他的整个右半身。

魔尘拼了命的释放出灵力抵挡这股寒气,然而并没有什么用片刻后魔尘的经脉已经完全被寒气侵蚀而他的身体也已经被完全冰封住了。

魔尘身后的魔风魔玉以及魔虹一开始看着前方的圣天寒居然打算和魔尘硬碰硬时都在想这小子肯定完蛋了居然敢和魔尘硬碰硬。

暂且不说境界差距,就他手中那毫无灵力的法器也知道他在这圣氏一族中肯定没有什么地位,要不然也不至于连一件像样的法器都没有。

然而就在碰撞的一瞬间她们感受到了寒龙剑上散发出的那深入骨髓的寒气,一个个都惊呼道:“这不可能!”而她们身后实力稍弱一些的弟子此时不得不运功抵挡寒气。

此时变成冰雕的魔尘满脸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那感觉就像是在说“我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个只有筑基九阶的人?”

圣天寒看着变成冰雕的魔尘不屑的一笑,紧接着挥动右手中的寒龙剑朝着他劈去。

咔!寒龙剑轻易的劈开了变成冰雕的魔尘,咔咔咔魔尘身上出现大量的裂纹,紧接着破碎成了无数的冰渣散落在了地上。

圣天寒看了一眼碎成冰渣的魔尘后不屑的在心中道:“呵,虽然我现在的境界只有筑基九阶,但寒龙剑毕竟是我用了数万年的神器,而上面当然有我以前留下的部分寒气,只可惜转生之后寒龙剑里的力量......”

此时魔风痛的咬紧牙关召唤出一把大刀朝着圣虚蛟尾部砍去,圣虚蛟见状立刻松开嘴朝着圣天寒的方向飞奔而去。

碰的一声,魔风这一刀砍空了。

魔风额头上青筋暴起,左手握紧大刀眼看就要朝着圣天寒他们杀去。

突然魔风脸色大变他的整只右手突然失去了知觉,他看着自己的右手居然变成了黑紫色。

魔风惊讶道:“好狠的毒!”话音刚落就拼了命的释放灵力抵抗这毒素。

圣天寒也有些惊讶的看了看圣虚蛟后在心中想道:“没想到圣虚蛟的毒这么厉害,居然连相差了几个大境界的人都得拼命释放灵力抵抗才能渐渐消除。”

这时的圣虚蛟看着魔风哼哼道:“哼,知道本大爷的厉害了吧?”

魔风看着圣虚蛟一脸骄傲的样子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

魔风对着圣虚蛟怒吼道:“孽畜我要你的命!”

虽然魔风嘴上这么说,但他还是很谨慎没有冲上前去。

圣虚蛟见状挑衅道:“有种你过来啊!谁逃谁就是诶诶诶......”

就在这时圣天寒凭借着他强大的灵魂感应到身后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朝着他袭来,来不及多想收回寒龙剑一把抓住流年和圣虚蛟极速朝着一旁躲闪而去。

圣虚蛟疑惑道:“圣前辈我们为什么要逃啊?难道圣前辈也打不过刚刚那个人?”

圣天寒并没有理会圣虚蛟只是带着他和流年继续朝着远处遁去。

片刻后圣天寒带着流年与圣虚蛟来到了数百米外的一座山头上,此时的他们看见了一道数米宽的鲜红色剑光,那剑光仿佛是鲜血所化散发出浓烈的血腥味。

而魔风一开始看着那极速闪避的圣天寒时微微一愣,紧接着他就看见了那鲜红色的剑光。

当他感受到那剑光上一丝灵气也没有时,还以为是圣天寒施展的幻术。

魔风不屑道:“幻术吗?无聊!”

魔风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朝着一旁躲去。

魔风这一躲,这血红色的剑光自然就朝着魔虹魔玉以及其他魔族中人斩去了。

魔虹满不在意的伸出右手去抵挡,而魔玉皱了皱眉皱了皱眉也学着圣天寒极速闪避而去。

而其他魔族的人虽然都感受到剑光中并没有丝毫灵力,但是看着魔风以及魔玉两位长老居然朝着一旁躲闪也学着他们躲去。

魔虹看着逃之夭夭的魔玉讥笑道:“哈哈哈哈!魔玉长老你就这么胆小吗?居然怕这种小小的幻术?”

然而当魔虹的右手接触到剑光上时瞬间脸色苍白了下来,魔虹触碰到剑光的右手居然在迅速破碎。

魔虹惊恐的大叫道:“不!不要!怎么会这样?!”

魔虹疯狂的释放灵力想要修复右手的破损,然而当灵力传达到右手时完全消散了仿佛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

魔虹大喊道:“怎么会这样?!”

魔虹转过头朝着身后的其他没有走的魔族弟子大喊道:“救我!”

这些魔族弟子也不傻,他们看见连魔虹都抵挡不住这剑光他们上去能有什么用?

这些还没走的魔族弟子也撒开腿逃命去了。

魔虹看着这些族氏中的弟子居然就这么让她被剑光吞噬,魔虹惨笑道:“哈!没想到啊!平日里这些对我百般尊重的子弟现在居然都......”

魔虹呆呆的看着之前触碰剑光的右手道:“也罢,或许这就是命吧?我死了的话魔玉应该会很高兴吧?以后族氏里再也没有人和她争了吧?还有其他的一些看我不顺眼的族人估计会很得意吧?”

......

就在这时魔虹的心脏猛的抽搐了一下,脑海中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这声音就像是数十位老者同时开口说话一样。

这个奇怪的声音在魔虹脑海中喊道:“你就这么放弃了吗?难道你都不想搏一下吗?你居然如此轻易地就放弃自己的生命吗?想一想这些族中子弟族中门人是怎么对你的!他们居然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你死?你难道不想让他们付出代价吗?!”

此时魔虹浑身都在颤抖着,双眼渐渐的变成血红色就如同那剑光一样,而她的嘴中还不停的喃喃道:“我......我......我不想死!”

紧接着魔虹双眼彻底变成血红色失声怒吼道:“我要让他们所有人都付出代价!”

......

第二十五章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天下苍生与我何干天下苍生与我何干丹剑穿心.QD|玄幻一个草根族,为了生存,为了活下去,最终一步步走向了与天下苍生相对抗的故事······
  • 沉雷诛魔传沉雷诛魔传古葉|玄幻日月同归,日月同在!天雷环身奔腾,邪气由心而生,世人皆知我已为魔,谁又能知我因何成魔!少年风沉只因幼年的一段匪夷所思的遭遇,却注定了一生的杀戮。
  • 火影与忍者遥火影与忍者遥夏紫秋风|玄幻一晚雨夜让他突然离世,却是重生在动漫中的火影忍者。他,雨夜的杀手—华遥,在忍界中他会现出什么样的奇迹呢?
  • 雄霸异界雄霸异界不入轮回|玄幻无限悔恨的他,遇上不甘命运的他,完美契合。从此异界修真界风起云涌。
  • 我的异界日常生活我的异界日常生活疯狂般幻想|玄幻人生的头一次穿越还是挺激动的,诶,等等,为什么我又穿越了? 你再给我等会,我为什么会说又?! …… 沈景:“接下来欢迎大家收看大型穿越连续剧,啊呸,是大型连续穿越剧,我和一本脑残手册的日常生……” 原典:“aibo,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沈景:“混蛋,你是不是又背着我看了奇怪的东西?!”
  • 幻尊魔戒幻尊魔戒浅忆丶落幕|玄幻“咦,这个戒指蛮特别的嘛”上官阡看着手中的戒指,不料这个戒指却自己套在上官阡的手指上“.....这个戒指会自己认主不成?”上官阡好奇的看着戴在手上的戒指,不经惊讶起来上官阡不知道的是此戒不是不是普通的戒指..............他不知道的是,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 不屈魂灵不屈魂灵泊汇|玄幻十年苦修,被人陷害的人林海终成魂师……逐出家门,归家后林海方觉物是人非……日久不一定生情,但一定见人心。爱恨情仇,林海游走于天地间,不知是寻他的念,还是噬这方天。就像这滚滚雷声,也不知道是他的怒吼,还是天道的哀嚎。
  • 凌锋天下凌锋天下寂夜天奚|玄幻二百年前,天斗大陆一代枭雄凌峰陨落,据说遗留下了传承。而二十年后在天斗大陆重新崛起的凌笑又会掀起怎样的浪潮?
  • 阿基力斯大陆战阿基力斯大陆战赤之云|玄幻阿基力斯大陆,千年的大陆战争,在三百多年前突现异界魔族,人类为了生存,都自觉的将矛头对准了魔族。可是千年战争使得人类数量剧减,而魔族来的突然,大陆上被魔族毁灭了许多中小型的国家。面对这种情况,中小型的国家不是联合结成联盟,就是依附于离自己近的三大帝国。通过三百年的战争,趋于僵持的大陆战争又将进入更加激烈的战斗,而这个时候降生于三大帝国之一的金怡黎帝国的少年该如何谱写他的传说!
  • 不朽家族不朽家族胖子羊|玄幻这片土地上发生过许多事情,有现在的,有久远的,在时间的转轮上,都已经慢慢的褪色……只有远方的游吟诗人还在不断的叙述着,这片大陆上勇者的传说……叙述着骑士的忠诚,剑士的豪迈,魔法师的传奇,佣兵的冒险,精灵的美貌,魔怪的邪恶,历久的战争,王国的更替,叙述着大陆上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