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1章 结局

大结局

幽秘风暴的出现瞬间将战局推向了高潮,此时的幽秘风暴周围散发的法力与之前相比也再上了一个层次。

“是谁,竟敢召唤老夫!”幽秘风暴四个头中传来了一阵阴沉的声音,风餎落到幽秘风暴头前,嘴中依旧是那股高高在上的语气说道:“神界之王,风餎,现在命令你为我而战!”听到这话,幽秘风暴没有如同幽秘斯拉一般的愤怒,而是平静的问道:“你要老夫为你而战,那你可有这资本。”

风餎在手中召唤出之前在神界的男子给的球道:“你可有感觉到体内的法力和往日相比有了很高的提升?”幽秘风暴听后感受了一下法力后道:“确实有着变化,你对老夫的身体做了什么?”

“你放心,这只是单纯的加强,不会有副作用……”还没等风餎说完,龙江已经来到了风餎面前,他并不会给风餎机会,但是一根硕大的触须瞬间出现在了龙江面前直接将他打了回去。

“老夫允许你在我头上继续说,这里老夫就先帮你收拾一下吧!”说完幽秘风暴用触须直接将风餎带到了头顶,接着左右的头仰天嘶吼一声,瞬间,周围百里的云层都被瞬间吹开,天空中那一伦皎月发出光芒将这片土地照亮。

幽秘风暴看向下方众人,两条触须快速向着众人飞去,凤始羽来到仙帝面前,两人虽然从未联手过,不过他们也下意识的打算一起出招。凤始羽双手抬起,一团团火球在空中汇聚,刑天法杖向着地面一拍,一道龙卷风瞬间将全部火球卷到其中形成了一个火龙卷,火龙卷向着两条触须撞去将两条触须打飞,但是两条触须在空中停下后便再次向着火龙卷打来,直接向着风心而去,瞬间将整个火龙卷强行撕碎。

撕碎后两条触须也开始亮起了一点蓝光,随即向着众人拍下,瞬间,整个战场被这两条触须所分割开,龙江看到这般情况也察觉到了不妙,刚才这一招并不是简单的一招,被这一招打中的人魂魄都开始外溢,然后再被触须碰到一下便立刻被吸收。

龙江张开左手,在手中聚起一把蓝色的长剑向着触须砍去,直接一下将一条触须斩断,接着一剑插进去将被吸收的魂魄一并拔出。但是这一举动也让幽秘风暴注意到了龙江。看着龙江,幽秘风暴冷冷一笑道:“原来是他啊,没想到这小子也能活这么久,不过看样子应该转世了,难怪老夫第一眼都没看出来。”说完幽秘风暴将头眼睛注视向了风餎道:“你刚才说的老夫觉得可行,如果真这样的话,那老夫就先帮你把这群渺小的生物给清理了吧!”说完,幽秘风暴四张口同时张开,周围的魂魄直接被一下吸进了幽秘风暴体内,刚才被龙江所斩断的那条触须也缓缓愈合。

幽秘风暴低下头,那眼睛中透出的紫光如同激光一般划过地面,在地面形成了一道道爆炸,龙江双手一张在上方形成了一道结界挡住众人,仙帝等修为较强者也纷纷帮忙,但是即使是这样的结界也在幽秘风暴这般密集的攻击下裂开了一道口子,而且口子还在不断变大,但是此时谁也不敢有一丝松懈,因为这道激光扫一下可是按百分比吸收法力,几段或者十几段修为或许稍加调养还能重新提升到这种地步,但是他们这种被触碰到一下怕是便会直接掉到二十八二十七段,先不说要消耗数百年才能重新到达这种高度,一旦他们修为掉下去了也就决定了这场战斗的败北。

随着裂口的变大,也有了一丝紫光透过了结界,龙江见状直接丢出左手的蓝色长剑挡住了这下攻击并且将这道紫光直接反弹了回去,紫光就这样反射到了幽秘风暴自己身上,但是自己的攻击怎么可能对自己有效,幽秘风暴见到结界有了一丝破碎直接挥动两条触须将结界给直接击碎。正当幽秘风暴认为胜券在握时,一把蓝色的长剑和一把红色的长剑已经来到幽秘风暴的眼睛前直接这样刺进了幽秘风暴体内。幽秘风暴被这般攻击直接打掉了一只眼睛,那刺耳的叫声瞬间传遍了每个角落。

“你竟敢伤到老夫!”幽秘风暴说着挥动八条触须一并向着龙江打去,龙江一边闪躲一边将两把长剑召回用来挡住这密集的攻击。接着一个虚无换位直接来到了幽秘风暴眼前,幽秘风暴看着眼前的小鬼直接快速转动起来,幽秘风暴如同一个陀螺一般快速转动着,这股吸力将众人都吸向了中心,龙江一个换位闪回原位然后快速立起一道水墙挡住吸力,后方众人站稳脚步也一并施法,瞬间,数十道土墙和火墙挡在了众人面前,但是幽秘风暴的转动速度还在变快,前方龙江的水墙也开始迅速颤抖随后化作一滩水被卷入其中。没有了水墙的支撑,后方的一座座墙简直不堪一击,瞬间被摧毁。许多人直接被卷入了这场旋风中。龙江双手一拍地,直接将地面分裂开一道裂痕然后扩张到一个峡谷,幽秘风暴直接掉到了这峡谷中后停下了转动。

幽秘风暴八条触须攀在地面,龙江双手一拍,峡谷开始向着中间合拢,幽秘风暴就这么被压扁。正当众人送了口气时,地面突然开裂,一道黑光慢慢向着四周延伸接着化作一个黑球将周围的泥土全部吸进了黑球中,幽秘风暴从泥土中飞出,此时幽秘风暴的体型相比刚才又大了一圈,幽秘风暴俯视着下方众人道:“就这么点能耐可打不过老夫的。”说完,周围的地面都开始了颤抖,一块又一块的泥土开始飞向高空,幽秘风暴抬起八条触须,万里无云的天空又再次聚集起了云朵。

“轰……”云层中传来一阵雷响,接着数道闪电划破云层落到地面,整个地面都被闪电炸出一个又一个的深坑,空中这些泥土块开始向着中间汇聚,最终在空中汇聚出一个泥土球,看到这个泥土球,前方几人再熟悉不过了,龙江手中聚起火焰,接着丢向空中,接着双手张开,火焰在空中扩散化作一张法阵,龙江一跃而起,在法阵上打入阴火,阴火和阳火在法阵中流动,最后分散于法阵两方,龙江转动法阵两掌推在法阵上,阴阳两团火焰在空中不断转动后汇聚成一团紫色火焰后龙江蓄力一掌打出,紫色火焰划过天空,整片天空都在此刻变得阴沉,紫色火焰贯穿泥土球后一颗黑球出现在了众人眼前,龙江指挥众人后退,黑球不断向着四周扩散,这次无论是速度还是范围都是之前无法比的。依旧有许多人被卷入黑球中不知所踪。

黑球一直扩张到百米大小后消失,幽秘风暴看了眼下方还有许多人活着,也是对这群渺小的生物有了一丝欣赏,不过欣赏并不意味着他会手下留情,幽秘风暴看了一眼一旁的风餎,接着从四个头中分出四个小黑球,四个小黑球落到地面后开始在幽秘风暴身前转动,幽秘风暴轻轻抖动了一下触须后四个小黑球快速向着人界方冲去,龙江先是对准其中一颗喷出一团火焰,火焰触碰到小黑球的一瞬间黑球便发生了剧烈的爆炸,龙江深吸一口气,他打算试一下这招。只见剩下的三个黑球旁出现了龙江的三个虚无,接着幽秘风暴三个头上也出现了三个虚无,龙江一气呵成直接快速换位三次直接将三个黑球带到了幽秘风暴眼前,瞬间,三个黑球一并爆炸,随着烟雾散去,幽秘风暴剩下的三个眼睛却毫发无损,经受这种程度的攻击却没有伤到他,这怪物究竟有多强!

“直接结束这场战斗吧!”风餎落到幽秘风暴眼前道。这时,黑袍神秘人也回到了战场上,黑袍神秘人手中提着两个尸体,其中一个便是之前和杨戬一同征讨妖界的男子。

“给你两个小菜,你会喜欢的。”黑袍神秘人说完便将两人丢向了幽秘风暴,然后在张开手变出两具尸体一起丢进了幽秘风暴口中,幽秘风暴一口吞下两人后赞叹道:“主时空的零食,这小菜不错。”黑袍神秘人阴笑一声道:“一会还有更好吃的养料呢。”

幽秘风暴转过头看着龙江道:“行吧,看在你们的态度上,老夫便速战速决吧!”说完,幽秘风暴伸出触须,八条触须伸向高空,接着将四只眼全部注视向了高空一处,昏暗的天空中散开一处云层,云层中一个法阵映射着地面,龙江察觉到不对开始运转起法力,黑袍神秘人转过头轻声对着风餎道:“控制着点法力,这小子这一招很容易把你带入幻境。”

天空中法阵缓缓转动,接着一道黑色的光柱冲向地面,龙江飞向高空直接徒手接住了这一下光柱。但是光柱的压迫力还在变大,下方众人除了撤离以外也没有其他任何方法。

凤始羽望着上方的法阵,他第一次感受到他竟然也是如此弱小,现在这种情况他甚至帮不上忙。

“不必如此悲伤,或许我们现在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总会有一个地方需要我们的,我们现在能做的便是相信他了。”仙帝道。

龙江撑住光柱接着一下将光柱顶了回去,幽秘风暴看到这一幕也是震惊了,没想到这小鬼竟然有此等实力,怕是假以时日,这小鬼甚至可以超过神王风颇。幽秘风暴挥动触须打向龙江,龙江也注意到了触须幽秘风暴触须上汇聚的法力,龙江用虚无闪开,接着手中凝聚出光剑一剑挥下将触须斩断,转头看向幽秘风暴,此时幽秘风暴最初被打掉的那一颗头也已经恢复。

龙江望着幽秘风暴,他现在已经构思好了接下来的方法,现在只是缺少一个契机,龙江来到仙帝面前道:“仙帝,你可否为我创造一个契机?将他的八条触须和目光引开。”

仙帝和凤始羽一起点头,他们愿意相信龙江,幽秘风暴看着下方三人的交谈,直接将触须挥下,三人闪开后刑天和凤始羽一起来到幽秘风暴上方,刑天挥动法杖,凤始羽手中握紧拳头,天空中落下一个个冰雹,冰雹后一道闪电直接落到幽秘风暴身上,幽秘风暴连忙将伸出触须抵挡,然后挥动其他几个触须攻向二人,但是当触须快要打到两人之时,龙江突然一个换位来到了两人面前硬吃了这一下攻击,接着一个闪身来到幽秘风暴头上,此时幽秘风暴才反应过来四个眼睛上方已经聚集了一个龙江的虚无,龙江快速在虚无间换位,一招御龙斩击瞬间便将四个眼睛一齐划破,幽秘风暴惨叫一声后开始快速下落,空中的泥土也开始落下,刑天趁机丢出

仙域球打算将其装住,但是一只手却突然接住了仙域球,是黑袍神秘人。黑袍神秘人一把抓住幽秘风暴的一条触须直接一个瞬身来到风餎身后,风餎眼神一惊问道:“你干什么!”还不等风餎给出反应,黑袍神秘人直接将幽秘风暴化作一颗黑球直接塞进了风餎体内,风餎发出了一声惨叫后背后伸出八条触须,眼睛开始向着中间靠拢最后合成了一个冒着紫光的星形眼睛。

“你小子,胆子真大,不过,老夫喜欢!”风餎说完仰天大笑了一声,黑袍神秘人冷笑一声道:“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他的意识不够强烈,当你融入他体内后便会瞬间占领他的意识,现在这将是你的新躯体,上古凶兽之首,幽秘风暴。”

“确实,老夫还没试过这种形态,不过这神王看来也是不过尔尔,驾驭这具身体貌似没什么难度。”风餎说完一跃而起飞到空中,手中法杖一挥,四方雷电开始向着中间聚集成一颗黑球。

“让我想想,这家伙的招式是什么呢,哦,对了,好像叫一星目。”风餎说完高举法杖,天空中一颗白色的星球再次划破云层出现在了众人眼前,这次不再是范围之内的人才感受到了压迫,而是直接让战场上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压迫感,又或者说这个招式的范围已经可以覆盖整个战场了。一瞬间,众人纷纷被这股压迫压的下跪,根本站不起身。只有几个强者还能站起身,风餎看后嘴角微微上扬,白色的星球旁再次划出一颗白色为主色,淡黄色花纹穿插于其中的一颗星球出现在空中,风餎面不改色的道:“二星目!”一瞬间,在场所有人都被这股压迫感压下了身,就连仙帝和凤始羽也不例外,只有龙江还能在这种压迫下撑起身,不过风餎并没有就此停止,而是继续挥动着手中的法杖,龙江自然不会继续任他这样,一个换位来到风餎面前,接着挥动光剑向着风餎砍去,风餎徒手接住光剑,即使手中流淌着鲜血也如同没事人一般的看着龙江,接着另外一只手捏着法杖在上空聚起一颗火球,龙江嘴角微微上扬,这正是他的计划,现在风餎两只手都无法抽开,那么现在便是反击的最好时机。

龙江另外一只手中聚起法力,风餎只是看了一眼便看出来龙江这是夺魂法术,不过风餎却表现的并不慌张。只见背后两条触须快速伸出挡在了身前,接着触须中再次分出两条细小的触须将龙江双手死死抓住。风餎缓缓向后飘走,接着其他六条触须直接向着龙江袭来,等穿过龙江身体的那一刻,龙江早已经用虚无换位躲开。风餎看着龙江的虚无,然后将目光投向了龙江道:“这是个不错的招式,不过让我看看你还能有多少让我惊讶的招式吧!”

说完,风餎抬起左手,整个地面都开始抖动起来泥土一块块从地面飞起全部聚集在了风餎身旁,接着右手举起法杖道:“三星目!”

说完,一颗淡蓝色星球划破云层出现在天空中,风餎抬头看了眼天上的三颗星球,也仿佛看透了其中的道理。“金星、木星、水星……那么接下来或许还有更上一层的招式啊,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也不需要了。”说着风餎将目光投向了下方众人,在三星目的压迫下,就连二十段修为左右的强者也在这等压迫感下五官流血失去意识倒下,而修为再高一些的凤始羽、仙铭刑天、龙咧等嘴角留下了鲜血,双腿根本无法站起身,不敢想象如果真的达到了四星目的高度,那将是多么恐怖的存在感。龙江控制法力也只能减轻附近十米距离的压迫感,他望着上方的风餎,必须要有一个人来打破这招,不然接下来他们终将会全部葬身于此。

“行了,接下来就该老夫出手了。”风餎说完,两条触须伸出打向众人,在三星目的压迫感下人们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只能靠着龙江对抗两只触须。

龙江挥动光剑挥砍着两根触须,虽然暂时挡住了风餎的攻势,但是接下来风餎放出的第三只手第四只手让龙江也有点应付不来,只能用虚无先行闪开。风餎找准龙江换位后的位置双眼射出紫色光芒,龙江才站稳脚便再次转移躲过,面对这种紫色光芒他也不敢有着一丝的松懈。龙江一个换位躲过,虽然这紫色光芒及其危险,不过也给了龙江一个方法,因为击败他的方法便在于眼睛,既然现在紫色光芒从眼睛中射出,那么他的弱点便就在眼睛处。

龙江躲过紫色光芒向着风餎冲去,风餎见后将目光转向龙江,但是这种速度对于龙江而言躲闪毫不费力,风餎眉头一皱,接着空中响起一声雷鸣,接着一道风将一片云层吹散,一颗橙红色的星球划破天空出现在众人视野中,瞬间,龙江也被这股压迫压到地面,在这种压迫下,就连刑天也无法承受这种程度的压迫感,全身的皮肤都有了小部分脱落,手中的法杖也传出嚓嚓的破裂声。

“四星目!”风餎说完嘴中竟然也流出了一丝鲜血,风餎平静的擦干嘴角的血道:“这个招式实力还是可以的,仅这种程度竟然让老夫也无法控制住这具身体,不过这招式看样子应该不像这个时空的产物吧!”风餎说完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黑袍神秘人,黑袍神秘人点点头道:“确非此时空之物,此招来源于主时空之人所管十八书之一,只因祖龙引到此界,后被边境之地外所偷学罢了。”

“主时空,有意思。”风餎说完仰天大笑一声,随即将目光转向了龙江轻声说道:“如若老夫将此招开到极致的话会是怎般景象呢,老夫也有些好奇了呢。”说完,天空中的云层又开始有了抖动,见到这般景象,龙江将目光看向风餎,在风餎身旁构建出一个虚无接着一个换位来到风餎身前对准风餎便直接刺了下去,风餎挥动法杖向着龙江打来,但是在打到的一瞬间法杖却穿过了龙江,风餎眼神一惊,虚无便直接手握光剑将其刺进了风餎的眼中,瞬间,紫色光芒缓缓消散,天空中的五颗行星也在空中抖动片刻后躲进了云层之中。

风餎捂着眼惨叫一声,接着双眼失去光泽开始向下倒去,龙江准备乘胜追击将幽秘风暴彻底封印时,一个黑影快速划过天空,是黑袍神秘人。黑袍神秘人拖着风餎然后直接将风餎化作一颗小球收进了袖中。

龙江看到这般景象也是没有一点掉以轻心,现在后方醒着的人只剩下了刑天和龙咧。就连四圣兽和凤始羽也已经倒下不省人事。但是现在刑天和龙咧经过刚才那一击也已经没有了战斗能力,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本来还以为它有多大本事,结果刚给他将了这招便栽在这了,不过也好,那么接下来便由我来掌握这一片时空吧!”说完,黑袍神秘人一个闪身来到刑天和龙咧身前,已经打在二人腹部瞬间让二人吐血后倒下。然后转过身看着龙江道:“接下来就剩你一人了。”说完,黑袍神秘人一个闪身来到龙江身前挥出一拳,龙江向左一倾躲过然后反过来一拳打向黑袍神秘人。黑袍神秘人用手接住后再次挥出一拳,就这样两人在空中不断挥出拳头,速度已经快到了肉眼无法捕捉。但是黑袍神秘人可没有足够的时空在此浪费时间,黑袍神秘人手中举起法力向着龙江打来,龙江手中聚起阴火也向着黑袍神秘人打去。一瞬间,两股法力对峙在一起,一股气流从两人法力交集处绽开,黑袍神秘人的黑袍也被吹飞,黑袍下那一张容颜裸露在龙江眼前,但是这张容颜却让龙江为之震惊。因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去边境之地之时引到自己去的人,梦辉!

“梦辉,怎么是你!”龙江惊讶的问道。而听到梦辉这个名字,神秘人并没有感到一丝惊讶,而是十分平静的说道:“三百年你还能记住这个名字也算你记性好,不过我当时本就不是为了和你结识而在那的,本来打算将你带入边境之地抹杀掉,没想到边境之地那些牲畜竟然如此没用,不但没有将你吞掉反而让你从中与他们结识。”

说完,梦辉一个闪身来到龙江面前,一下直接打在龙江肩上,瞬间将龙江打入地面,梦辉双手聚起法力在空中汇聚出一个圆形法阵,接着一道闪电划破云层穿过法阵打向龙江。整个地面都掀起了一层灰尘,在上空完全不能看到下方的情况。梦辉冲到灰尘中,对准龙江落下的位置双拳聚起法力打下。一股法力涌动将灰尘吹散。但是原地却不曾见到龙江的身影,梦辉环顾四周,很快便感受到了龙江的气息。梦辉一个瞬身来到龙江身后,一拳打向龙江,但是拳头却从龙江身上穿过,但是梦辉不慌不忙再次挥出一拳打向龙江。这一击竟然直接破掉了龙江的虚无将虚无打碎。随着虚无的消失,龙江捂着嘴从嘴中吐出了一滩血液。

没想到虚无被破除的副作用竟然如此之大,看来往后不能如此轻易的使用虚无了,要不是现在自己有着大司通的实力怕是已经被打掉半条命。梦辉看着这般情况也没有一点犹豫,在这一击后他也几乎知道了龙江大概的实力。梦辉从袖中拿出小球直接按在自己胸口,瞬间,一股强大的力量开始向着四周蔓延,梦辉看着这一股力量露出了阴险的笑容,但是下一秒,这般笑容便变成了震惊。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压制不住这种级别的妖兽,不,不可能!”随着梦辉的身体开始膨胀,八条触须死死的将梦辉困在其中,接着那条触须上散发出法力后化作了一颗黑色的球状物。龙江见到这般情况便打算直接结束这一场战斗,龙江召唤出一个虚无来到黑球前打算直接将梦辉的魂魄抽出结束这一场战斗,但是一根触须落下竟然直接将虚无的手斩断,龙江连忙收回虚无。

黑球慢慢膨胀然后发出爆炸,接着一个巨物从中爬出,幽秘风暴竟然再次回到了战场之上。

“就你这小子也想控制老夫,简直是痴心妄想,不过既然现在老夫吸收了他们,这场战斗就由老夫来亲手结束吧!”

说完,幽秘风暴伸出八条触须举到头顶,法力在头上慢慢汇聚出一颗黑色的法力球,幽秘风暴八条触须挥下,黑球快速向着龙江袭来,龙江沉住气,现在自己不能就这样躲开,因为如果自己就这样躲开的话那么下方众人便是死路一条。

龙江看到这打算赌一把,龙江运转起法力,双手合并然后右手快速向上挥动,在身前快速形成了一道时空裂缝,黑球在时空裂缝上撞击了一下后,龙江转动双手将裂缝向着左右拉动,这一道裂缝瞬间化作了一个黑洞将法球吸入其中。然后龙江双手一拍将时空裂缝关闭。龙江这一击和宙斯的时空裂缝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龙江这一击只是扭曲周围空间将黑球带入自己的绝对领域中,而宙斯则是直接撕裂周围的空间。幽秘风暴看着龙江竟然接住了这一击,两条触须快速向着龙江袭来,龙江飞向上空躲着这两根触须,因为他从两条触须上的那一点法力便能察觉出来一旦碰到这两条触须后果将不堪设想。

幽秘风暴四个头的目光全部都注视向了龙江,接着四道紫色的光束全部都射向了龙江,龙江等的便是这一刻,龙江一个换位来到幽秘风暴头顶,接着手中举起红蓝两团阴阳火化作剑阵飞向幽秘风暴的四个眼睛,但是幽秘风暴这次却仅是靠闭上眼睛便直接将龙江的剑阵弹开。

幽秘风暴这时也察觉到了龙江已经发现了他眼睛的秘密,于是将八条触须全部缠绕着自身,然后身体开始不断变小,最后化作了人形。而人形便是梦辉。

“接下来老夫便陪你好好玩玩吧!”梦辉说完一个瞬身来到龙江身前,又是和刚才一样的招式,但是同样的招式龙江怎么可能再受第二次。龙江向左一个换位然后立刻收回了虚无,见到幽秘风暴占据了梦辉的身体便直接学会了梦辉的所有招数,龙江也不敢再轻易使用虚无接住招式,只能靠着躲避了。梦辉见打不到龙江,于是便向后一跃,接着手中汇聚出一团雷电直接射向天空,看到这,龙江也察觉到他可能要用风餎那一招了,便换位来到梦辉面前,如果现在以这一具身体使用那招的话,后果将是不堪设想。龙江右手挥动光剑向着梦辉砍去,梦辉不慌不忙伸出触须抵挡,接着眼睛射出一道紫色光芒,龙江连忙闪躲,但是这种距离下躲避掉视线谈何容易,有许多次都只和那道紫色光芒相差不到一分米。

龙江找准机会提起光剑向着眼睛刺去,但是梦辉很快便做出反应将光加死死抓住,两人在空中僵持了一会后梦辉便控制着紫色光芒向着龙江划去,龙江此时手中也聚起了法力。随着一掌打在了梦辉身上,梦辉的魂魄便被拽出了一点,经受了这种疼痛,梦辉眼中的紫色光芒也缓缓消失,两人再次开始了拔河。魂魄便在两人的发力下来回回荡。遇到这般情况,梦辉连忙控制八根触须袭向龙江,但是却全部都从龙江身上穿过。梦辉眼神一皱,眼前的这个龙江也是虚无。

梦辉此时也没有慌张,而是直接将八条触须全部都伸向了魂魄,瞬间,一股强大的拉力便将魂魄一下拽了回去。龙江虽然没想到就连这些触须也能拖拽灵魂,不过现在也没有犹豫的时机了,只能如此了。随着最后一丝魂魄被梦辉吸回体内,周围的场景也发生了变化。两人已经来到了海面之上。看着四周一望无际的海洋,梦辉冷冷一笑道:“这里还是挺熟悉的呢,居然向着把老夫带到海面上来,这具身体对这里的印象似乎还挺不错的呢。”龙江听到这也是一脸懵,但是梦辉接着不慌不忙的说道:“算了,你听不懂也罢了,那就说一些你听的懂的吧,比如说你很熟悉的祖龙吧!”

“祖龙!”听到这话,龙江也无法平静,难道说他也见过祖龙?见到龙江这般神情,梦辉接着说道:“看你的样子应该是转世了吧,你不知道也没什么,那老夫就告诉你吧,你前世便是祖龙之友,而且将你们所打败的人,便是这具身体的父亲。”

自己的前世便是祖龙之友凉月这个龙江知道,但是和祖龙那一世的男子竟然是梦辉的父亲这让龙江无论如何都不敢想象。突然,梦辉嘴中吐出一滩鲜血,接着两个声音在梦辉体内来回变化,一个便是梦辉自己的,而另外一个便是幽秘风暴的。龙江抓住机会双手快速握住光剑快速向着梦辉砍去,但是下一秒便被从后方伸出的一条触须抓住。

“刚才出了点小插曲,这小子竟然还妄图从老夫手中夺回身体,简直是在痴心妄想,不过现在这小子应该安静了。”梦辉说完两条触须迅速贯穿了龙江的身体,当然这一个也是虚无,龙江此时已经换位回到了原位。他也没想到现在梦辉竟然如此强。

“如果你能做的只有这些,那么这个世界将有老夫来主宰了。”梦辉说完双手抬起,接着天空中云层仅是闪过了一下,下一秒天空中便一次性出现了四个星球。梦辉竟然直接开启了四星目!

梦辉冷冷一笑,接着身体旁浮现出一团黑色法力将他团团围住,下一秒梦辉全身开始膨胀,重新化为了数百米高的幽秘风暴。不过现在,幽秘风暴那原本看似微弱的四个眼睛上也出现了一道防护膜,不过现在看来那里依旧是幽秘风暴唯一能打破的地方。龙江飞到上空准备发动攻击时,天空中的云层再次被吹开,一颗旁边环绕这一个尘埃环状物的棕色星球出现在高空中。幽秘风暴嘴中轻轻念道:“五星目!”

瞬间,一股压迫直接让龙江也无法在空中任意穿梭直接在压迫感下落到地面。龙江艰难的站起身,此时空中五颗星位置开始发生变化,接着与天上的太阳连成了一条直线。“六星连珠。”此时压迫还在变大,这股压迫已经开始影响到了周围的空间,四周的空间都开始有了一点裂痕。幽秘风暴俯视着龙江道:“看来你之前和他打的时候这些没有处理好啊,让空间竟然变得如此脆弱。”

下方龙江身上的皮肤也开始有了略微脱落,不过龙江怎么可能就此服输。幽秘风暴准备挥下触须给予龙江最后一击时,四个眼睛却突然遭到了攻击,但是这般攻击却并没有破坏掉眼睛旁的保护膜,幽秘风暴哈哈大笑道:“就你这等级别的攻击怎么可能伤的到老夫!”说完幽秘风暴抬起八条触须,瞬间,龙江便被这股压迫感压的落到地面,那天空上竟然隐约看到了第六颗星球的一点。

突然,幽秘风暴的一颗眼睛发生了爆炸,天上的六颗星球也在此时被打断停留在了空中。幽秘风暴其他三个眼睛望向那只被炸碎的眼睛,龙江竟然已经透过防护膜将剑死死的插在了上面,看到这一幕,幽秘风暴也彻底怒了,直接将八条触须全部打向了龙江,但是龙江此时已经一个换位回到了原位,此时人界众人有着二十段以上的强者也已经从刚才的攻击中醒来纷纷来到了大海上,看着这一幕,幽秘风暴也显得十分厌烦了。

“真是烦人,老夫也不在有所保留了。”说完,幽秘风暴嘴中缓缓聚起一颗能量球,接着能量球缓缓想着两旁延伸出一个刀刃状,随着刀刃的飞出,能量在周围快速划过,瞬间将整个空间都切开一道近十米的裂缝,瞬间,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向着里面吸去。

“既然你们要如此,那么就都从这个时空毁灭吧!”幽秘风暴嘶吼道。龙江看到这里也没有一点犹豫,为了凌雪,为了父母,也为了这六界他必须赌一把。龙江来到裂缝前,分出一个虚无。然后运转法力直接打在裂缝上,他要赌直接闭合裂缝然后靠着虚无回来,目前这也可以说是唯一的办法。瞬间,整个裂缝开始闭合,但是龙江也被吸入了裂缝之中,裂缝也开始缓缓愈合。

众人焦急的望着龙江的虚无,但是这一次,奇迹并没有出现,直到龙江虚无消失,龙江也没有出现。意念看着下面惊恐的人们,自己贵为主神,自然不用在意他们的生死,而意念并不打算直接抹除这一片时空,而是选择另外一种方式。

意念轻轻抬起手在面前划过,下方的万物皆被定在原地静止不动,现在龙江不在,下方的万物在幽秘风暴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即使现在仙帝和凤始羽离大司通只有一步之遥,但是对面可是幽秘风暴,上古凶兽之首,没有人操控他,现在更胜于巅峰时期。意念来到幽秘风暴面前,左手轻轻摸在幽秘风暴那粗大的触须上,右手平摊开与肩平齐,手中慢慢出现一个淡紫色的水晶球,这便是主神之一时空给他的控制时空的器具。一瞬之间,万物重现生机。幽秘风暴看着自己旁边的意念,还没来得及攻向他便突然俯下身子趴在意念面前,众人也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全部倒在的地上不省人事。

意念将水晶球抛向高空,周围的一切瞬间开始快速逆转,但是在场以人体面世的生物却没有逆转的迹象。

这时,一只手出现在空中抓住水晶球,另一只手一把抓住意念呵斥道:“你在做什么,你这样可是大罪!”这人便是主神时空。

“我会执行更改这里所有生物的意识和记忆,并将时空逆转,这样和主上说的创造新时空应该无异吧,主上怪罪下来我自认全责。”

“你担得了吗?你什么时候都可以仁慈,你现在仁慈可是等于自寻死路啊!”时空着急的问道。

“时空,原谅我!”意念话音刚落,时空突然愣在原地一动不动,意念改写了他的意识。

“逆转吧!时空。”意念说罢,周围瞬间亮起一道白光,周围的高楼大厦废墟全部消失,天界的繁宫也少了不少。地府中的人一瞬便年轻了不少,他们已经明白了主神的意思,他们也自行默认不会牵扯这六万年发生的一切。一切回到了六万年前。意念望着低下昏迷的众人轻轻说了句“让我看看我设计的六界时空会有怎样的走向吧!”然后意念转过头看了一眼幽秘风暴道:“这怪物就换种方式生活在这片时空吧!”说完,意念便带着时空消失在了原地。

数天后,在一间小木屋门口站着一个女子,女子摸着头上的发簪仿佛在想着什么事情,女子此时正在思考这一个人,一个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忘记之人。“这人……到底是谁呢?”

此时,一座宫殿之上,天空中撕开了一道裂缝,一个男子从裂缝中走出。男子望着眼前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这里无疑就是之前的龙族地域,不过却和那数万年前相似。“难道传送有了失误,怎么会传送到了到这呢?”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你是我的绵绵不断你是我的绵绵不断鹤筠柒|短篇“我喜欢你”蒋知遇将转校生温栖绵堵在女生厕所里 “略有耳闻”温栖绵淡淡的笑着 “我好喜欢你”蒋知遇就喜欢看着温栖绵嘴角带笑的模样 “愿闻其详”温栖绵 “我想喜欢你一辈子”蒋知遇在温栖绵嘴角边亲了一下 “荣幸至极”温栖绵 第二天二中就传出来了他在女生厕所告白转校生的事情了 直到两人结婚后我们的蒋先生说 “可否白头” “心之所向”
  • 日月杂货铺日月杂货铺玫瑰安|短篇本文由轻松愉快加甜宠构成的现代文,在玫瑰独家码字赞助制作。
  • 七渊七渊一温|短篇一七在不太成熟的十八九岁遇到渊一,少年意气风发,明媚似阳光,晴朗了她少女时代所有的欢喜。 纠缠三年,一七将之归还人海,后者迟迟而来。 她不懂,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感情,因为第一眼的一点点心动,就赌上半生的羁绊,她很瞧不起,却也躲不过。
  • 顶级金手指顶级金手指汉了个白|短篇我叫李志强,是个武道高手,崇拜者无数,这一切都是靠我的超级金手指奋斗而来的,可突然有一天,我发现它尽然失灵了……
  • 才懂得自己才懂得自己点点1|短篇十几岁的年龄,遇见不同的人,有了不同的自己。
  • 墙里有诡墙里有诡诡语娜娜.|短篇一面墙壁,两条人命,他们之间有何联系?一对兄弟,两种说法,他们之间谁在撒谎?生死关头,他又该何去何从……
  • 戌寅集戌寅集曹海婴|短篇懒癌作者不定时更新的短篇小说集,相当于懒癌作者酝酿的一部长篇小说的番外或者毫不相关的短篇亦或是独立相关的短篇小说集。
  • 魔谍魔谍神迹火|短篇这是短篇仙侠类小说,背景为蜀山修真界,正邪之间的一场较量。希望大家喜欢。
  • 999次说爱你:总裁大叔求放过999次说爱你:总裁大叔求放过江云书|短篇【永久免费】!!!999只男神和大叔等你活捉,腹黑总裁,傲娇男神,学长大人,应有尽有。999句不同风格的爱情箴言。999场虐恋甜宠情谊深,甜到掉渣,苏到肉麻。999次说,我爱你。总有一款你喜欢!打包带走,求,别放过!
  • 足球,伴我同行足球,伴我同行伊泽森|短篇《足球,伴我同行》。2011到2015,23岁到27岁,如秋雨“这一路的演讲之于我不过是重复已经完成了的思考”,这里面所收录的篇目,也正是我4年过来最真实的足球人生。多啦A梦最后还是回来了,结尾的时候好像是要离开,但正如每一个浸醉其中并莫衷一是的事实:无论片方会怎样安排一个就是要让人遗憾的结局,其实大雄和他的小伙伴们,在世界的认知中永无可和多啦A梦分开。我们,都已成年,接下来的27岁到31岁,足球,StandByMe?Byyouorbyus?我想,伴全新足改的成功,中国人与足球,也永无可分开的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