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6章 终篇

沉香木质长桌上,洛眉端坐主位,九个徒弟分左右而坐,凌黛坐在右边首位上。

洛眉带着她们九女从暗营分离出来,创立螺黛堂。她任堂主,九女分掌堂中九门。

凌黛作为大师姐,掌管盗义门,负责撰改盗义,监督堂众,料理堂中事务和接待来客。

十二作为二师姐,掌管盗术门,各种盗之术法的钻研和记录。

以此类推,十三作为三师姐,掌管盗器门,负责制造和收集行盗的利器。

四师姐掌管墓中盗门,专于探穴盗墓之事。

五师姐掌管谍者盗门,专于密探暗者之事。

六师姐掌管梁上盗门,专于潜院入室之盗。

七师姐掌管野路盗门,专于行者路镖之盗。

八师姐掌管杂盗门,负责前几类之外的盗事。

九师妹掌管反其盗门,负责寻找师姐们行盗之计中的漏洞,以确保行盗万无一失。

“此次任务有些棘手,上官明夜的厉害你们应该皆有了解。”洛眉担忧道。

八女看着洛眉,又看向凌黛,鸦雀无声。她们都不敢去,那是师姐的男人,小念儿的父亲,无论成败都不好交代。

凌黛虽面无表情,但桌下的双手紧紧绞在一起。

洛眉见无人搭言,便道:“这是老六的专长......”

“不,不,师傅,要进上官家须得提前乔装潜伏,且盗取的又是情报之类,这算是五姐分内的任务了。”老六赶紧将这烫手山芋丢出去。

“我?”老五一慌,下意识边去看老四。

“看我干嘛?我专长盗墓,他又没死!”老四没好气地瞪着老五。

老五只得转向老八,“情况复杂,难以归类,不如交给老八。”

......

看着几女争相推脱,凌黛咬了咬牙,道:“母亲,我去吧。”

洛眉看着凌黛,轻叹了口气,到底还是......

凌黛潜伏在北盛城两日后,终于等来沈卫和林子瑜晚间宴请上官明夜的消息。

夜幕之下,凌黛轻盈地落入上官家后院,她在院中左转右折,来到了上官明夜房间的后窗处。

她查探四周,确认无虞后,灵巧地翻窗而入。

刚在屋中落定,就感觉面前有双眼睛在注视着她,不由一惊。待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一副画像,挂在她对面的墙上。

她走过去,借着昏暗的光线,细细观察。

那是一个纤瘦到不盈一握的女子,身着素色宽袍,明眸善睐,清丽脱俗。但她神色如受惊的小鹿般慌张,纤指间还握着半块糕点。这是上官明夜第一次见到凌黛真容时,她的狼狈样子。

凌黛妙目轻移,发现房中挂满了自己的画像,有轻纱遮面的凤三千,有一身玄衣的红鸾,还有身披轻甲的凌教习。

看着看着,视线便被泪水模糊,看不清了。

“喜欢吗?”

身后的男子开口的瞬间,她便知道,自己又中计了。

一时间,泪水决堤,涌出双眸,打湿了她蒙在面上的黑纱。

她缓缓转身,以为他会像从前一般霸道地强拉她入怀,但那男人只是负手立于她的面前,静静地深情凝望,静静地等着。

五年过去,他容颜未改,只是眉目间平添沉稳从容。

凌黛情难自禁,她扯下面纱,上前抱住上官明夜,哭诉道:“我听说你回了府,以为你放弃了,不再找我了!”

上官明夜温柔拥住她,轻抚着她的发丝,道:“怎么会?皇上答应我的,找到你便可以娶你。别说是五年,就是用十年来寻你,换来余生的厮守也是值得的。”

说着,上官明夜低头,吻上凌黛的唇。绵长的拥吻带着泪水的苦涩,但对于两人而言,却前所未有的甜蜜。

凌黛的身子蓦然一轻,便被抱到上官明夜的床上。

“别!被你家人知道可怎么好!”

“我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

整整一夜,上官明夜不停地索求着凌黛的温柔,似乎要将五年的缠绵都补回来一般。

直到凌晨,他才心满意足地抱着凌黛歇下。

上官明夜忽而噗嗤一笑,凌黛从他怀中抬头,懒懒问道:“怎么了?”

“你进来时,我还在奇怪,怎的不从屋顶下来?现下才明白,是怕卡住吧。”说着,睨了一眼凌黛胸前的丰腴。

“不许说!”凌黛捶他一下,俏脸通红。

她停了“裁衣”功法,后又怀孕生子,确实较从前丰润些,更添少妇的魅力。

两人笑闹一会儿,见窗外天色隐隐泛白,凌黛便起身穿衣。

上官明夜拉住她,“干嘛去?”

“我该回去了。”凌黛整理着发丝道。

“留在上官府做长孙夫人便是。”说着,上官明夜伸手要揽住她。

凌黛灵动躲开,“没有三媒六聘,八抬大轿,你休想!”

上官明夜笑道:“昨日刚送了五千两白银的见面礼,这就催着要聘礼了吗?”

凌黛一愣,想起那淡雅恬静的妇人,她斜晲着上官明夜道:“你又从哪寻来的女子,陪你演这出戏?”

上官明夜拉住她的手,道:“我母亲很喜欢你,和我去见过她再走吧。”

“你母亲?不行,不行!我这样子,哪能见人!”

上官明夜见她羞窘,只好笑道:“那明日......”

“我今日就回青阜!”凌黛翻墙而逃。

凌黛快马加鞭赶回她在青阜的居所,林溪小筑。

小筑依山傍水,将沁凉的山溪引入院中纵横交错的小渠中。

林烟萦于身畔,山溪流于足下。借山之巍峨入绣屏,取水之清泠上帘纱。

置身其中,仿若仙境。这是父皇送给她母子的礼物。

凌黛走在廊下,忽见两个女子坐在那里说笑,是老五和老六。

“师姐,你回来了!”

“嗯,念儿呢?”几日不见,凌黛很想念自己的宝贝儿子。

“正午睡呢。”两女走过来,老六道:“睡前还跟我要娘亲呢。”

凌黛眼中闪过慈爱之色。忽听老五道:“师姐,可还顺利?咦,你颈上怎么了?受伤了吗?”

凌黛大窘,忙伸手掩住玉颈,那是上官明夜的吻痕。

但两个妮子眼尖得紧,她们看清了那红印后,掩口笑道:“看来将军,很是神勇。”

翌日,林溪小筑前的引水渠中,几个孩童正光着小脚踩水玩耍。中有一个男童粉雕玉琢,约摸四五岁年纪,煞是可爱。他抬着白胖的脚丫,小心地避开小渠中细小的游鱼。

其他几个孩子见状笑他,“小念儿真是胆小!”

小念儿不服气,奶声奶气道:“我娘亲说不能伤害性命!”

其他孩子轰然笑道:“没有爹爹,就是这般不中用!”

小念儿的七姨母正从小筑中出来,闻言柳眉倒竖,正欲替那男童说话,就见一个俊美无双的锦衣男子微笑着从水中抱起男童,转头对其他孩子道:“他有爹爹。”

几个孩子一见那神仙般的叔伯,吓得一哄而散了。

那男子抱着小念儿,取出帕子轻拭他的脚丫,“山溪阴寒,莫要着凉。”一边的侍从取来小念儿的鞋子,男子接过来替他穿好。

小念儿怔怔望着这个好看的男子,扑闪着眼睛问道:“你是谁啊?”

男子刚要回答,就听一旁的老七向小筑内喊道:“师姐,是将军,将军来了!”

上官明夜抱着儿子走进屋,凌黛气愤的声音传来,“你怎么知道这里!谁让你来的!”

上官明夜的侍从,苍松和翠柏相视一眼,仿佛看到了第二对上官扶和苏芮心。

而一旁的老七和一个小侍女窃窃私语。

“七小姐,不是说上官将军天生怪相吗?怎么这般英俊啊?”

“嗯,怪啊,怪好看的!”

初八,黄道吉日,宜嫁娶。

喜堂之上,一对新人的亲朋好友皆在。而没有人发现,就连皇帝也悄然乔装微服到场观礼。

方怀澈与沈卫相谈甚欢,林子瑜正大赞螺黛堂诸女的美貌,辰王上官杨亦在与到场的官员寒暄。

洛眉正在与喜堂右主位上的王氏低声交谈。

这个王氏是当朝太宰王琳焕之女,是上官扶的平妻,亦是嫡次子上官明风的生母。

洛眉一见这个趾高气昂的妇人便认出,她不是前些日子替上官明夜下聘的那位亲家母。但见一边上官扶强颜欢笑的样子,她并未发问,心中却对上官家看轻了几分。

上官扶看着王氏,心中愤愤不平,但为了上官明夜的喜事顺遂,他隐忍不发。

吉时已到,上官明夜和凌黛并肩跨入喜堂,在司仪的引导下,行拜堂之礼。

“二拜高堂!”

上官明夜转身,看着堂上受礼的王氏,眼中满是憎恶,但他不敢发作,既怕扰了喜事,又怕自己成婚后搬去小筑,母亲受人刁难。

他正要下拜,一边凌黛忽然掀开盖头道:“等一下!”

刹那间,说笑声、丝竹声都停了下来。

众人心中嘀咕,这新娘莫不是要悔婚?

就见凌黛指着堂上王氏道:“这位是?”

一边上官明风赶紧道:“嫂嫂,这是我们的母亲大人,当朝太宰之女!”

凌黛一听猛地扯下盖头,道:“上官明夜,你说我的未来婆婆是中原第一乐师,受人敬仰。你竟敢骗我!”

众人哗然。

上官明夜很是茫然,但旋即明白过来,心下感动不已。她竟要为他做,他都不敢做的事!

王氏脸色登时难看,上官明风想要替母亲出头,却又听凌黛义愤填膺地向上官明夜道:“我的公公是南征北战、踏马四方的英雄,我的婆婆竟只是个四体不勤、只晓得颐指气使的普通闺秀而已吗?想我凌黛也是为这中原江山洒过热血之人,你要我向一个离了男人便活不了的妇人行礼,是成心辱我吗?这堂,不拜也罢!”说罢,便将盖头摔在地上。

众人皆是一脸震惊,一边的上官杨老脸都气得锃绿。

上官扶看着自己的儿媳大发雌威,心中解气,面上却圆场道:“儿媳啊,夜儿没有骗你,你婆母身体不适,便由另一位嫡母代受高堂之礼。”

“嫡母?”凌黛眯着秀目看向王氏,“这位夫人是嫡母,那我的婆母是什么?上官明夜又是什么?庶子吗!好啊,你们上官家骗婚骗到我的头上!”凌黛扯身就要离去。

“够了!”上官杨大喝一声,正欲上前教训凌黛,却听身后一声轻咳,那声音,是圣上!

他心中一惊,不敢转头看身后的皇帝,只能无奈地看着咄咄逼人的凌黛,道:“来人,请正妻苏氏来受礼!”

正妻!众宾客议论纷纷。中原男子一生可娶一正妻,二平妻,四个妾氏,名曰三妻四妾。上官杨称苏芮心为正妻,无疑承认了她高于王氏的地位。

“父亲,你怎么......”王氏恼羞成怒,正欲上前理论,却被上官杨冷冽的眼神逼退,颓然地被上官明风搀扶着下堂而去。

不多时,苏芮心被请到堂上,仪式又在一团喜气中继续,就如什么都未发生过一般。

苏芮心看着眼前的一对新人,喜极而泣,只觉得这些年在上官家所受的欺辱都值了。

礼毕之后,她上前拉着凌黛的手,眼含热泪,心中充满感激。

而一边的洛眉则扶额苦笑。恶人,还需恶人磨啊!

凌黛被送入洞房,上官明夜则要在前厅招待宾客。

该是闹洞房的时辰了,可喜娘催了数次,一众年轻男子却都不敢离座,拼命给自己灌酒。

这样“威武”的新娘,哪个敢去闹?况且门口还守着八个“小母老虎。”

上官明夜见状,只好起身道:“这天色也不早了......”

沈卫赶紧嗡声道:“哎哟不行,我要吐了。”

其余的人见状,纷纷效仿装醉,喜娘在一旁哭笑不得。

上官明夜森然道:“这可是风俗,不能坏!”

众人此时只觉得,凌黛比上官明夜要可怕许多,他们也管不了上官明夜吓人的语气,皆借故遁走了。

而另一边,凌黛正等着闹洞房,却听房门打开,只有上官明夜一个人的脚步声,不禁奇怪。

上官明夜上前掀起凌黛的盖头,拥住她的娇妻,勾起她的下巴,笑道:“夫人今日大杀四方,吓得那些怂货没人敢来闹洞房,今晚倒是清净了。”

翌日,上官府门前,一列车队停在那里。

仆从们正将大大小小的箱奁搬到车上,拉到林溪小筑。

“夜儿!”上官扶怒气冲冲走进上官明夜的书房,“你怎能将你母亲一并带走!”

上官明夜正收拾着带去小筑的什物,闻言漫不经心道:“是小黛的意思。”

“我......”一听是儿媳的主意,上官扶话锋急转,“多雇几辆车,为父也去。”

啪嗒!上官明夜手中的字画掉落在地。

看着父亲急急出屋而去,上官明夜的唇角扬起轻笑。

之后,便是四个人,外加一个小不点儿的美满日子了......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爆笑将军爱妃你哪里逃爆笑将军爱妃你哪里逃卿衿芒果汁|古言一朝穿越,看我如何成为全国首富 东瀛来犯,看我顾大将军如何一人敌千军,立下屡屡战功…… 朝堂之上明潮暗涌,看我如何吊打奸臣… 唉……等等,旁边那道宠溺而又充满爱意的眼神是什么鬼 这锦绣江山,衿儿陪朕一同观看
  • 邪魅王爷:内涵痞妃爆笑爱邪魅王爷:内涵痞妃爆笑爱星空甜糖|古言我去,要不要这么玄幻,古代现代随便穿,妖孽美男随便泡,她没有小说中的空间武器,但是她有无敌神秘玉佩,穿越只是小事一桩,在现代本来是很好的,但是到了古代,余月就悲催了,说好了古代现代随便穿呢,为虾米到了某男身旁就只能按他意愿穿,某男邪魅一笑:月月你注定是我的。
  • 农夫家的小娇娘农夫家的小娇娘假面的盛宴|古言上一世卢娇月侍候夫君孝顺婆婆,支撑着家中的生计还要供夫君读书,临到头儿却落了一个弃妇的下场。重活一世,一切回到了起点。这个时候,她还没有和杜廉定亲。这个时候,他们一家人还平安喜乐,没有因为她的拖累变得家破人亡。这一世,她一定要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南归亦难归南归亦难归南下归人|古言如果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的偏见,我们会不会在一起。 看来南方温柔的风,怎样也抵挡不过北方的寒夜。我走了,下辈子别来找我了
  • 此情为谁此情为谁烟雨婆娑19|古言她们是最好的女子,只是命运弄人,有人痴情错付,有人寻得有情郎。
  • 穿越之这个杀手有点萌穿越之这个杀手有点萌沈十八|古言三生石缘定三世情缘,牵动着前世今生。在历史红尘中,那两行清泪已悄然改变。一场暗愫已经产生,他们该走向何方...
  • 陌上花开君缓归陌上花开君缓归月凉生|古言新文《摄政王毒宠:太子,滚过来》已发“你丫放开朕。”面对他对压制,她怒起反击。身下的某爷温柔一笑:“想上位?”某女:“身为女帝却被吃干抹净,心好累。”一句话,这是某女从乞丐一步登天成为女帝的成神史,也是励志把某黑心侯爷调教成妻奴的奋斗史本文又名《乞丐翻身记》《娘子要亲亲》《君侯独宠是为哪般?》《君侯毒宠:娘子,要亲亲》收藏最乖~么么
  • 冰山阁主到异世冰山阁主到异世璃羽夏|古言她是羽夏阁的阁主,她是璃冥楼的王牌杀手,她是世间唯一的神,但她依旧为情所困,多少次,多少年,她依旧爱着他,他却不为所动,这样的爱恋,终究会发生什么样呢……
  • 嚣张娃娃倾城妃嚣张娃娃倾城妃Ann浅默|古言据说某公主倾国倾城,据说某公主心狠手辣,据说某公主神通广大,据说。。。。。。如果书好看就推荐给你身边的人吧!或是收藏,砸些票票吧!
  • 摄政王你别闹摄政王你别闹酷小酒酒|古言2020年,八月十五中秋佳节,一名普通的高中生因受父母辱骂而穿越到一个历史上从未记录过的大陆当朝宰相嫡女身上并在这被皇帝赐婚于摄政王,从而与摄政王发生的一系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