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章 杰夫

天地之间皆是一片白色,仅此而已。

拉普利抬了抬自己的手,很轻,他苦笑了一下:果然自己还是太冒险了吗...这里应该就是...所谓的天堂吧。

头顶上是一片白色,脚下也如此。不过整个世界似乎在有规律的波动。这让拉普利十分费解,但是他也没有过多的疑惑,因为他认为自己已经死了。

他想起小时候,总好奇苍穹之上藏着什么,云端之上有没有自己不知道的世界。他也好奇海的另一端是什么地方,城外的小路会通往哪里...

想了想自己登上商船的那一刻,拉普利的心忽然悸动了起来。

死了...是啊。人的生命就是这么脆弱,自己明明刚踏上旅途...

明明刚从船上下来

明明还没有过几天

明明自己还有这么多地方没有去探索

为什么就这样死了呢?

拉普利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对着自己发问了起来。

有股无形的力量让拉普利喘不过气来,但是他对自己的发问越来越强烈,最后在喉咙里化作了一声嘶吼:“为什么我要死?”

这一声在这个空荡荡的世界里十分悠扬,拉普利能感受到自己的声音传去了很远的地方,可惜现在也没有什么用了。

他大口大口的蹲倒在了地上喘起了气,悔恨的心情在他心中升起。

心中的悔恨越来越强烈,拉普利举起了自己的手,狠狠的向着地上砸去:都是虚幻的...拉普利的手无法触碰到这一片白茫茫的地面,或许说拉普利根本就没有处于这地面上。

一切,都是拉普利已经无法到达的真实了。

不过在拉普利愈发绝望时,在他不远处的一片白色中却孕育出了一抹其他的色彩。

凝重的黑色,纯粹之极的黑色。

与这一片白色相对应的黑色,以一种不慢不快的速度蔓延着。

拉普利不知道,他也没必要睁开眼睛。

他累了。

黑色蔓延到了他的身边,将他包裹了起来。

拉普利感到了一丝温暖,也感到了一丝真实。

当他猛地睁开眼,他只能看见自己眼前的黑暗,深邃的黑暗,笼罩着自己。

但这股黑暗是那么的让人入迷,比起外边广布着甚至有点刺眼的那片白色,拉普利甘心在黑暗中沉睡。

一切回归安静。

待到拉普利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弗里德里希已经在他眼前睡着了。

自己似乎...并没有死?拉普利有些惊愕,他一直以为自己刚刚处于天堂。

他使劲的掐了掐自己的手臂,生疼!

看样子自己真的回到了自己所在的世界,但是,这又是哪里呢?

拉普利使劲的想让自己回想起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最后的记忆,也只停留在了进了矿车后的那里。

拉普利看了看自己的周围,自己此时躺在一张床上,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完,这里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地方,拉普利除了能看见那一扇门以外,其他的他无法得知,因为没有任何类似于窗户的东西。

“自己应该是找到了海牙堡领主的暗道了吧...”拉普利喃喃的说道。

虽然身上有点疼,但拉普利有所想证实的东西,也就顾不了那么多,立刻翻下了床去。

这一动静可不小,直接给一旁迷迷糊糊睡着的弗里德里希给整醒了。

“嗯嗯...啊...什么情况?拉普利你醒了?”弗里德里希显然还没有睡醒,在跟拉普利对视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拉普利已经醒来。

紧接着,在拉普利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弗里德里希便已经扑了上来,紧紧地将拉普利抱在怀中,说道:“老兄,你不知道,当时我们真的差点就死了。你流了很多血。我尝试着去救你,但是我毕竟只是个樵夫,没有任何急救技巧,只能不停地摇你。”

拉普利对他的自我否定有些不满,能和以巨力著称的古特人相持只能算是樵夫的话,那正规军干脆都去砍树算了,不对,他们连砍树都不配,因为他们比不过樵夫。

不过现在轮不到拉普利吐槽,因为周围的陌生的一切让他十分警惕,并且他们此时正处于一个狭小的空间,这也让拉普利不太舒服。

还没等拉普利询问状况,弗里德里希便继续说了起来:“老兄,你不知道,你能活下来有多不容易,也不知道应该说你是运气好还是这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如果是后者,那可就太神了!因为这个轨道的尽头,是杰夫堡主的避难所!”

一切正如拉普利所猜想的那样,他忍不住嘴角略微上扬。

不过弗里德里希似乎没有注意到拉普利的表情,依旧滔滔不绝的说着:“老兄,你不知道...”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拉普利打断:“我想我还没有那么傻,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我们现在是在杰夫的避难所,但所幸有吃喝。”拉普利望了望桌子上的水和事物说道。

“是这样,但是不完全。”弗里德里希说道。

“我们是在杰夫的避难所内,但是我们被隔离了,只是每天被提供可以保证存活的水和食物。那扇门被锁上了,所以我们出不去。”

“这样说来,我们是被人关在里面了?”拉普利有些不相信的说道,但他随后沉默下来,思考了一会,问道:“外边的,是不是杰夫的亲戚?”

弗里德里希点了点头。不过拉普利有些不适应,因为弗里德里希此时依旧离他很近,他对弗里德里希示意了下自己的不适。

此时弗里德里希才反应过来,自己还保持着一种抱完后半靠着的姿势,这种姿势可能让弗里德里希太过于靠近拉普利的伤口,所以他才如此不适。

弗里德里希马上起身,并且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拿了一只橘子给拉普利剥了起来,以表示自己的歉意。

拉普利挥了挥手,说道:“没事,你继续说吧。”

弗里德里希将橘子递过去,说道:“我们确实是被杰夫的亲戚给囚禁了起来,但准确的说,这个人的身份比杰夫更加特殊。他是杰夫的儿子。”

拉普利咬了一口橘子,问道:“他的儿子?只有他一个人吗?”

弗里德里希回答道:“自然不止他一个,似乎他的弟弟和一位外来的使臣也和他一起。”

拉普利点了点头,这不意外。这里有人是他在先前就考虑到的。此时被如同囚禁般的困在这里,也是他所考虑到的一点。

实际上,考虑到密道这一点的时候,拉普利就已经想到了这条密道必然是会通向一个避难所的,而这个避难所有没有人,不能完全肯定。

最开始,拉普利考虑过杰夫本人这一可能性,但是想了想挂在海牙堡城头上的人头,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过,杰夫儿子居然逃了出来是拉普利没有想到的。因为杰夫儿子的住所在杰夫下面的楼层,一般来说,下面的楼层应该在杰夫被杀之前就已经死了才对。

拉普利没有迟疑,说道:“我不知道他的态度是怎么样的,但一定对我们有警惕,所以我们必须得先消除这一点。你快去将他喊来,我得和他谈谈。”

弗里德里希回了一句好后,便转身到了门口去使劲的敲了起门:“喂,杰夫小子,我的兄弟醒了,你不来看看吗?”

拉普利有些诧异的看着弗里德里希,问道:“他也叫杰夫?”

弗里德里希有些无奈的摊摊手回答道:“在得知了自己的父亲死讯并且头都被挂墙上这一消息后,他就改名叫杰夫了。据他说,他要用这个名字,为父亲报仇。尽管,我已经劝过他用死人名字是不吉利的了。”

拉普利点了点头,实际上,杰夫儿子的心情他也稍微能理解些,虽然他没有经历过。

不一会,门开了,不过只开了一条小缝,门外被铁链绑着,不能完全打开,或许是害怕因为开个门,就被拉普利他们得逞而做什么事情。

拉普利望着门外闪烁的眼睛,笑了笑说:“你其实大可不必警惕我们会是古特方的人,看看我身上的伤你也该想到了。”不过杰夫完全没有相信,他回问拉普利道:“谁知道这是不是古特人的故意而为,就是为了让我们放松警惕。”

拉普利有些无奈,虽然他知道这个时候小心是好的,但是这让他确实有些不舒服。

不过他此时确实没有什么能有什么手段可以证明自己不是古特人。但他还是有耐心的和杰夫交流着:“你不相信我不行。此时你出不去,一定是因为有所阻拦。你如果愿意和我们合作,或许我们可以让你们出去,这样我们双方互赢不好吗?”

门外的杰夫听后沉默片刻,没有继续说话。

拉普利似乎察觉到了杰夫的情绪变化,紧接着说道:“避难所的食物和水总有一天会消失殆尽,与其坐以待毙的等死,不如相信我们。说不定赌这一次,会让你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在拉普利的诱惑下,杰夫有些动摇。而拉普利乘胜追击的说道:“我知道,我能活下来全靠你们的包扎。既然你们救了我一命,那我肯定不能恩将仇报,对吧?再者说了,你们现在除了相信我们这一条路,大概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吧。”

在沉默了片刻后,杰夫开口了:“是...你说的对,我们出不去,确实是有原因的。但是没有你说的那么绝对,我们不可能坐以待毙的饿死在这里面。我可以相信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不负卿意。”拉普利有些文艺的回答道。

伴随着一串链锁碰撞的声音,那扇门总算是开了。此时外边的环境暴露在拉普利的视野中:避难所的客厅似乎不是很大,只是简单的摆放了些家具,除此外,还有四个门和一个大门。拉普利猜测,那个大门应该就是通往外边世界的门。

不过此时拉普利伤势还没有完全好,下床还有些困难。在弗里德里希的搀扶下,他勉强的走到了杰夫面前。

杰夫有着明显的塞宁王族特征,金发白肤,看起来有些壮,至少比拉普利壮。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另外两个人,此时正警惕的看着拉普利和弗里德里希两人。

拉普利没有太多的拖延,对着杰夫行了个礼:“杰夫爵士,拉普利,为您效忠。”一旁的弗里德里希见状,也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杰夫爵士...我..不对...弗里德里希为您效忠。”

杰夫看到两人这副模样,心里也稍微少了点戒心,扶起两人,说道:“我不需要你们的效忠,你们只需要帮助我离开海牙堡即可。在此期间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好的,杰夫爵士。”拉普利依旧是有些恭敬的说道。

拉普利很清楚,贵族都吃这一套,尤其是在自己穷困潦倒陷入困境的时候,如果还有人以这种姿态对他,会让他的心里产生巨大的满足,自然亲近些。

“那么,现在能否请爵士为我们讲解一下目前的状况呢?”拉普利问道。

“当然可以。不过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按照你的朋友弗里德里希所说,外边早已经被古特人彻底占领。而我们的避难所位置,就在城中。出去,太容易暴露自己,被发现就是死,因为我们的武装不够精良,自然难以突围。”

拉普利点了点头,这样看来,他们龟缩在这里确实有情可原。不过和杰夫所说一样,等到他们没有粮食的时候,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等死,而是会出去送死,说得好听点,叫突围。实际上,没有任何生机可言。

“为了获取武装,我特地将矿车推回原本的位置,并且在矿车的终点设了张网。这样,如果是古特人,我就可以截取他的装备。并且那个矿车不大,最多有四个古特人同时而来,有网的束缚,我自然可以成功。”

拉普利笑了笑,他知道,所谓的网,对于古特人没有任何用。徒手撕网对古特人来说完全可能,至少拉普利是这样认为的。

不过既然这位常年和古特人打交道的北方人都这么说了,拉普利自然不方便反驳,他也没有反驳的必要。

“不过,杰夫爵士,您是怎么活下来的呢?”拉普利问道。

“这个啊...当时古特人闯进来的时候,我和赫雷斯特的使臣当时正在讨论一些事务。所以古特人夜袭的时候,我们还没有入睡,自然反应过来躲了起来。”

“我们当时在一楼的客厅谈话,而我的弟弟刚好在客厅陪我。当时我们三个人立刻躲进了客厅沙发的底下,所以没有被发现。”杰夫有些兴奋的回答道。

而拉普利满头的问号:古特人是没见过沙发还是怎么着,自己躲在沙发底下能躲过去,这杰夫三个人躲沙发底下,也躲过去了。难道和古特人沾上关系,都不喜欢检查沙发?

杰夫没有发现拉普利表情的变化,继续说道:“此时,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出去怎么样才能躲过古特军的审查,并且混出城门外。”

拉普利有些绝望,因为他本以为,堡主的密道就是通往城外的,可没想到,这个堡主修密道不是为了防止外敌,而是为了防止类似于强盗火灾一类的事情。避难所居然还修在城底下,这让拉普利着实有点无语。

“据我所知,海牙堡没有什么特殊的通道,基本上只有一条大门可以出去。但是那个大门此时重兵把守,爬城墙,我认为更不可能。”拉普利说道。

杰夫点了点头:“没有特殊通道是真的,不过平民区那里似乎有一处破损,是一个叫宏梦的家伙弄出来的。”

拉普利捂了捂脸,说道:“那宏梦...我认识,现在是古特军的一员。所以那地方,别想了。”

“他居然成叛徒了?也对,他的遭遇确实不是很好。”杰夫刚开始有些惊愕,随后又平静下来。

“那该怎么办?”杰夫问向拉普利。

“没办法。但是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是被古特人所伤,我现在到了避难所,他们一定也知道,或许不久后,他们就会来到这里,将我们一网打尽。所以我们现在必须动起来。”拉普利回答道。

众人听了这话吗,都沉默了下来,场面十分寂静,让人有些害怕。

忽然,拉普利想到了什么,问道:“杰夫爵士,请问我们此时的避难所,具体位置是哪里呢?”

杰夫耸了耸肩说道:“是城堡的地下排水渠。开门一段距离就能看到。”

“排水渠...吗。”拉普利沉思了下。排水渠,是塞尼斯特王国一些大堡垒的标配,分为地上的和地下的。地上修的比较大,但地下的一般都很小,因为技术原因,不能修出大的排水渠。

不过对于排水渠的发明,始终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也没人知道排水渠最早是谁提倡的。传说中,似乎是主神的意志造就了排水渠,为了让人类所受的疾病少些。

不过拉普利此时没工夫想这些。地下水渠修的不大,估计只能让人弯着腰经过。而且水渠很脏,再说了,通往哪里也是个未知数。

但就在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弗里德里希发声了:“地下水渠?我知道,我先前在城外砍树的时候,见到过水渠的终点,它注入海牙河里,最后注入北海中。”

极为有用的消息!拉普利等人抬头望了弗里德里希一眼,并且向他投去赞许的目光。

弗里德里希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说道:“我作为一个砍柴的,能提供的帮助也就这些了。”

拉普利激动的说道:“足够了。既然这个地下水渠通往城外,那就说明我们还有救!”

杰夫也同样的激动说道:“就算这条地下水渠再怎么脏臭,但是作为海牙堡真正的主人,我必须忍耐这些活下去,夺回海牙堡。”

而他的弟弟和那位使臣也同样激动的点了点头,赞同杰夫的说法。

“那么,事不宜迟,我们快点出发吧。留在这里再多一秒,对我们来说都是坏事。”拉普利举了举手说道。

“但是,拉普利,你的伤...”弗里德里希担心的看了一眼拉普利。

“没事的,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留给我养伤了,必须出发了,留在这里太危险了。”

“你们去准备一下,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正如拉普利所说的那样,我们得动身了。”杰夫指挥着众人说道。

大家应了一声后,都分散开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不一会,几个人都集结在了门口,就等着杰夫打开门。

而此时的杰夫有些激动,手颤抖着打开了门。

门外一片黑暗,只有着恶臭和流水的哗哗声。

但是拉普利等人知道,这条黑暗的路,会通往光明的地方,他们要做的,只是放开手去做,忍受这股恶臭。

杰夫先动身了,作为贵族,虽然他不太愿意,但是为了起带头作用,他强忍着恶心,淌进了水中。

而其他几人看到杰夫都这般,自然是也跟了上去。

拉普利是最后一个进水的,他身上的伤口有些危险,所以让弗里德里希背着他走。好在这水渠和其他地方的不同,虽然窄了些,但是和别的地方不同的是,没有那么矮,刚好能容纳下背着拉普利的弗里德里希。

拉普利再次在心中感谢了上天,他的运气再一次好了起来。虽然在好运之前遭受的事情不太好。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剑指瓦罗兰剑指瓦罗兰wait南音|奇幻第一次尝试,给我热爱四年的英雄联盟。你们要知道,我热爱的不仅仅是这个游戏,更是这个游戏背景之下的每一个英雄,每一个元素。那是盖伦在面对诺克萨斯入侵之时,手持正义之剑,高喊到“为了不能作战的人类而战”。那是祖安狂人蒙多的大招的名字——背水一战。那更是弗雷尔卓德地区艾希为之守护的千年冰原以及那个与她相偎相依的蛮族大汉。JAX第一百五十五次赢得比赛后,别人问他最强的武器是什么,JAX说:“这次不是补丁了,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明天以及至死不渝的信念。”这个世界需要英雄,希望这篇小说能给大家带来偶尔一点鼻子酸一下的冲动就够了。
  • 神的游戏之我是星球的远大意志神的游戏之我是星球的远大意志虚无行者北冥|奇幻羊吃草,人吃羊,神呢? 吃人? 不全对。 那是什么? 最基本的是生命。一个生命诞生时会在根源上刻上一道痕;死亡时又会刻上一道痕,两道痕之间的差距,就是神吃的。 生命?吃的速度太慢了吧? 所以,神最喜欢吃的,还是政权的兴衰。一个政权的诞生,改变,灭亡,同样都会在根源刻上一道痕,这个时候得到的能量,远比生命提供的大,尤其以灭亡时得到的能量最大。 啊,这个共和国已经好古老了,真香,所以现在是直接让他灭亡呢?还是变成傀儡国过一会儿呢?该怎么吃呢? 穿越的主角被选入了神的游戏,化身成一颗星球的远大意志。 于是以星球为舞台,列国的兴衰,诸族的争霸,都将在神的掌上翩翩起舞,成为神的粮食 664914867,欢迎入群
  • 圣徒圣徒霸道|奇幻一生行善的神父,在除魔行动中不幸身亡,却转世成了贵族子弟,不但有超人的魔法天赋,还有高手作靠山、圣兽当小弟……让我们开始一段奇妙的香艳之旅吧!
  • 燃烧古卷燃烧古卷桂花树叶|奇幻当混杂着野兽吼叫的刺骨寒风刮过北江,神祇的光辉又重新照耀在这片大陆上,勇士们高吼着拔出利剑。英杰并起,乱世之中披荆斩棘,书写着自己的故事
  • 叁贰壹众生相叁贰壹众生相梁应情|奇幻三位人格,两种极端,一个人和一只狗,看这世间的众生相。
  • 异时空的呼唤异时空的呼唤斜阳薄暮|奇幻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谈了一个普通的女朋友,忽然有一天女朋友失踪了……活了二十多年忽然被告知这个世界有多个位面,而自己普通的家庭居然在另一个位面是一个大家族……要想知道女朋友失踪的真相就得选择回家族历练……这个世界到底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 空冥魔珠空冥魔珠蓝晓风|奇幻天风大陆隐藏的黑暗势力忽然爆发三大家族遭到惨烈打击命运...该如何?
  • 天子之下天子之下和木花|奇幻在丧尸横行下的世界,一个普通人类的生存日志,他不是什么末日王者,他没有强大的超能力,只是单纯地在这末日求生,我也只是偶然捡到了他的求生日志,在此转述而已。
  • 妖灵铺子妖灵铺子卓小黑|奇幻这世间有妖,妖灵铺子就是这么一间做妖“生意”的铺子。 “我们”意外卷入了非人之间的纷争,为求自保,被迫在这样奇怪的地方当起了打工仔......
  • 魔刻大师魔刻大师碳酸绿豆汤|奇幻“我本来只是一个老老实实学习的魔刻学徒,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嘛,突然有一天导师把我......呃,把我给踹到河里去了。”当从河里被捞上来的时候,莫雷发现自己竟然失忆了。独自来到陌生的城镇,一个只学了十几年理论的魔刻学徒,要如何才能在这片巨龙与魔法交错的世界生存下去......“莫雷!天要塌了!!”“诶,别急......”莫雷坐在魔法塔里,安静地看着自己的指尖——黑红色的花纹正在半空中微微扭曲,散发着神秘的魔力。只能靠这手魔刻术了吧。--------------如果您觉得精彩,请点击书页左边的【加入书架】,收藏本书。总而言之一句话——跪求收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