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章 古怪

东胜直直看着封意:“我未打败你,也未被你打败,何来胜负已分?”

封意道:“是吗?”

东胜紧紧握住手中的武器,他盯着封意,少许后忽然收了手中的武器,放弃了继续比试。他今日有其它事情要做。

“刚才的一招比试,确实是你技高一筹,但最后的胜负还未分。只是今日我有要事,不便再战,等事情办完,我们再分个真正的胜负。”

封意道:“你若决意如此,我自然奉陪。”

莫三辞看着封意和东胜,觉得两个都很无聊。

封意也不再和东胜多说什么,回到莫三辞身边。

他看着地下,看了一会儿后,在莫三辞好奇的目光中,手指划了两下。

地下的阵符慢慢消失,莫三辞身上的光也消失了。

正当莫三辞想着地下发生了什么事情时,一团橙红明丽的火焰从目可所及处的地底钻出,橙红的火焰身后,是紫黑色的火焰。

八道金光也从地底直射向天空,此次势头极大,毫无阻碍地铸成了联通的通道。

橙红的火和紫黑的火都在通道中。

血月下,火光中,莫三辞看到了离遐和大形道人。

被困在天地索内的离遐实在没想到会在唤醒六合风雨阵的“自我意识”后遇到了无物:

当灰既进入朝天塔后,对六合风雨阵的感应将会削减,削减的程度足够他不被灰既发现。

当时他下到地下,在水道中行进着,即使有玱其长老的图,他还是费了些力气才找到了主阵眼。他依照玱其的指点,确定了开位和休位后以术法隐藏在了主阵眼的休位。

他藏起来又等了好一会儿,灰既才启动六合风雨阵。

虚实相生是一种特殊的幻术,虚是指由实引发、由意识形成的存在,实则是实际的存在,虚通过实来构造和实现,实要在虚的形成中改变。两相(虚相和实相)相生相制。

这是芜泽长老教授的,他很久很久之前就用得很熟。这对他来说很简单。

他在灰既启动六合风雨阵时以虚实相生进入了六合风雨阵沉睡着的“自我意识”。

他本以为会经历什么才能让六合风雨阵的“自我意识”出现,然后让六合风雨阵认同他,然后带着六合风雨阵从开位离开虚,但一切出乎意料的顺利。

他在进入虚后见到的是一片浓厚的雾气,雾气中隐约可以感知一股无形却实际存在的力量,那股力量对他非常友好,它并没有排斥他的不请自来,反而对他很亲近。

他也察觉出来是得了万妖印的便利。整个过程下来,感觉好像做了一件最轻松的事。

他很容易找到了虚中的开位,带着那股力量离开了虚。

在他觉得大功告成可以完全放心时,周围的地窍水道突然受到了外力的阻塞,被封住了。

因为那时六合风雨阵正在恢复自主作用,只给他开了个通道离开,而有团灼热的力量也跟着他一起离开了地下。

看周围的八道金光锁链,大概就是天地索了,所以眼前这个……邪里邪气的男的,就是他之前见过的不可一世的无物?

真是没想到,无物变成了这么个样子。

据他所知的天地索的能力,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天道”的平衡格外敏感,如果他和无物打起来,后果是不是会很严重?

这么一想,无物未免太夜郎自大了,不过得了区区的天地索,还真以为能掌控乾坤?

离遐冷声嗤笑:“真是什么蠢东西都有!”

自以为占了上风的无物讥笑道:“你是在说你自己吧?”

离遐伸出食指摆了摆:“真是遗憾,你猜错了,我说的是你。”

无物脖间的咒文越来越明显,暗红的咒文一丝丝爬向神经,他的面色越来越阴沉恶毒。

“让我来猜猜——”离遐继续挑衅道,“你用天地索困我,又想杀我……这种想借天罚的想法实在不是你这种心术不正的东西可以想的。

“其实我也有点同情你,我知道你想杀我只是因为封意,毕竟你在神界的清光大典后就对封意怀恨在心,你就喜欢迁怒他者,这种事也只有你这种懦夫才做得出来。

“唉~真可惜,好好一个上神,偏要堕落成邪魔……”

被说破心思的无物恼羞成怒,怒意在胸腔中积聚,且急剧增长。

终于,他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戾气,五官极其夸张地变了样子,一双眼睛染着根根血丝,怒声嘶吼:“你给我闭嘴!”

随着无物的声音,几道闪电骤降。

离遐一个闪身躲过了闪电的袭击,看着眼前浑身散发着邪气的无物,心里咯噔一下:玩过了,无物好像想和我同归于尽。

“清光大典——”无物的笑在喉咙里来回相撞,像磨刀声一样,听上去很是瘆得慌,“你就死在这里吧!”

话落,他身上的邪戾气息伴随着紫黑色的火焰暴起,完完全全充满了天地索围困的范围。

冲天入地的紫黑色的火柱骇然骤现在合明,八道金光在火柱之上闪着光泽,像极了跳梁小丑。

闪电劈里啪啦地在紫黑色的火中炸起,天空迷蒙着一层云气,淡淡悠悠的风中,八缕水雾从地上升起,攀着天地索往上流淌。

只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响起,天地索一节节断裂,落在地上化成了土灰。

随着八缕水雾,源源不绝的雾气从地上升腾而起,很快遮住了火柱。

有音乐奏起,有光点飘荡,天空蒙着的云气渐渐随风散去,与其一起散去的,是天空的血色。

万里无云,星海露出了它原本的面目,深邃浩渺,湛然无尘。

祥云异彩中,朝天塔站在满月的光辉下。

水雾弥漫在整个合明地面,雾气飘游,困住了剩下的所有制造物。

风铃将信息传递给了金甲长老和舞儿,金甲长老和舞儿相互配合,给了制造物最后一击:

蓝色的火焰从舞儿开始、顺着金甲长老构建的“传送带”,向合明的不同地方传送。

蓝色的火在雾气中燃烧,烧掉了所有制造物。制造物被消灭后,地上的水雾很快散去。

与此同时,围着火柱的水雾,正慢慢聚起。

它们聚向空中,聚成了一个水球。紫黑色的火似乎被水雾包裹起,一起变成了水球的一部分。

【明日入V,希望大家支持正版!】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异世情深缘石来异世情深缘石来汉无语|幻情黑暗中努力张开眼,到处都是黄沙,炙热的空气让人透不过气,这是一个未知的世界,没有阳光,没有花草树木,没有走兽飞禽,只有血红的天空,火红的焰浆。 冥冥之中,天空出现一只巨眼,付擎天怀抱着姬若云,与空中的巨眼对视“人无魂可活”,“无魄可活”,我不信天,不信命,她若成神,我陪她翱游天地。她若成佛,我陪她吃斋念佛。她若成魔,我陪她尸横遍野。她若成妖,我陪她化蛹成蝶。我要她无魂也活。
  • 神医王妃有点毒神医王妃有点毒雪恋残阳|幻情钰王爷文武双全,姿容倾世,皇上要给钰王爷指婚,举世瞩目。赐婚圣旨到了慕家,慕家刚刚寻回来的女儿慕青桐成了钰王妃,消息一出,慕青桐让京城无数女子羡慕妒忌恨。 “师妹,你是女孩儿,以后别动不动说男人不男人的。” “切!”青桐冷嗤,不过是让男人不举而已,她都已经说的很含蓄了,她都没说她看过不少岛国特产片呢 “听话!还有,不要总是翻白眼!”墨钰又皱眉,师叔不在,教导师妹是他的责任。 “我就翻我就翻,怎样?”青桐不断地翻了好几下白眼,当年她高中时的教导主任都没他严肃。 墨钰揉了揉眉角,到底舍不得呵斥,看着小丫头挑衅的样子,只得让步:“那只能在我面前翻,在外人面前,要大方得体,端庄贤淑。” “呵呵!”大方得体,端庄贤淑?什么鬼? “师兄当你答应了啊!”墨钰有点心累,不知道师妹这样算不算叛逆? 她毒医双绝,她睚眦必报,管你是王孙公子,还是血缘亲人,得罪了她的人,只后悔为什么不早点死 他身份尊贵,身边却群狼环伺,危机四伏,血冷心冷情冷的他,这一辈子从未想过,会有一个人能够让他放下所有的戒心,宠她爱她逾生命。
  • 霸道男友的天使甜心霸道男友的天使甜心可女玉|幻情他是一个拥有强大的魔法、帅气的面孔、高冷执着的性格,霸道中却不失温暖,完成任务就是他的使命,可是爱情却是他的软肋……她是一个平常小腐调皮的一个女孩,因为相貌丑陋的原因揭开了不可告人的身世秘密……在一次又一次的一起经历各种艰难险阻最后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敬请期待^ω^
  • 人间何处觅芳踪人间何处觅芳踪慕清卿|幻情“你也是来取我心血的?魔子。”我唇角颤动,强撑着笑。 好看的男子神情微动容,“你早就知道。别怕,我带你走。” “你也会是一枚他人手中的棋子,同我一样可悲的引子。” “我从来都是你的掌中棋子。” 阴谋与阴谋卷入了人、魔,这是一个宅斗、修仙、党争一体的玄幻仙生。
  • 陀华梦境陀华梦境宓秦|幻情【虐恋】【仙灵相恋】【身世重重】 凡世,一场闹剧让我与你相爱,但是面对国家和使命让我们只是短暂地拥有对方。 我化为了剑灵,你回归了仙界。你忘记了一切,而我让你记起。你说我成为剑灵是因为执念,为我打造陀华梦境了却执念。然而剑灵的执念换来的只是陀华梦境中几世轮回的痛苦。 是谁打造了陀华梦境?剑灵的执念会不会了却? 本书共分为三卷,无论哪一世都是悲情的,你希望结局是HE还是BE呢? 【书友群:801182765】
  • 萌学院之命运之轮萌学院之命运之轮星语归尘|幻情她原本选择当一个平凡的人,一个黑衣人却改变了她原本的选择。她从此就过上了不属于自己的人生,踏上了一条不平凡的路,拥有了神圣而不可推托的使命,人生充满了探险、奇迹、神奇而又神秘。
  • 九骨九骨祈儿吖|幻情那被血浸染着的嫁衣与她的手臂一起垂落着,袖口处的血滴滴落在地面上的蒲公英绒毛上,染红那片洁白之色。她微乱的发丝间夹杂着些紫藤花瓣,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衬的那红唇更加欲滴。翘长的睫毛掩住那摄人的眼睛,细长的画眉微微紧锁。
  • 锦秀凰鲤锦秀凰鲤素秋千顷|幻情一代毒舌法医离奇落水,化为沧海一尾睡美鱼。抛绣球——砸人,练奇药——阴人,收萌宠——咬人,抢美男——我的人!她说:十丈红尘,不过困这芸芸众生;三清净土,却留不住我一人。只愿与他,同地狱,共浮生。他说:神州将乱,苍生欲覆,都不过谈笑之间。唯她,是我的梦魇;为她,我苦亦甘愿。人的灵魂,鱼的身体。沉睡三百年,一朝惊艳复苏,红绡舞,赤球现,莲破九霄,纵横天下!【本书一对一互宠,女强男更强,慢热型玄幻】
  • 灵武纪灵武纪灵天武纪|幻情出生豪门,天赋卓绝,却一夜之间惨遭灭门,心爱的人失踪,背负血海深仇,被废丹田沦为废人,却又意外获得上古功法……
  • 星之魔法星之魔法护你为王.|幻情神秘的魔法星球发生变故,女皇的小女儿意外来到地球,会发生什么事呢?第一次写小说,写的不好,请多多包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