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烧火做饭

走过碧心阁,穿过一排排院落之后,那四个入门弟子被安排到了最边上的弟子房舍中居住。引导的弟子回头看看,只剩下杨小风,微微一笑:“杨师弟,听闻你是胡知敬前辈的弟子,能够再入太玄道,也是缘分。且随我来。”

杨小风也不说话,只在他身后默默跟着。因为他的心中已经全是刚才闪过的身影,哪里还有心思说话。

直到走至靠近山门,引导弟子才指着远处冒着炊烟的房舍道:“那里便是后厨,胡知敬前辈在那里思过,如今你来了,也算是完成他未完成的事吧。”

杨小风见他不再往前走,便问道:“我自行过去便可?”

引导弟子点点头转身离去。

杨小风轻轻哼了一声,心道这后厨果然是思过的地方,连太玄道弟子都不愿意过去。但他也乐得轻松,便快步走了过来。

到了后厨,才发现这里是一个非常宽大的院子,院子里面忙忙碌碌全是赶着做饭的人。他们衣衫并不如太玄道弟子那么整齐,都是粗布短衫,脏污不堪。

在大院子的后面山坡之上,是一排排低矮的木头房子,前面还搭着衣服晾晒,看起来是这些人居住的地方。但是,白雪早将晾晒的衣衫盖住,这些人也没有时间去收起来,想必非常忙碌。

杨小风站在后厨大院,不知该去找谁。因为怀仁堂之上,只是安排他到胡知敬做过的地方帮工,并未安排他跟谁修炼。

他只好信步走进来,随口问了一个人管事儿的在哪里。那人急匆匆,也未说清楚,只是指了指山坡的方向。

杨小风这才发现在山坡临着石壁的地方,坐着一个人。这个人浑身是雪,却一动不动,好似雪人一般。他绕过大院,走至雪人旁边,才看到这个人的眼珠子还在转动,这才拱拱手。

那人开口道:“你是哪里来的?”

“今年入门的弟子。”杨小风再次拱手。

那人立即大叫起来:“哎呀呀,原来是大师,哎呀呀……哎呀呀。”

杨小风见他只是说话,却未有任何动作,觉得奇怪,便道:“不知是否打扰了您清修?”

那人大骂道:“我一个做饭的,哪里来的清修,我这是随便坐了一会儿,结果脚麻了,起不来,接着全身都麻了……哎呀呀,大师啊,能不能拉我起来啊?”

杨小风急忙伸手将他拉起来,帮他拍打了一下雪花。那人站立不稳,差点摔倒,浑身一抖,倒是雪花纷纷落了下来,露出了一个老人满是白胡须的容貌。

“我叫老铁头,是这里管饭的。不知大师到此为何?”老铁头似乎非常不解。

杨小风道:“难道太玄道弟子还不能来后厨了?”

老铁头渐渐恢复了体力,又找附近的石头坐下来,哈哈一笑:“倒不是不能来,而是大师们不屑于来这里啊。这里烟火气太重,他们都怕误了清修。”

杨小风明白为何引导弟子不来这里的原因,摇摇头道:“都言太玄道诛妖卫道,却也看不起人。”

老铁头惊慌地看看四周,小声道:“大师可不能乱说。若是被其他大师听到,少不了被责骂。”他又看看杨小风,接着说道:“看你也没有穿太玄道弟子的衣服,想必是今日入门吧?不知到这里做什么?”

杨小风点点头:“我来胡知敬前辈做事的地方,继续做他要做的事。”

“胡知敬?哦,胡老头。”老铁头似乎想了起来,“这么说你也犯错啦?”

杨小风摇摇头。

“那我知了,一定是惹了谁不高兴,不然也不会被罚到这里来。”老铁头叹了一口气道,“胡老头之前做的事儿是砍材,你以后也去雁鼓岭砍材吧。”

“雁鼓岭?”

“对,对,雁鼓岭,风雪山太玄道山门以上,都是白雪皑皑,即便是有树木,也是松柏,并不适合烧火做饭。只有出了山门,走一段山道转到雁鼓岭,那里全是樟子树,可是烧火的好木材。”

杨小风看着老铁头指的方向,明白了雁鼓岭的位置。

“你每天只需将柴房的木材堆满即可。”老铁头道,“我可不敢对你有什么要求,胡老头就是这么做的。堆满之后,他就会去清修。”

杨小风道:“后厨弟子能否修炼玄境?”

老铁头嘿嘿一笑:“哪里有哪个福气啊,这些人都是青陵皇城活不下去的,上山过来混口饭吃。再说,修炼玄境,还要入太玄道,我们这些人都是粗人,也没有那个本事。”

杨小风心中明白了七八分。老铁头指着最边上的房舍道:“胡老头走了之后,那间房一直空着,大师住进去即可。”

“莫再称我大师,喊我杨小风便是。”

“不敢,那可不敢。”老铁头笑道,“你是太玄道除妖大师,我们这些粗人怎么能随便喊大师名字。”

杨小风心知劝说无用,便也不再强求。

老铁头道:“现在砍材的还有丁宣,年纪跟你差不多,是被陆大师救回来的,整天不见个影子,砍材不着三四,我老铁头也不好管,不好管呐。”

杨小风拱手道:“多谢,我自会找他。”他心里此时倒是轻松,既然无人看管,倒也自在。至于修炼的事情,他已经决定有时间去找曲不直。

他不自然地摸了摸早就空了的酒葫芦,也不知哪里能够再打酒。

老铁头似乎明白他的意思,笑道:“太玄道可以饮酒,但不能误事。但据我所知,整个太玄道好像没什么人喝酒。如果大师想喝酒,可以找那个丁宣,他什么东西都能帮你弄来。”

丁宣?

杨小风看看雁鼓岭的方向,心道还是要早点找到他才行。

辞别老铁头,杨小风走进胡知敬住过的房间,吓了一跳,只见窗前站了一个人影,仔细看,竟然是柳芽儿。她看到杨小风进来,拍手跳跃道:“小风哥,你看看我把你的房间都打扫好啦。”

杨小风正自不解,柳芽儿已经将他的迷惑说了出来:“曲老爷子跟我说你被分到了做饭的地方,而且他还说让我打扫一下这个房间,好像知道你一定会住这里一样。我听着你跟那个雪人老头说话,差点就出去了。好在我忍住,给了你一个惊喜。”

“多谢。”

柳芽儿噘嘴道:“小风哥,你怎么总是这么客气,如果再是这样,我可不想再见你。”

杨小风看她天真无邪,便道:“你的曲老爷子不会只是让你来打扫房间的吧。”

柳芽儿狠狠地点头道:“你猜对了,打扫房间呢,我是自己的主意。曲老爷子是让我告诉你,熟悉了这里之后,就去青竹小院找他。”

杨小风指指自己胸口道:“你的解怨珠,应该可以还给你。”

“不,别人感不到那些妖魂,我可感觉得到。若不是解怨珠,只怕太玄道早就发现你身上还有妖魂。”柳芽儿拉着杨小风的手道,“小风哥,你能不能也带着我去砍材?我在青竹小院也没有人玩儿。”

杨小风心中不禁一笑,却摇摇头:“砍材也不是你小姑娘要做之事,若是风雪山呆够了,还是早些回家去吧。”

“不带我玩就不带我玩。”柳芽儿嘟着嘴巴走出了房间,扭头道,“你不带我玩,我就跟着你们玩儿。”

杨小风看着她离去的身影,愈加觉得这个小姑娘不一般。不仅有解怨珠这样的神物,还通飞禽走兽之语,不知到底是什么身份。但这也容不得他多想,他要好好想想应该怎么去修炼才是。

忽然,他发觉房顶似乎有声响,以他青月门的经验,必定是脚步声。

房顶有人!

但是,等他出来之后,发现屋顶空落落并无一人。跳上房顶之后,杨小风伏身查看,果然有两处脚印,若是晚一些,必定会被雪花淹没。

但是,看到这些脚印,杨小风不禁哑然失笑,心道原来是他。正在他为找到脚印的主人松下一口气时,听得山坡下面一阵大乱。

只见后厨大院里一群人慌乱地正在追一只肥猫。那只肥猫灵活至极,那么多人围追堵截,竟然没能将肥猫抓住。

杨小风想及那晚被神秘人刺杀的事情,也是有一只野猫鸣叫了一声,看那影子,应该与这肥猫相似,应该是同一只猫。

忽然,人群中出现了一个灵活的身影,虽然不及太玄道弟子速度快,但是身法看起来也有基础。那身影身穿厨工的衣衫,本身就有些脏,再加上四处在院中闪转腾挪,碰翻了不少的食材,弄得身上更加狼狈。

肥猫在缝隙之中窜出来,翻过厨房房顶,径直往山坡跑来。那身影也跟着跑了过来,远远就喊道:“你这个死肥猫,吃了我辛辛苦苦钓来的鱼,看我怎么收拾你。除非你能飞上天,绝对逃不出我丁宣的手掌心。”

杨小风看他身材并不高,但远远看去,却显得利落。但是,肥猫的身法更加迅疾,任是丁宣怎么追,总是差那么一步。

肥猫跑上山坡,在雪中骤然间一跃,如同飞起来一般,朝着杨小风怀中撞过来。杨小风紧盯着肥猫,并不闪躲,待它近前了,双手急速伸出,将它抓了一个正着。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仙法劫仙法劫迦斗|仙侠修仙者,以杀伐为名,以逍遥为名,以权力为名,以长生为名。这是一个波澜壮阔的修仙大世界。
  • 情缠七世你始终属于我情缠七世你始终属于我深情终未改|仙侠一段相思,七世爱恋,苦尽甘来,你始终从未离开。
  • 仙魔刀锋仙魔刀锋引天涯|仙侠少年跌落死亡深渊,意外开启神迹!重现人间的轮回之力,冰冷无情的血色刀锋,缔造出了一个传说!
  • 小猪仙小猪仙三道坎|仙侠懵懂无知的奇形小猪,偶然开慧踏入妖途,渐渐唤醒了藏在脑海深处的一段神秘记忆,妖仙大道徐徐展开!万物存世,皆有灵,渺若尘,亦可为仙!………………………………………………………………………………………………【猪猪仙门:110362220(仅限本书读者加入!)】
  • 凌云古帝凌云古帝Me.夏|仙侠万年前,龙武大陆横空出世一位天才修炼师。名为云寒,不到百年便到达了渡劫境。可是呢就在天劫来临时遭到了亲兄弟的背叛,联合宗门强者背后插一刀以至于天劫为渡过而灰飞烟灭。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万年后云寒重生于星宇帝国云家,从此重生我云寒定让背叛者永世不可超生。复仇之路从此刻开始!
  • 尊主大大是女哒尊主大大是女哒简单开心|仙侠绝杀阁阁主无名离奇失踪,在某个低等大路一个废柴少年学会了修炼,并且灵魂缺失的“他”貌似找到了另一半灵魂。殊不知“他”的路程才刚刚开始。传说中的神域中风起云涌,无名的失踪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而无名却找到了她的另一半灵魂,融合之后她想起了一些特殊的记忆,而另一个人也找到了她。
  • 王爷我们有仇吗王爷我们有仇吗RQ雾倾|仙侠她虽是穿越,却爱上了尊贵的他,尽管他们相识相恋,相依相随,他却始终还是抛弃了她,被迫离开魏国,她立下死誓,定将报复于他。从此,便踏上了一条不归路.三年后,他享尽荣华,却仍忘不了她,见她踏着亡者而归来,又掀起腥风血雨,由衷的爱,再次爆发。而她已是一国丞相,虽是如此,却又结识了一对冤家。“陛下,微臣决定告老还乡。”“抱歉了蓝丞相,朝廷人太少,您若留下,刚刚好。”你当我真想走啊,要不是因为你....“陛下,微臣想要去微服出访。”“陛下,我俩关系好,我也去!”“三王爷,咱俩........不熟!”你冰冷就得有个样子嘛,干嘛一会冰,一会给条狗似得,难道是精神分裂了?
  • 凰凰落桃枝凰凰落桃枝二茶小旭|仙侠月岛凤凰谷的小凤凰有一个疼她入骨的夫君和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婚后生活十分惬意美满,殊不知自己当初二选一弃掉的那朵桃花竟在多年后失手害她跌入神祭池,神祭池可是诸神祭坛,万幸作为罪魁祸首的桃花反应及时将她封印,她捡回一条命,却就此沦落凡尘。 天帝抹汗:“万幸没有性命之忧……” 月岛众人失望透顶:“九重天的人也忒小心眼,自己要死要活不成,还非得别人偿命!” 某位魔尊心里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魔界小王子噔噔蹬跑过来:“我要去找娘亲!” 暴躁的魔尊将他撇给月岛众人:“这个送给你们养!” 说罢扭头便走,开启了新的寻妻之路……
  • 神风仙道神风仙道夏疯疯|仙侠从21世纪莫名穿越到神风大陆上的洛尘,无意中得知自己乃女娲之子,同时还肩负青龙血脉,却不知自己陷入了一个绝大的阴谋……是选择反抗,还是顺从命运?收妖族,灭魔宗,纵横神风!斗道教,撼佛门,谁与争锋?布奇阵,贴神符,打破天劫!招兽魂,变青龙,直捣仙界!一切的一切,只为了证明---命可违!!!
  • 最邪龙帝最邪龙帝七煌兄|仙侠颠倒今生重来过,誓碎九天化传奇。一场惊天阴谋中,龙族太子唐浪被栽赃强辱天帝之女,证据确凿,无可辩驳之下被三十三天追杀致死,唯有一丝龙魂侥幸逃脱。唐浪见缝插针逃到凡间,龙魂寄身在了一名弃婴身上……多年后,少年唐浪枕卧绝峰,仰望星空,心中无名之火汹汹:“不明是非的神也好,佛也罢!我定会打回三十三天,搅它个天翻地覆,让陷害我之诸神,万劫不复……“龙帝君临,神与争锋?负尽邪名,扫空万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