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独自

你叫什么?从哪里来?怎么不留长头发?

阿问发现,女孩无知的如同雪地里的一张白纸,而他是脚底沾墨的走路人。

自己阿问这个名字,给眼前的女孩更合适吧,问题太多啦。

直到时间过去一半,阿问才意识到,女孩所说的陪她玩,不过是简单的聊天罢了。

问的差不多,女孩便开始介绍自己,同阿问讲她的故事,故事是如此的枯燥无味,如此的白茫茫一片,以至于阿问从心底笑出声来。

“你也感觉很开心吗?”女孩问。

“嗯,我很开心。”

阿问没有撒谎,他在一开始确实很紧张,再来他便觉得女孩智力方面有问题,所以庆幸。

但时间到了现在,女孩越讲越离奇的世界观,让他觉得自己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他决定尽快离开,这个女孩问题很大,一向敏锐的他甚至嗅到了危险和恐怖,就像房间里乱摆的布娃娃一般。

他挤出他那惯用的微笑,“我该回家了。”

“我很喜欢你的,和我再玩会儿吧,”女孩着急了,她拉住了准备起身的阿问,甚至不小心扯坏了她那漂亮裙子,可阿问挣脱的力度越来越大,女孩最终还是松了手,弱弱地问道,“你可以常来吗?”

阿问故作虚假的笑容今天第二次没有生效,几乎是一击粉碎的,女孩轻松摧毁了阿问的伪装面具。

“听着,多莉,我们是好朋友,对吧,我当然会常来看你的,但是,你答应我的事一定要说到做到,不然我可是会反悔的,”阿问的话里充满了敷衍与狡猾。

但女孩毫无所觉,她重重点头,“嗯嗯。”

等到了正门,约有一米多的距离时,女孩却不肯再往前了,阿问奇怪,“不帮我开一下门吗?”

“我不能过去……”女孩很犹豫,视野里像是有着什么在阻拦她。

那眼神,阿问感觉在哪儿见过,但实在想不起来,视线里的粉色方瓷砖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阿问索性放弃回忆,自己动手开门,他也留了个心眼,偷偷把袖子拉长了,以免留下指纹。

好在自动门锁从内开并不复杂,阿问摆弄几下门便开了。

阿问探出前身,鬼鬼祟祟冒了个头,他贴着墙面缓缓移动出来,在身后的门还未完全合上时,他就猛地加速,跑了起来,那劲头恨不得再长上两条腿。

跑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有人追,阿问这才渐渐停下,他摘掉眼镜,掀起上衣去擦了一把脸上的汗。

应该是走了,是啊,天都黑了,居然聊了这么久,阿问叹气。

突然,他想起了他的背包,糟糕,忘记丢哪儿了。

嗨,实在是恼得很,他单手扶着路边灯杆,一脚踢在上面,却弄疼了自己的脚趾,接着便是嘟囔着倒霉。

折腾到现在,阿问早已口干舌燥,就想回家喝口水,可肚子却突然和他过不去了,说疼就疼,他难受到蹲下,最后靠着灯杆坐到地上。

缓了有好一会儿,阿问觉得好些了,才缓缓起身准备离开,在不经意间,他瞥到了一旁垃圾桶上的贴画,瞬间被吸引了。

上面是只简笔画的粉色小象。

记忆忽地涌来,阿问想起小学时,学校曾组织过一次的动物园春游。

阿问对那家动物园印象深刻,因为去年冬天它倒闭了,就在离家不到三公里的地方,网上有好多人对此感到惋惜。

在倒闭之前,他们家最大的卖点是拥有世界上最后一只大象。

那只象很受小孩子喜欢,见到它的孩子们都无比欢喜,唯独阿问是个例外,阿问不喜欢它,觉得它太死气了。

“书上的大象不是这样的,”阿问曾对同学说道,结果引来孩子们的哄笑和带队老师厌恶的眼光。

那只象的名字阿问早已不记得,只记得那只象的左后腿有个陷进去的大脚铐,和它有过数起的伤人记录。

观光的矮围栏仅一米来高,它的存在大概是为了防孩子吧,但有时根本防不住,毕竟调皮的捣蛋鬼什么时候都不缺。再往前是一道黄线,孩子们进园前就被告知,必须在线外玩耍,谁要是进了线内,就要被罚款。

这些记忆在阿问脑海深处,今日不知为何竟全浮现出来。

到家已是六点多,屋子黑漆漆的,阿拉博士今天也没回来。

“吧嗒”一声关上门,阿问接连按了几下开关,可灯也没亮。

“断供了,”阿问自语。

屋子里有些冷,阿问换上拖鞋后摸出一根白蜡和一只金属打火机,嗤一声,白蜡着了,阿问将其放上高台,屋内亮堂了些。

拖着沉重的步子,阿问来到墙角,钥匙旋转,黑乎乎的储藏柜开了,里面有两个小臂长的透明圆筒,筒子里的米黄碎屑也不知是何物。

阿问捧出一个,缓缓倒了些到盘子里,轻轻盖好,再慢慢放回去,锁上,接着俯身从绿皮桌子的底下拖出一瓶水,他坐到木椅上,丰盛的烛光晚餐就开始了。

阿问嘬一口便喝上点,吧嗒吧嗒吃得津津有味时,忽然觉得少了些什么,哦,对了,他那可爱的小花勺,他起身进了厕所边的厨房,将小花勺带出来。

“汪汪汪。”

可阿问刚坐下,屋外突然就传来狗叫。

“哐当,”阿问像是被电打了,他推开桌椅就跑,拖鞋也掉了一只,另一只脚则是穿了过去,鞋都跑到了脚腕上,他向门外咚咚咚冲去,桌上的盘子勺子包括瓶子翻了一地。

阿问猛地拉开门,他大口喘着气,眼睛瞪得老大。

但,什么也没有。

屋外空荡荡的,晚风糊在脸上冰冰凉凉。

咕噜一声咽下口水,阿问猛眨的眼像是累了,眼皮子垂下来,呼吸也渐渐平缓,到最后竟跟消失了一样,几秒后,吱呀的关门声响起。

回到屋子里,瓶子里的水已经不往外冒了,阿问蹲在地上将碎屑轻轻扫回盘子里,晚餐还要继续。

夜里,阿问在床上打了个滚,习惯性从枕头下面摸出一个巴掌大之物,浅蓝色的木质音乐盒,阿拉博士送给阿问的十周岁生日礼物。

音乐盒本是阿拉博士的定情信物,被相片中的那个女人当作垃圾扔了,后来阿拉博士找了回来,修好后就摆在柜子顶上,直到那天它被阿问发现。

“哎呦,你怎么上去的,别乱动,小心摔着。”

“这是什么呀?”阿问被抱下来后问道。

“这个呀……我的过去,阿问也想听听吗?”

“嗯,想听。”

悠扬乐声响起,述说那荒唐又离谱的过去,让阿问逐渐有了困意,那过去的故事愈发的久远,终于,阿问沉沉地睡去。

一夜很快过去,此刻已是晨曦不痒人脸的早上,不知道是不是有风,那光线冷凉冷凉的。

阿问第n次来到失物招领处,可这次却和往常不同,他居然没有寻到他的包。

包里有阿问的各种身份证件,那是和命一样重要的东西。

阿问决定照着回忆重走一趟,只是一路上阿问那耷拉着脑袋的样子,实在太像条丧家犬。

从哪儿进的巷子?又是何处甩的包?是阿问思考了一早上的问题,宛如人生哲理般令人头大,却又不得不去深思。

眼前是锈迹斑斑的扶梯,阿问偷偷撇了眼,像是抬头很费体力般,他又重新垂下脑袋。

若在大检前找不到证件,阿问无疑被宣判了死刑。

阿问斜靠着墙,他在往地上一蹭,滑坐在地,脸上满是绝望,“完了,我的人生。”

“是你吗?”院墙里响起清脆的女声,毫不掩饰的,带着些许惊喜的感觉。

是昨天的漂亮女孩,好像是叫多莉来着,奇怪的名字。

阿问答应过会回来看她,但那只是阿问在敷衍而已,自打出了那扇门,阿问就没考虑过再进去,这年头多一事可不如少一事。

人烟稀少的细长小巷,阴森森的破旧小区,没有哪个孩子回家会从这里走,也只有阿问才敢。

但现在,阿问却感到后背发寒,胆战心惊的他都快挪不动腿了,因为他闻到了血腥。

“我知道是你哦,快进来吧,我已经帮你搭好梯子了,”女孩的声音再度响起。

可阿问一刻都不想留下,多亏了他的狗鼻子,让他知道了后院里的人绝对不是昨天的女孩。

阿问往手臂上咬了一口,算是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等再度吸入一口凉气时,他已经把从围墙里溢出的各种味道分析个七七八八了,其中有两个最重的,便是特浓香水和血!

阿问敢说自己昨天没有闻过一丝香水味,更没有血,要知道,整个城市除了人,早已没有其它动物。

那么对方八成是个成年女性,并且携带武器伤了人,或许那人已经死了。

阿问不敢再犹豫了,双手狠掐不听使唤的大腿,随后,像是要吼出来般,笔直地往巷子外冲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商战之神商战之神明宇|科幻当一个被丢弃的机器,每一次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并管她叫妈妈的时候,人们知道他有了人类的思想。就在他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的时候,一场灾难突然降监了,他的妈妈,他的家人,他的朋友,都被杀死了。在他为了寻找仇人走出地球的时候,却又被卷入了黑帮的斗争中,与此同时,他也发现了他的同类,正被人类所奴隶着。在他带领着同类,与人类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种强横的外星生物突然降临,他们要毁灭包括他这样的机器人在内的所有智慧生物,在这个时候,他和人类将如何选择?
  • 无限万界女神无限万界女神空虚君|科幻表白失败,大学最后的脱单机会也没了。 叶哲看着手上自己淘宝上花了998大洋的礼物——“夭寿了”口红 “我怎么知道这口红正品盗版有什么区别啊。” “怎么没有退货链接?” “不对,购买链接也没了!” 叶哲把玩着手上的“夭寿了”口红,小心翼翼的拧开口红。 一阵强光后叶哲出现在了另一个世界。 “夭寿了,我是想要个女朋友没错,但是我没说让我自己变成一个女朋友啊!!!” …… 这是一个女神系统附身错误男主角,穿梭万界,蜕变成“女神”的故事。 “女神个鬼,我是男人,硬汉子啊!” 注:不限穿越的世界,小说,影视,动漫或者作者自己意淫的世界,但是穿越的身份肯定是女的。 靠别人只能是别人公主,靠自己才能做自己的女皇! “可是我不想当女皇,我只想当咸鱼。”
  • 末日之双生花末日之双生花华而双|科幻她死于一场谋杀,死前看到的却让她觉得一切似乎没那么简单…… 重生归来,双生花披荆斩棘,斩怪升级,建立一座属于自己的大本营 她说:“人永远不可能知足的。” 末世来临,丧尸是病毒,人就是贪念。 一念踏错万劫不复。 她站在尸体堆里,见到他来,一抹微笑扬起……
  • 快穿之心愿千千结快穿之心愿千千结迷毂|科幻有人说,无法追回的时光,无法弥补的遗憾,像炼狱一样囚禁着我们。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你最想回到哪一刻?最想做些什么?#我想和你说,对不起##我想为自己而活##我想再给他一个拥抱#
  • 快穿boss:魔尊大人,求轻宠快穿boss:魔尊大人,求轻宠何如薄幸|科幻作为一个刚上岗没几天的小孟婆,平时也就负责喂喂汤,送鬼过过桥,却没想到竟然被好友坑到一个小小的芥子里面,去维持世界和平? 喵喵喵?姐姐是那么热爱和平的鬼吗? 搞事情才是最终的目标好不好。 然而...天不遂鬼愿.... 厉鬼大大、高冷学霸、妖娆影帝....都想好好“宠爱”她怎么办?逃婚?带球跑? nonono...这种庸俗套路才不干,说好的床上见,看谁“弄死”谁....哼哼! 本文一对一,超级甜超级苏,欢迎入坑~
  • 空间爱的痕迹逆光之战空间爱的痕迹逆光之战风篁蝶影|科幻我不了解以前的世界,但所有的一切都源于一个人对世界秩序的破坏。他把我们逼上了绝路,一切都只能听从被安排的命运,你选择不了。 七万年前,分离的两大平行宇宙发生了一场精心策划的好的圣战,意在统治世界。随着最强者与最强者之间的同归于尽,两大平行空间再次分离。进入下一个七万年的等待,七万年后,守护着平行空间的的神秘组织早在十五万年前遭到暗杀,守护着两大平行空间平衡的狩猎者经历生命轮回,早已忘了自己的使命。七万年后,当最强势力苏醒将继续黑暗统治,智者归来,召集狩猎者前往黑暗世界进行生死战斗,继续维护空间维护的使命。于是一场关乎间隔七万年的惊天阴谋和身世之谜接连展开,谜团的背后,终究是可怕的欲望。 一次次把狩猎者逼上绝路的,竟是一场策划好的惊天阴谋,朝着他们设计好的方向,航行着。 一场场丑陋的事实,展现在狩猎者面前,使命与使命之间的考验,生与死之间的考验,亲情与仇恨之间的考验。最后,知道一切真相的狩猎者还可以拿起手中的狩猎之剑,继续战斗!
  • 穿越黑洞穿越黑洞清淼淡血|科幻一个人出现在他的面前,并告诉他,他将成为未来的救世主。并帮他打开大脑禁区,还教会他如何控制体内的能力。在这里人类正面临一场重大的浩劫,外星人的侵略,智能机器人的反抗,人类的历史即将走到终点。他的到来能否带着人类走出新的历史······
  • 星河领主星河领主冰蓝雪花|科幻当科技的发展凌驾于自然之上,必然带来文明的毁灭!地下城市,普通的高中屌丝杜冰,竟捡到了一名肤白貌美的昏迷美女,还是个外星偷渡美女!在她的帮助下,杜冰觉醒异能,脚踩高富帅,逆袭黑市太子,一路碾压地球上各路天才、强者。并开启了宇宙新的征程。
  • 末世明天末世明天火寒毒|科幻恐惧充斥着上空,世间的一切都变成了废墟,这也许就是末世的写照吧!田明会一手开锁的功夫,没想到这个手艺在末世混得很香,看田明如何从一个普通人变成末世里的霸主,带领众人创造美好的明天。
  • 废土回收霸主废土回收霸主韩宇锋|科幻叶小飞是战前遗民后裔,一次地面遇袭死而复生,意外获得智能回收系统。从此,别人视废品为粪土,他视废品如黄金,一心沉迷于捡垃圾无法自拔。“武器耐久度为零,是否选择修复?”“修复!”“滴,前方发现废弃坦克,动力装甲,是否回收处理?”“我靠,垃圾太多,仓库装不下啊!”本书不定期更新,全本免费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