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损友

这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

秦昊头疼:她们不是铁杆闺蜜么?难道闹矛盾了?

看着对方俏皮的表情,想到她考的不错,秦昊也就原谅了她得调笑,又看向元魁:“元魁,你知道班长为何没

来么?”

元魁慢慢站起身,同样一脸疑惑:“秦哥,我就是班长,我不是在这了么?我们班哪有什么岑雅晴?”

马小亮倚着后桌,胳膊肘也架到后面的桌子上,笑道:“秦老师,我看你该找个女朋友了!血气方刚的,我看

是心火上升,逼坏了!”

“是啊是啊!”

学生们都笑了起来,此时已经考试结束,就像上辈子高考结束一样,大家都放开了。

“高露露!”

马小亮吆喝道:“你平时就是大家的知心姐姐和知心妹妹,秦哥这是单身太久,有些憋坏了,我替大家做主,

安排你给秦哥做些心理治疗,白天秦哥没空,我看哪天晚上你过去!”

高露露脸上一红:“马小亮,你要死啊!”

严晶晶却一脸不满的不满指着马小亮:“马晓亮,你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本姑娘怎么不行了?虽然自问没

露露那样贴心,但一对一辅导,本小姐有十足的把握,能治好秦哥的心理疾病!”

议论纷纷!

秦昊目光扫视众人!

声音杂乱,但没有人提到原来他们最喜爱的班长!没人提到岑雅晴!看了一眼元魁和马小亮,又仔细的看了看

闹成一团的众人,发现大家一脸纯真,没有人在开玩笑!

快速的数了数班里的座位,心中却更加凉了起来:没有一个空座位,虽然大家没有按照原有的位置坐,都是平

时和谁好的几个人坐在一起,或者有暧昧的男男女女坐在一起,但一一对应,确实没有座位空着!

怎么回事!

“你们先聊一会!”秦昊大步出了教室,向厕所走去,点着了一支烟后,这才拿起手机,拨通岑雅晴父亲的电

话:“您好,我是岑雅晴的老师!”

那边传来岑雅晴继父江洪山的声音:“是陈老师啊,谢谢您,没想到雅晴这孩子走了这么多年,您还记着

她!”

……

烦躁的扔掉没抽完的烟,秦昊快步来到教导处,对教导处主任王庆乐说道:“王主任,我查一下资料!”

“你小子这次出风头了啊!”

王庆乐笑道:“真没想到,你真的能把315班带好!考试成绩还真的不错,除了强化班外,就属你们315班成绩

最好!”秦昊客气的应付了几句后,坐到电脑前查看学生的档案,输入岑雅晴三个字后,系统显示查无此人,又检查一

番,发现近十年来,一个姓岑的人都没有!

失踪了!

不对,应该说消失了!

目前看来,她存在过的所有痕迹都不存在了,就好像这个世界从没有这个人一样!怎么可能!一个大活人怎么

可能如此失踪,甚至在所有人脑中留下的记忆都被抹除了!

难道是我记错了?

不可能!

又和王庆乐客气几句后,秦昊离开教导处,想了想还是先回到教室,教室已经乱成一团,男生女生,撕着书,

揉着纸团互相对砸,有些胆子更大的男生女生,已经开始公开眉目传情。

“晚上去聚缘楼!”

秦昊不约束这些事情,压下心中的震惊,说道:“你们完成了我订下的任务,我也完成我的承诺,五点半聚

会,请你们吃份大餐!”

……

离开学校,秦昊快速的向菜市场跑去。

穿越过来三个月,开了两次家长会,秦昊知道她继父江洪山是个小学教师,母亲李桂芬在菜场里卖果蔬。

到了店里,秦昊故意的在李桂芬眼前走了几遍,发现对方丝毫没有认识自己的迹象。买了一堆水果,秦昊趁着

结账的空隙,拿出电话,装作拨通后说道:“岑雅晴,你这个姓山今岑的,姓氏罕见就了不起啊!在聚缘楼等我,

我一会就到,今晚不醉不归!”

留意着李桂芬的表情,发现她竟然一点惊讶都没有!

秦昊心中惊奇:“即便在她的记忆中,岑雅晴只是个幼年就去世的女儿,但同名同姓,也不至于一点反应没有

吧!”

收好找来的零钱,正疑惑重重的准备离开,李桂芬忽然笑道:“你朋友也姓岑啊,这个姓可不多见,我前夫也

姓……”

正说着,她忽然愣住,过了好几秒,这才猛地一拍了拍脑门,一脸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忘了找钱给你

了!”

秦昊眉头一皱:“阿姨,你找过钱给我了!”

“啊!”

李桂芬一愣,接着一脸感激的说道:“看你这模样,应该是学校老师吧,哎,老师的素质就是不一样!要是其

他人啊,巴不得我多找些零钱呢!”

秦昊笑道:“阿姨,你刚刚和我提起什么你前夫?”

“前夫?”

李桂芬再次一愣,接着就笑了起来:“一定是你听错了,哪有什么前夫不前夫的,我丈夫姓江,妥妥的一

婚!”

她记忆在错乱,在消失!

秦昊心中大骇:什么力量,在这短短时间内抹掉了她的记忆!

出了门,秦昊以人口普查的方式再次拨打江洪山的电话。不过,对方连连说打错了,同样已经记不得自己有一

个叫岑雅晴的继女了,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一婚,只有一个亲生的女儿!

……

拎着水果赶往聚缘楼。秦昊心事重重,到了包间放下水果,转身去卫生间。不过路过一个包间门口时,压低嗓子的、熟悉的声音就传

了过来:“大家都他妈的给我听好了,今晚一定要弄死那个小子!”

声音熟悉!

说话之人是市区一个修行培训学校雇佣的招生人,高考之前过来收集学生的资料,被秦昊给料理了。

说是学校,其实就是挂在某个小有名气的修行者下面的培训机构,打着他的旗号,骗取钱财罢了。

上辈子,这种情况多了!

什么武术学校、健身房、考研培训什么的,都是开业前几天请来什么高手露露面、站站台,其实一年半载也过

不来几次。

学校之前也三令五申,警告学生不要把资料透露给他们。

因为一旦透露,他们会经常联系你!

甚至还不厌其烦的骚扰你的家人,修行者有很多类似于魅惑、催眠的能力,即使隔着电话都有效果,虽然不

强,但对付许多毫无修行根基的家长,那真的是一骗一个准。

有的孩子考的差,家长没办法,只能安排孩子去学习。

但孩子到那里,往往呆不上一个月,就只能卷铺盖回家,因为承诺的种种条件都没对线!真的是吃的比猪差,

干的比驴多,还学不到东西!

声音继续传出!

一人说道:“妈的,他不是能打么,我就看看他到底有多能打!”

“不错!”

另一个人压低声音说道:“妈的,有了药,我们能爆发三倍的爆发力,我就不信,那小子还能抗住我们这么多

人,再不济,我他妈的超量服用,大不了回去躺一个月!”

“你的嘴能不能把着点!”

第一个人,也就是被严晶晶扇巴掌的那个人呵斥道:“以后再他妈的说话不注意,别跟我们出来!”

“好好好!”

那人虽然答应,但嘴里还是嘟嘟囔囔。

说道:“也没吸毒贩毒什么的,有什么好怕的,还有那个骚娘们,我查过了,没什么背景,今晚非得办了她,

她不是能么,不是嚣张么,我要看看到了床上是不是还这么嚣张!”急也没有用!

夜里要去岑雅晴家里检查一番,在这之前就好好陪你们玩玩!

听着包厢里传来脚步声,秦昊冷笑一声闪进一个空包间,掏出一个备用手机后,拔掉通讯卡、开了录音模式

后,叫来了一个服务员,耳语几句后,把手机塞到他手里。

服务员虽不知什么情况,但几个月以来,也深知秦昊的人品,借着上茶的机会,把手机放到饭桌底下的架子

上。

放完水,秦昊出门转了一圈,在一个汽车后备箱里翻出一包好几斤重、好似巧克力般的药后,手指轻弹,包裹

立即消失,随后才回到包间,若无其事的和大家开喝起来!

范正军的手艺真是一绝!

红烧排骨、红烧肉、青椒肉丝、京酱肉丝……!

但凡和猪肉有关的菜品,他都给做了一份,有那只三百多斤的猪打底子,这一份份菜都是用小盆端上来的!

好在班上四十来个人,三十多个是男生,正当最能吃的年纪。

而且在元魁的带动下,他们拼的就是谁吃的最多,谁喝的最痛快,谁上厕所的次数最少!仗着年轻有冲劲,这

帮家伙在所谓的正班长元魁的鼓动下,频频向秦昊敬酒。

岑雅晴啊岑雅晴,你丢哪里去了!

秦昊来着不拒!

喝到最后,男生们人均一箱啤酒,向元魁、马小亮之流,每个人都不亚于两箱,而严晶晶别看是个女生,也喝

了十来瓶!

吃了一半,秦昊估摸着大家的状态,虽然都有初步修行的底子,但都差不多了,虽然没到最后的量,但一会还

要干架,虽然自己一人就能迅速结束战斗,但秦昊还是想锻炼锻炼孩子们!

不动真格的,哪能有什么成长!

趁着元魁过来敬酒的时机,秦昊低语道:“一会有场硬仗,你留着点量,我看你和马小亮的组织能力,完事

后,想继续喝的,我们一会找下一场!”

元魁眼睛一亮:“秦哥,是哪个不长眼的?”

“以前招生的那帮人!”

秦昊说道:“不过,每个人的实力应该是之前的两到三倍!”

元魁眉头一皱,就听秦昊说道:“这是我今天布置给你们的题,我看你们如何化解!”

“好!”

元魁砰砰砰的拍着胸脯,说道:“秦哥,包在我身上了!这帮老逼崽子,还真的无法无天了!”说完,在秦昊

疑惑的目光中,他叫来服务员:“把你们这最烈的酒搬三箱过来!”服务员一愣,看着地上空着的一摞摞啤酒箱子,转头看向秦昊,秦昊也不知道元魁这小子怎么打算,不过有自

己在,他并不担心会出什么事情,说道:“听他的!”

“这一箱都是我的!”

在大家震惊的目光中,元魁猛地拧开瓶塞,用一斤装的啤酒杯倒满一杯,仰起脖子就干掉。之后把桌子中央那

盆装的红烧肉端到自己面前:“对不起大家了啊,这道菜归我,今晚我要吃肉,我要喝酒!”

此话一出,所有人表情一愣后,都猛地站了起来!

秦昊心中疑惑:“这他娘的怎么回事?”

马小亮忽然屁颠颠跑了过来,眼睛亮的就好像两个手电筒,充满了兴奋:“老大,今晚有硬仗要打?”

见秦昊表情更加疑惑,马小亮嘿嘿笑道:“老大,你教我们时间短,有的事情你还不知道,魁子这架势,就完

全说明情况了!”

“还有故事?”

“那妥妥的,有血有泪、妥妥的爱恨情仇!”

听马晓亮绘声绘色的叙述,加上严晶晶、高露露等一干损友的添油加醋,秦昊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

元魁现在的外号叫胖子,可三年前可不是这个样子!

三年前,元魁正15岁!

当时他那身材,就是一根竹竿,风大一点,感觉就能被吹飞了,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一阶段,一向不修边

幅的他忽然打扮的花里胡哨的,他老子给的零花钱少,他就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全部用来买衣服了。

最让大家惊讶的是,元魁竟然学会了写情诗!

而让马小亮这个铁杆好友惊掉牙的是,元魁不知什么时候找了个饭店刷盘子的兼职工作!

问他怎么回事,他只说两个字:养家!

马小亮这个惊啊,还以为元魁的老子犯了什么事情,回家一打听,人家哪里犯事了,刚破了几个大案子,混的

风生水起。

在大家的逼问下,元魁终于承认,他恋爱了!

这可把大家给惊的不轻,虽然都情窦初开的年纪,但很少有人敢这么快挑破那层窗户纸!

后来元魁把那女孩给带过来让大家见,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

美!纯!润!

虽然说那女孩已经十九岁,但看着就像十六,而且好像永远也不会老似的!

众人心服口服,心说元魁走了桃花运。

马小亮不愧为死党,为了兄弟的爱情,他也豁出去了,给元魁提供了丰厚的经济支持!

元魁也不打工了,一有空就陪着这美女吃饭、逛街!

三个月后,元魁这毛头小子彻底陷进去了,而随着感情升温,有些事情也水到渠成。

可就在马小亮替他俩开好房,连套套都给准备好了,然后出事了!

一个黑道大佬带着一帮人突然来袭,把他俩抓个正行,口口声声说元魁勾引他老婆,把两人给打了一顿,还扬

言要把他给废了!

马小亮看到这黑道大佬的第一眼,就认出他来了!

正是被元魁父亲元啸几年前办进牢狱的一个头头,哪里不明白元魁这是被人家设计了!

仙人跳!

这是出狱后设局报复来着!可元魁犯了浑,紧要关头还死死维护那女孩,被打的鼻青脸肿!马小亮一看事情大了,连忙联系上元啸,把事

情给说了一遍。

元啸谁啊,县神捕局副局长!

可人家一点没偏袒儿子,到现场再次把儿子给揍了一顿,怒骂他不争气,学习学不过人家,修行修不过人家,

谈恋爱都他妈的谈个婊子,现在抢女人又要老子帮忙!

元魁从小到大第一次和父亲动怒,死死维护那女孩,说自己和女孩是真感情,女孩跟着大佬也是是被迫的!

元啸这个气啊,对那黑道大佬说你爱怎么干怎么干后,直接走了!

不管了!

这位大佬也怕了,本来想要借机给元啸点难堪,毕竟是独生子,现在看人家这态度,也知道把人给惹毛了!

可当着那么多小弟的面,可不能丢面子,可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最后,少年元魁提出了一个最爷们、也是最2货的解决办法——约定一个月后单挑!

大佬心中大喜,连忙答应!

元魁虽然嘴上维护这女孩,但神捕局副局长家的孩子,哪里不明白怎么回事,但他就犯了轴,放不下了!

那段时间,可苦了马小亮!女孩偷偷找过元魁,但元魁避而不见,但每次拒绝后,都要喝的酩酊大醉,死去活

来!

可渐渐地,他竟然发现自己喝酒吃肉能促进修行后,开始整天泡在酒里肉里。

一个月后单挑。

元魁喝了十六瓶白酒上场,被打的鼻青脸肿后,竟然突然爆发,趁着对方得意之时,把那大佬给降服了。

事实上,那大佬也不咋地!

有钱后,多少年没正儿八经的修行了,毕竟出来进去的都有保镖,最关键是他也没把元魁这小子放在眼里。

这还不是这场闹剧最精彩的部分!

大佬输了当晚,那女孩再次来找元魁,元魁到底心中放不下,加上事情也了了,也就答应见最后一面!

没想到就是那晚,女孩给元魁下了药,然后献身了!

最绝的是,大佬吩咐她陷害元魁的通话记录等各种证据、还有她掌握的大佬各种犯罪证据,她都暗中收集着,

第二天早上,元魁醒来后发现女孩已经飘然离去,但床头上放了一堆文件。

元魁怕大佬加害女孩!

连忙把文件给了父亲元啸后,元啸喜出望外,三天时间就把那位大佬再次办了进去,而且好像这辈子都不容易

出去了!

消息传开后,元魁还留下个深情王子的名号,当然大多数人都叫他胖子!

不过虽然大家都陆陆续续的成双成对,但元魁没再碰过爱情这东西,不知道是受了伤,还是忘不了。

这他妈的才是爱情啊!

这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

秦昊头疼:她们不是铁杆闺蜜么?难道闹矛盾了?

看着对方俏皮的表情,想到她考的不错,秦昊也就原谅了她得调笑,又看向元魁:“元魁,你知道班长为何没

来么?”

元魁慢慢站起身,同样一脸疑惑:“秦哥,我就是班长,我不是在这了么?我们班哪有什么岑雅晴?”

马小亮倚着后桌,胳膊肘也架到后面的桌子上,笑道:“秦老师,我看你该找个女朋友了!血气方刚的,我看

是心火上升,逼坏了!”

“是啊是啊!”

学生们都笑了起来,此时已经考试结束,就像上辈子高考结束一样,大家都放开了。

“高露露!”

马小亮吆喝道:“你平时就是大家的知心姐姐和知心妹妹,秦哥这是单身太久,有些憋坏了,我替大家做主,

安排你给秦哥做些心理治疗,白天秦哥没空,我看哪天晚上你过去!”

高露露脸上一红:“马小亮,你要死啊!”

严晶晶却一脸不满的不满指着马小亮:“马晓亮,你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本姑娘怎么不行了?虽然自问没

露露那样贴心,但一对一辅导,本小姐有十足的把握,能治好秦哥的心理疾病!”

议论纷纷!

秦昊目光扫视众人!

声音杂乱,但没有人提到原来他们最喜爱的班长!没人提到岑雅晴!看了一眼元魁和马小亮,又仔细的看了看

闹成一团的众人,发现大家一脸纯真,没有人在开玩笑!

快速的数了数班里的座位,心中却更加凉了起来:没有一个空座位,虽然大家没有按照原有的位置坐,都是平

时和谁好的几个人坐在一起,或者有暧昧的男男女女坐在一起,但一一对应,确实没有座位空着!

怎么回事!

“你们先聊一会!”秦昊大步出了教室,向厕所走去,点着了一支烟后,这才拿起手机,拨通岑雅晴父亲的电

话:“您好,我是岑雅晴的老师!”

那边传来岑雅晴继父江洪山的声音:“是陈老师啊,谢谢您,没想到雅晴这孩子走了这么多年,您还记着

她!”

……

烦躁的扔掉没抽完的烟,秦昊快步来到教导处,对教导处主任王庆乐说道:“王主任,我查一下资料!”

“你小子这次出风头了啊!”

王庆乐笑道:“真没想到,你真的能把315班带好!考试成绩还真的不错,除了强化班外,就属你们315班成绩

最好!”秦昊客气的应付了几句后,坐到电脑前查看学生的档案,输入岑雅晴三个字后,系统显示查无此人,又检查一

番,发现近十年来,一个姓岑的人都没有!

失踪了!

不对,应该说消失了!

目前看来,她存在过的所有痕迹都不存在了,就好像这个世界从没有这个人一样!怎么可能!一个大活人怎么

可能如此失踪,甚至在所有人脑中留下的记忆都被抹除了!

难道是我记错了?

不可能!

又和王庆乐客气几句后,秦昊离开教导处,想了想还是先回到教室,教室已经乱成一团,男生女生,撕着书,

揉着纸团互相对砸,有些胆子更大的男生女生,已经开始公开眉目传情。

“晚上去聚缘楼!”

秦昊不约束这些事情,压下心中的震惊,说道:“你们完成了我订下的任务,我也完成我的承诺,五点半聚

会,请你们吃份大餐!”

……

离开学校,秦昊快速的向菜市场跑去。

穿越过来三个月,开了两次家长会,秦昊知道她继父江洪山是个小学教师,母亲李桂芬在菜场里卖果蔬。

到了店里,秦昊故意的在李桂芬眼前走了几遍,发现对方丝毫没有认识自己的迹象。买了一堆水果,秦昊趁着

结账的空隙,拿出电话,装作拨通后说道:“岑雅晴,你这个姓山今岑的,姓氏罕见就了不起啊!在聚缘楼等我,

我一会就到,今晚不醉不归!”

留意着李桂芬的表情,发现她竟然一点惊讶都没有!

秦昊心中惊奇:“即便在她的记忆中,岑雅晴只是个幼年就去世的女儿,但同名同姓,也不至于一点反应没有

吧!”

收好找来的零钱,正疑惑重重的准备离开,李桂芬忽然笑道:“你朋友也姓岑啊,这个姓可不多见,我前夫也

姓……”

正说着,她忽然愣住,过了好几秒,这才猛地一拍了拍脑门,一脸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忘了找钱给你

了!”

秦昊眉头一皱:“阿姨,你找过钱给我了!”

“啊!”

李桂芬一愣,接着一脸感激的说道:“看你这模样,应该是学校老师吧,哎,老师的素质就是不一样!要是其

他人啊,巴不得我多找些零钱呢!”

秦昊笑道:“阿姨,你刚刚和我提起什么你前夫?”

“前夫?”

李桂芬再次一愣,接着就笑了起来:“一定是你听错了,哪有什么前夫不前夫的,我丈夫姓江,妥妥的一

婚!”

她记忆在错乱,在消失!

秦昊心中大骇:什么力量,在这短短时间内抹掉了她的记忆!

出了门,秦昊以人口普查的方式再次拨打江洪山的电话。不过,对方连连说打错了,同样已经记不得自己有一

个叫岑雅晴的继女了,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一婚,只有一个亲生的女儿!

……

拎着水果赶往聚缘楼。秦昊心事重重,到了包间放下水果,转身去卫生间。不过路过一个包间门口时,压低嗓子的、熟悉的声音就传

了过来:“大家都他妈的给我听好了,今晚一定要弄死那个小子!”

声音熟悉!

说话之人是市区一个修行培训学校雇佣的招生人,高考之前过来收集学生的资料,被秦昊给料理了。

说是学校,其实就是挂在某个小有名气的修行者下面的培训机构,打着他的旗号,骗取钱财罢了。

上辈子,这种情况多了!

什么武术学校、健身房、考研培训什么的,都是开业前几天请来什么高手露露面、站站台,其实一年半载也过

不来几次。

学校之前也三令五申,警告学生不要把资料透露给他们。

因为一旦透露,他们会经常联系你!

甚至还不厌其烦的骚扰你的家人,修行者有很多类似于魅惑、催眠的能力,即使隔着电话都有效果,虽然不

强,但对付许多毫无修行根基的家长,那真的是一骗一个准。

有的孩子考的差,家长没办法,只能安排孩子去学习。

但孩子到那里,往往呆不上一个月,就只能卷铺盖回家,因为承诺的种种条件都没对线!真的是吃的比猪差,

干的比驴多,还学不到东西!

声音继续传出!

一人说道:“妈的,他不是能打么,我就看看他到底有多能打!”

“不错!”

另一个人压低声音说道:“妈的,有了药,我们能爆发三倍的爆发力,我就不信,那小子还能抗住我们这么多

人,再不济,我他妈的超量服用,大不了回去躺一个月!”

“你的嘴能不能把着点!”

第一个人,也就是被严晶晶扇巴掌的那个人呵斥道:“以后再他妈的说话不注意,别跟我们出来!”

“好好好!”

那人虽然答应,但嘴里还是嘟嘟囔囔。

说道:“也没吸毒贩毒什么的,有什么好怕的,还有那个骚娘们,我查过了,没什么背景,今晚非得办了她,

她不是能么,不是嚣张么,我要看看到了床上是不是还这么嚣张!”急也没有用!

夜里要去岑雅晴家里检查一番,在这之前就好好陪你们玩玩!

听着包厢里传来脚步声,秦昊冷笑一声闪进一个空包间,掏出一个备用手机后,拔掉通讯卡、开了录音模式

后,叫来了一个服务员,耳语几句后,把手机塞到他手里。

服务员虽不知什么情况,但几个月以来,也深知秦昊的人品,借着上茶的机会,把手机放到饭桌底下的架子

上。

放完水,秦昊出门转了一圈,在一个汽车后备箱里翻出一包好几斤重、好似巧克力般的药后,手指轻弹,包裹

立即消失,随后才回到包间,若无其事的和大家开喝起来!

范正军的手艺真是一绝!

红烧排骨、红烧肉、青椒肉丝、京酱肉丝……!

但凡和猪肉有关的菜品,他都给做了一份,有那只三百多斤的猪打底子,这一份份菜都是用小盆端上来的!

好在班上四十来个人,三十多个是男生,正当最能吃的年纪。

而且在元魁的带动下,他们拼的就是谁吃的最多,谁喝的最痛快,谁上厕所的次数最少!仗着年轻有冲劲,这

帮家伙在所谓的正班长元魁的鼓动下,频频向秦昊敬酒。

岑雅晴啊岑雅晴,你丢哪里去了!

秦昊来着不拒!

喝到最后,男生们人均一箱啤酒,向元魁、马小亮之流,每个人都不亚于两箱,而严晶晶别看是个女生,也喝

了十来瓶!

吃了一半,秦昊估摸着大家的状态,虽然都有初步修行的底子,但都差不多了,虽然没到最后的量,但一会还

要干架,虽然自己一人就能迅速结束战斗,但秦昊还是想锻炼锻炼孩子们!

不动真格的,哪能有什么成长!

趁着元魁过来敬酒的时机,秦昊低语道:“一会有场硬仗,你留着点量,我看你和马小亮的组织能力,完事

后,想继续喝的,我们一会找下一场!”

元魁眼睛一亮:“秦哥,是哪个不长眼的?”

“以前招生的那帮人!”

秦昊说道:“不过,每个人的实力应该是之前的两到三倍!”

元魁眉头一皱,就听秦昊说道:“这是我今天布置给你们的题,我看你们如何化解!”

“好!”

元魁砰砰砰的拍着胸脯,说道:“秦哥,包在我身上了!这帮老逼崽子,还真的无法无天了!”说完,在秦昊

疑惑的目光中,他叫来服务员:“把你们这最烈的酒搬三箱过来!”服务员一愣,看着地上空着的一摞摞啤酒箱子,转头看向秦昊,秦昊也不知道元魁这小子怎么打算,不过有自

己在,他并不担心会出什么事情,说道:“听他的!”

“这一箱都是我的!”

在大家震惊的目光中,元魁猛地拧开瓶塞,用一斤装的啤酒杯倒满一杯,仰起脖子就干掉。之后把桌子中央那

盆装的红烧肉端到自己面前:“对不起大家了啊,这道菜归我,今晚我要吃肉,我要喝酒!”

此话一出,所有人表情一愣后,都猛地站了起来!

秦昊心中疑惑:“这他娘的怎么回事?”

马小亮忽然屁颠颠跑了过来,眼睛亮的就好像两个手电筒,充满了兴奋:“老大,今晚有硬仗要打?”

见秦昊表情更加疑惑,马小亮嘿嘿笑道:“老大,你教我们时间短,有的事情你还不知道,魁子这架势,就完

全说明情况了!”

“还有故事?”

“那妥妥的,有血有泪、妥妥的爱恨情仇!”

听马晓亮绘声绘色的叙述,加上严晶晶、高露露等一干损友的添油加醋,秦昊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

元魁现在的外号叫胖子,可三年前可不是这个样子!

三年前,元魁正15岁!

当时他那身材,就是一根竹竿,风大一点,感觉就能被吹飞了,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一阶段,一向不修边

幅的他忽然打扮的花里胡哨的,他老子给的零花钱少,他就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全部用来买衣服了。

最让大家惊讶的是,元魁竟然学会了写情诗!

而让马小亮这个铁杆好友惊掉牙的是,元魁不知什么时候找了个饭店刷盘子的兼职工作!

问他怎么回事,他只说两个字:养家!

马小亮这个惊啊,还以为元魁的老子犯了什么事情,回家一打听,人家哪里犯事了,刚破了几个大案子,混的

风生水起。

在大家的逼问下,元魁终于承认,他恋爱了!

这可把大家给惊的不轻,虽然都情窦初开的年纪,但很少有人敢这么快挑破那层窗户纸!

后来元魁把那女孩给带过来让大家见,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

美!纯!润!

虽然说那女孩已经十九岁,但看着就像十六,而且好像永远也不会老似的!

众人心服口服,心说元魁走了桃花运。

马小亮不愧为死党,为了兄弟的爱情,他也豁出去了,给元魁提供了丰厚的经济支持!

元魁也不打工了,一有空就陪着这美女吃饭、逛街!

三个月后,元魁这毛头小子彻底陷进去了,而随着感情升温,有些事情也水到渠成。

可就在马小亮替他俩开好房,连套套都给准备好了,然后出事了!

一个黑道大佬带着一帮人突然来袭,把他俩抓个正行,口口声声说元魁勾引他老婆,把两人给打了一顿,还扬

言要把他给废了!

马小亮看到这黑道大佬的第一眼,就认出他来了!

正是被元魁父亲元啸几年前办进牢狱的一个头头,哪里不明白元魁这是被人家设计了!

仙人跳!

这是出狱后设局报复来着!可元魁犯了浑,紧要关头还死死维护那女孩,被打的鼻青脸肿!马小亮一看事情大了,连忙联系上元啸,把事

情给说了一遍。

元啸谁啊,县神捕局副局长!

可人家一点没偏袒儿子,到现场再次把儿子给揍了一顿,怒骂他不争气,学习学不过人家,修行修不过人家,

谈恋爱都他妈的谈个婊子,现在抢女人又要老子帮忙!

元魁从小到大第一次和父亲动怒,死死维护那女孩,说自己和女孩是真感情,女孩跟着大佬也是是被迫的!

元啸这个气啊,对那黑道大佬说你爱怎么干怎么干后,直接走了!

不管了!

这位大佬也怕了,本来想要借机给元啸点难堪,毕竟是独生子,现在看人家这态度,也知道把人给惹毛了!

可当着那么多小弟的面,可不能丢面子,可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最后,少年元魁提出了一个最爷们、也是最2货的解决办法——约定一个月后单挑!

大佬心中大喜,连忙答应!

元魁虽然嘴上维护这女孩,但神捕局副局长家的孩子,哪里不明白怎么回事,但他就犯了轴,放不下了!

那段时间,可苦了马小亮!女孩偷偷找过元魁,但元魁避而不见,但每次拒绝后,都要喝的酩酊大醉,死去活

来!

可渐渐地,他竟然发现自己喝酒吃肉能促进修行后,开始整天泡在酒里肉里。

一个月后单挑。

元魁喝了十六瓶白酒上场,被打的鼻青脸肿后,竟然突然爆发,趁着对方得意之时,把那大佬给降服了。

事实上,那大佬也不咋地!

有钱后,多少年没正儿八经的修行了,毕竟出来进去的都有保镖,最关键是他也没把元魁这小子放在眼里。

这还不是这场闹剧最精彩的部分!

大佬输了当晚,那女孩再次来找元魁,元魁到底心中放不下,加上事情也了了,也就答应见最后一面!

没想到就是那晚,女孩给元魁下了药,然后献身了!

最绝的是,大佬吩咐她陷害元魁的通话记录等各种证据、还有她掌握的大佬各种犯罪证据,她都暗中收集着,

第二天早上,元魁醒发给来后发现女孩已经飘然离去,但床头上放了一堆文件。

元魁怕大佬加害女孩!

连忙把文件给了父亲元啸后,元啸喜出望外,三天时间就把那位大佬再次办了进去,而且好像这辈子都不容易

出去了!

消息传开后,元魁还留下个深情王子的名号,当然大多数人都叫他胖子!

不过虽然大家都陆陆续续的成双成对,但元魁没再碰过爱情这东西,不知道是受了伤,还是忘不了。

这他妈的才是爱情啊!

这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

秦昊头疼:她们不是铁杆闺蜜么?难道闹矛盾了?

看着对方俏皮的表情,想到她考的不错,秦昊也就原谅了她得调笑,又看向元魁:“元魁,你知道班长为何没

来么?”

元魁慢慢站起身,同样一脸疑惑:“秦哥,我就是班长,我不是在这了么?我们班哪有什么岑雅晴?”

马小亮倚着后桌,胳膊肘也架到后面的桌子上,笑道:“秦老师,我看你该找个女朋友了!血气方刚的,我看

是心火上升,逼坏了!”

“是啊是啊!”

学生们都笑了起来,此时已经考试结束,就像上辈子高考结束一样,大家都放开了。

“高露露!”

马小亮吆喝道:“你平时就是大家的知心姐姐和知心妹妹,秦哥这是单身太久,有些憋坏了,我替大家做主,

安排你给秦哥做些心理治疗,白天秦哥没空,我看哪天晚上你过去!”

高露露脸上一红:“马小亮,你要死啊!”

严晶晶却一脸不满的不满指着马小亮:“马晓亮,你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本姑娘怎么不行了?虽然自问没

露露那样贴心,但一对一辅导,本小姐有十足的把握,能治好秦哥的心理疾病!”

议论纷纷!

秦昊目光扫视众人!

声音杂乱,但没有人提到原来他们最喜爱的班长!没人提到岑雅晴!看了一眼元魁和马小亮,又仔细的看了看

闹成一团的众人,发现大家一脸纯真,没有人在开玩笑!

快速的数了数班里的座位,心中却更加凉了起来:没有一个空座位,虽然大家没有按照原有的位置坐,都是平

时和谁好的几个人坐在一起,或者有暧昧的男男女女坐在一起,但一一对应,确实没有座位空着!

怎么回事!

“你们先聊一会!”秦昊大步出了教室,向厕所走去,点着了一支烟后,这才拿起手机,拨通岑雅晴父亲的电

话:“您好,我是岑雅晴的老师!”

那边传来岑雅晴继父江洪山的声音:“是陈老师啊,谢谢您,没想到雅晴这孩子走了这么多年,您还记着

她!”

……

烦躁的扔掉没抽完的烟,秦昊快步来到教导处,对教导处主任王庆乐说道:“王主任,我查一下资料!”

“你小子这次出风头了啊!”

王庆乐笑道:“真没想到,你真的能把315班带好!考试成绩还真的不错,除了强化班外,就属你们315班成绩

最好!”秦昊客气的应付了几句后,坐到电脑前查看学生的档案,输入岑雅晴三个字后,系统显示查无此人,又检查一

番,发现近十年来,一个姓岑的人都没有!

失踪了!

不对,应该说消失了!

目前看来,她存在过的所有痕迹都不存在了,就好像这个世界从没有这个人一样!怎么可能!一个大活人怎么

可能如此失踪,甚至在所有人脑中留下的记忆都被抹除了!

难道是我记错了?

不可能!

又和王庆乐客气几句后,秦昊离开教导处,想了想还是先回到教室,教室已经乱成一团,男生女生,撕着书,

揉着纸团互相对砸,有些胆子更大的男生女生,已经开始公开眉目传情。

“晚上去聚缘楼!”

秦昊不约束这些事情,压下心中的震惊,说道:“你们完成了我订下的任务,我也完成我的承诺,五点半聚

会,请你们吃份大餐!”

……

离开学校,秦昊快速的向菜市场跑去。

穿越过来三个月,开了两次家长会,秦昊知道她继父江洪山是个小学教师,母亲李桂芬在菜场里卖果蔬。

到了店里,秦昊故意的在李桂芬眼前走了几遍,发现对方丝毫没有认识自己的迹象。买了一堆水果,秦昊趁着

结账的空隙,拿出电话,装作拨通后说道:“岑雅晴,你这个姓山今岑的,姓氏罕见就了不起啊!在聚缘楼等我,

我一会就到,今晚不醉不归!”

留意着李桂芬的表情,发现她竟然一点惊讶都没有!

秦昊心中惊奇:“即便在她的记忆中,岑雅晴只是个幼年就去世的女儿,但同名同姓,也不至于一点反应没有

吧!”

收好找来的零钱,正疑惑重重的准备离开,李桂芬忽然笑道:“你朋友也姓岑啊,这个姓可不多见,我前夫也

姓……”

正说着,她忽然愣住,过了好几秒,这才猛地一拍了拍脑门,一脸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忘了找钱给你

了!”

秦昊眉头一皱:“阿姨,你找过钱给我了!”

“啊!”

李桂芬一愣,接着一脸感激的说道:“看你这模样,应该是学校老师吧,哎,老师的素质就是不一样!要是其

他人啊,巴不得我多找些零钱呢!”

秦昊笑道:“阿姨,你刚刚和我提起什么你前夫?”

“前夫?”

李桂芬再次一愣,接着就笑了起来:“一定是你听错了,哪有什么前夫不前夫的,我丈夫姓江,妥妥的一

婚!”

她记忆在错乱,在消失!

秦昊心中大骇:什么力量,在这短短时间内抹掉了她的记忆!

出了门,秦昊以人口普查的方式再次拨打江洪山的电话。不过,对方连连说打错了,同样已经记不得自己有一

个叫岑雅晴的继女了,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一婚,只有一个亲生的女儿!

……

拎着水果赶往聚缘楼。秦昊心事重重,到了包间放下水果,转身去卫生间。不过路过一个包间门口时,压低嗓子的、熟悉的声音就传

了过来:“大家都他妈的给我听好了,今晚一定要弄死那个小子!”

声音熟悉!

说话之人是市区一个修行培训学校雇佣的招生人,高考之前过来收集学生的资料,被秦昊给料理了。

说是学校,其实就是挂在某个小有名气的修行者下面的培训机构,打着他的旗号,骗取钱财罢了。

上辈子,这种情况多了!

什么武术学校、健身房、考研培训什么的,都是开业前几天请来什么高手露露面、站站台,其实一年半载也过

不来几次。

学校之前也三令五申,警告学生不要把资料透露给他们。

因为一旦透露,他们会经常联系你!

甚至还不厌其烦的骚扰你的家人,修行者有很多类似于魅惑、催眠的能力,即使隔着电话都有效果,虽然不

强,但对付许多毫无修行根基的家长,那真的是一骗一个准。

有的孩子考的差,家长没办法,只能安排孩子去学习。

但孩子到那里,往往呆不上一个月,就只能卷铺盖回家,因为承诺的种种条件都没对线!真的是吃的比猪差,

干的比驴多,还学不到东西!

声音继续传出!

一人说道:“妈的,他不是能打么,我就看看他到底有多能打!”

“不错!”

另一个人压低声音说道:“妈的,有了药,我们能爆发三倍的爆发力,我就不信,那小子还能抗住我们这么多

人,再不济,我他妈的超量服用,大不了回去躺一个月!”

“你的嘴能不能把着点!”

第一个人,也就是被严晶晶扇巴掌的那个人呵斥道:“以后再他妈的说话不注意,别跟我们出来!”

“好好好!”

那人虽然答应,但嘴里还是嘟嘟囔囔。

说道:“也没吸毒贩毒什么的,有什么好怕的,还有那个骚娘们,我查过了,没什么背景,今晚非得办了她,

她不是能么,不是嚣张么,我要看看到了床上是不是还这么嚣张!”急也没有用!

夜里要去岑雅晴家里检查一番,在这之前就好好陪你们玩玩!

听着包厢里传来脚步声,秦昊冷笑一声闪进一个空包间,掏出一个备用手机后,拔掉通讯卡、开了录音模式

后,叫来了一个服务员,耳语几句后,把手机塞到他手里。

服务员虽不知什么情况,但几个月以来,也深知秦昊的人品,借着上茶的机会,把手机放到饭桌底下的架子

上。

放完水,秦昊出门转了一圈,在一个汽车后备箱里翻出一包好几斤重、好似巧克力般的药后,手指轻弹,包裹

立即消失,随后才回到包间,若无其事的和大家开喝起来!

范正军的手艺真是一绝!

红烧排骨、红烧肉、青椒肉丝、京酱肉丝……!

但凡和猪肉有关的菜品,他都给做了一份,有那只三百多斤的猪打底子,这一份份菜都是用小盆端上来的!

好在班上四十来个人,三十多个是男生,正当最能吃的年纪。

而且在元魁的带动下,他们拼的就是谁吃的最多,谁喝的最痛快,谁上厕所的次数最少!仗着年轻有冲劲,这

帮家伙在所谓的正班长元魁的鼓动下,频频向秦昊敬酒。

岑雅晴啊岑雅晴,你丢哪里去了!

秦昊来着不拒!

喝到最后,男生们人均一箱啤酒,向元魁、马小亮之流,每个人都不亚于两箱,而严晶晶别看是个女生,也喝

了十来瓶!

吃了一半,秦昊估摸着大家的状态,虽然都有初步修行的底子,但都差不多了,虽然没到最后的量,但一会还

要干架,虽然自己一人就能迅速结束战斗,但秦昊还是想锻炼锻炼孩子们!

不动真格的,哪能有什么成长!

趁着元魁过来敬酒的时机,秦昊低语道:“一会有场硬仗,你留着点量,我看你和马小亮的组织能力,完事

后,想继续喝的,我们一会找下一场!”

元魁眼睛一亮:“秦哥,是哪个不长眼的?”

“以前招生的那帮人!”

秦昊说道:“不过,每个人的实力应该是之前的两到三倍!”

元魁眉头一皱,就听秦昊说道:“这是我今天布置给你们的题,我看你们如何化解!”

“好!”

元魁砰砰砰的拍着胸脯,说道:“秦哥,包在我身上了!这帮老逼崽子,还真的无法无天了!”说完,在秦昊

疑惑的目光中,他叫来服务员:“把你们这最烈的酒搬三箱过来!”服务员一愣,看着地上空着的一摞摞啤酒箱子,转头看向秦昊,秦昊也不知道元魁这小子怎么打算,不过有自

己在,他并不担心会出什么事情,说道:“听他的!”

“这一箱都是我的!”

在大家震惊的目光中,元魁猛地拧开瓶塞,用一斤装的啤酒杯倒满一杯,仰起脖子就干掉。之后把桌子中央那

盆装的红烧肉端到自己面前:“对不起大家了啊,这道菜归我,今晚我要吃肉,我要喝酒!”

此话一出,所有人表情一愣后,都猛地站了起来!

秦昊心中疑惑:“这他娘的怎么回事?”

马小亮忽然屁颠颠跑了过来,眼睛亮的就好像两个手电筒,充满了兴奋:“老大,今晚有硬仗要打?”

见秦昊表情更加疑惑,马小亮嘿嘿笑道:“老大,你教我们时间短,有的事情你还不知道,魁子这架势,就完

全说明情况了!”

“还有故事?”

“那妥妥的,有血有泪、妥妥的爱恨情仇!”

听马晓亮绘声绘色的叙述,加上严晶晶、高露露等一干损友的添油加醋,秦昊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

元魁现在的外号叫胖子,可三年前可不是这个样子!

三年前,元魁正15岁!

当时他那身材,就是一根竹竿,风大一点,感觉就能被吹飞了,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一阶段,一向不修边

幅的他忽然打扮的花里胡哨的,他老子给的零花钱少,他就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全部用来买衣服了。

最让大家惊讶的是,元魁竟然学会了写情诗!

而让马小亮这个铁杆好友惊掉牙的是,元魁不知什么时候找了个饭店刷盘子的兼职工作!

问他怎么回事,他只说两个字:养家!

马小亮这个惊啊,还以为元魁的老子犯了什么事情,回家一打听,人家哪里犯事了,刚破了几个大案子,混的

风生水起。

在大家的逼问下,元魁终于承认,他恋爱了!

这可把大家给惊的不轻,虽然都情窦初开的年纪,但很少有人敢这么快挑破那层窗户纸!

后来元魁把那女孩给带过来让大家见,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

美!纯!润!

虽然说那女孩已经十九岁,但看着就像十六,而且好像永远也不会老似的!

众人心服口服,心说元魁走了桃花运。

马小亮不愧为死党,为了兄弟的爱情,他也豁出去了,给元魁提供了丰厚的经济支持!

元魁也不打工了,一有空就陪着这美女吃饭、逛街!

三个月后,元魁这毛头小子彻底陷进去了,而随着感情升温,有些事情也水到渠成。

可就在马小亮替他俩开好房,连套套都给准备好了,然后出事了!

一个黑道大佬带着一帮人突然来袭,把他俩抓个正行,口口声声说元魁勾引他老婆,把两人给打了一顿,还扬

言要把他给废了!

马小亮看到这黑道大佬的第一眼,就认出他来了!

正是被元魁父亲元啸几年前办进牢狱的一个头头,哪里不明白元魁这是被人家设计了!

仙人跳!

这是出狱后设局报复来着!可元魁犯了浑,紧要关头还死死维护那女孩,被打的鼻青脸肿!马小亮一看事情大了,连忙联系上元啸,把事

情给说了一遍。

元啸谁啊,县神捕局副局长!

可人家一点没偏袒儿子,到现场再次把儿子给揍了一顿,怒骂他不争气,学习学不过人家,修行修不过人家,

谈恋爱都他妈的谈个婊子,现在抢女人又要老子帮忙!

元魁从小到大第一次和父亲动怒,死死维护那女孩,说自己和女孩是真感情,女孩跟着大佬也是是被迫的!

元啸这个气啊,对那黑道大佬说你爱怎么干怎么干后,直接走了!

不管了!

这位大佬也怕了,本来想要借机给元啸点难堪,毕竟是独生子,现在看人家这态度,也知道把人给惹毛了!

可当着那么多小弟的面,可不能丢面子,可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最后,少年元魁提出了一个最爷们、也是最2货的解决办法——约定一个月后单挑!

大佬心中大喜,连忙答应!

元魁虽然嘴上维护这女孩,但神捕局副局长家的孩子,哪里不明白怎么回事,但他就犯了轴,放不下了!

那段时间,可苦了马小亮!女孩偷偷找过元魁,但元魁避而不见,但每次拒绝后,都要喝的酩酊大醉,死去活

来!

可渐渐地,他竟然发现自己喝酒吃肉能促进修行后,开始整天泡在酒里肉里。

一个月后单挑。

元魁喝了十六瓶白酒上场,被打的鼻青脸肿后,竟然突然爆发,趁着对方得意之时,把那大佬给降服了。

事实上,那大佬也不咋地!

有钱后,多少地方年没正儿八经的修行了,毕竟出来进去的都有保镖,最关键是他也没把元魁这小子放在眼里。

这还不是这场闹剧最精彩的部分!

大佬输了当晚,那女孩再次来找元魁,元魁到底心中放不下,加上事情也了了,也就答应见最后一面!

没想到就是那晚,女孩给元魁下了药,然后献身了!

最绝的是,大佬吩咐她陷害元魁的通话记录等各种证据、还有她掌握的大佬各种犯罪证据,她都暗中收集着,

第二天早上,元魁醒来后发现女孩已经飘然离去,但床头上放了一堆文件。

元魁怕大佬加害女孩!

连忙把文件给了父亲元啸后,元啸喜出望外,三天时间就把那位大佬再次办了进去,而且好像这辈子都不容易

出去了!

消息传开后,元魁还留下个深情王子的名号,当然大多数人都叫他胖子!

不过虽然大家都陆陆续续的成双成对,但元魁没再碰过爱情这东西,不知道是受了伤,还是忘不了。

这他妈的才是爱情啊!

这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

秦昊头疼:她们不是铁杆闺蜜么?难道闹矛盾了?

看着对方俏皮的表情,想到她考的不错,秦昊也就原谅了她得调笑,又看向元魁:“元魁,你知道班长为何没

来么?”

元魁慢慢站起身,同样一脸疑惑:“秦哥,我就是班长,我不是在这了么?我们班哪有什么岑雅晴?”

马小亮倚着后桌,胳膊肘也架到后面的桌子上,笑道:“秦老师,我看你该找个女朋友了!血气方刚的,我看

是心火上升,逼坏了!”

“是啊是啊!”

学生们都笑了起来,此时已经考试结束,就像上辈子高考结束一样,大家都放开了。

“高露露!”

马小亮吆喝道:“你平时就是大家的知心姐姐和知心妹妹,秦哥这是单身太久,有些憋坏了,我替大家做主,

安排你给秦哥做些心理治疗,白天秦哥没空,我看哪天晚上你过去!”

高露露脸上一红:“马小亮,你要死啊!”

严晶晶却一脸不满的不满指着马小亮:“马晓亮,你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本姑娘怎么不行了?虽然自问没

露露那样贴心,但一对一辅导,本小姐有十足的把握,能治好秦哥的心理疾病!”

议论纷纷!

秦昊目光扫视众人!

声音杂乱,但没有人提到原来他们最喜爱的班长!没人提到岑雅晴!看了一眼元魁和马小亮,又仔细的看了看

闹成一团的众人,发现大家一脸纯真,没有人在开玩笑!

快速的数了数班里的座位,心中却更加凉了起来:没有一个空座位,虽然大家没有按照原有的位置坐,都是平

时和谁好的几个人坐在一起,或者有暧昧的男男女女坐在一起,但一一对应,确实没有座位空着!

怎么回事!

“你们先聊一会!”秦昊大步出了教室,向厕所走去,点着了一支烟后,这才拿起手机,拨通岑雅晴父亲的电

话:“您好,我是岑雅晴的老师!”

那边传来岑雅晴继父江洪山的声音:“是陈老师啊,谢谢您,没想到雅晴这孩子走了这么多年,您还记着

她!”

……

烦躁的扔掉没抽完的烟,秦昊快步来到教导处,对教导处主任王庆乐说道:“王主任,我查一下资料!”

“你小子这次出风头了啊!”

王庆乐笑道:“真没想到,你真的能把315班带好!考试成绩还真的不错,除了强化班外,就属你们315班成绩

最好!”秦昊客气的应付了几句后,坐到电脑前查看学生的档案,输入岑雅晴三个字后,系统显示查无此人,又检查一

番,发现近十年来,一个姓岑的人都没有!

失踪了!

不对,应该说消失了!

目前看来,她存在过的所有痕迹都不存在了,就好像这个世界从没有这个人一样!怎么可能!一个大活人怎么

可能如此失踪,甚至在所有人脑中留下的记忆都被抹除了!

难道是我记错了?

不可能!

又和王庆乐客气几句后,秦昊离开教导处,想了想还是先回到教室,教室已经乱成一团,男生女生,撕着书,

揉着纸团互相对砸,有些胆子更大的男生女生,已经开始公开眉目传情。

“晚上去聚缘楼!”

秦昊不约束这些事情,压下心中的震惊,说道:“你们完成了我订下的任务,我也完成我的承诺,五点半聚

会,请你们吃份大餐!”

……

离开学校,秦昊快速的向菜市场跑去。

穿越过来三个月,开了两次家长会,秦昊知道她继父江洪山是个小学教师,母亲李桂芬在菜场里卖果蔬。

到了店里,秦昊故意的在李桂芬眼前走了几遍,发现对方丝毫没有认识自己的迹象。买了一堆水果,秦昊趁着

结账的空隙,拿出电话,装作拨通后说道:“岑雅晴,你这个姓山今岑的,姓氏罕见就了不起啊!在聚缘楼等我,

我一会就到,今晚不醉不归!”

留意着李桂芬的表情,发现她竟然一点惊讶都没有!

秦昊心中惊奇:“即便在她的记忆中,岑雅晴只是个幼年就去世的女儿,但同名同姓,也不至于一点反应没有

吧!”

收好找来的零钱,正疑惑重重的准备离开,李桂芬忽然笑道:“你朋友也姓岑啊,这个姓可不多见,我前夫也

姓……”

正说着,她忽然愣住,过了好几秒,这才猛地一拍了拍脑门,一脸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忘了找钱给你

了!”

秦昊眉头一皱:“阿姨,你找过钱给我了!”

“啊!”

李桂芬一愣,接着一脸感激的说道:“看你这模样,应该是学校老师吧,哎,老师的素质就是不一样!要是其

他人啊,巴不得我多找些零钱呢!”

秦昊笑道:“阿姨,你刚刚和我提起什么你前夫?”

“前夫?”

李桂芬再次一愣,接着就笑了起来:“一定是你听错了,哪有什么前夫不前夫的,我丈夫姓江,妥妥的一

婚!”

她记忆在错乱,在消失!

秦昊心中大骇:什么力量,在这短短时间内抹掉了她的记忆!

出了门,秦昊以人口普查的方式再次拨打江洪山的电话。不过,对方连连说打错了,同样已经记不得自己有一

个叫岑雅晴的继女了,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一婚,只有一个亲生的女儿!

……

拎着水果赶往聚缘楼。秦昊心事重重,到了包间放下水果,转身去卫生间。不过路过一个包间门口时,压低嗓子的、熟悉的声音就传

了过来:“大家都他妈的给我听好了,今晚一定要弄死那个小子!”

声音熟悉!

说话之人是市区一个修行培训学校雇佣的招生人,高考之前过来收集学生的资料,被秦昊给料理了。

说是学校,其实就是挂在某个小有名气的修行者下面的培训机构,打着他的旗号,骗取钱财罢了。

上辈子,这种情况多了!

什么武术学校、健身房、考研培训什么的,都是开业前几天请来什么高手露露面、站站台,其实一年半载也过

不来几次。

学校之前也三令五申,警告学生不要把资料透露给他们。

因为一旦透露,他们会经常联系你!

甚至还不厌其烦的骚扰你的家人,修行者有很多类似于魅惑、催眠的能力,即使隔着电话都有效果,虽然不

强,但对付许多毫无修行根基的家长,那真的是一骗一个准。

有的孩子考的差,家长没办法,只能安排孩子去学习。

但孩子到那里,往往呆不上一个月,就只能卷铺盖回家,因为承诺的种种条件都没对线!真的是吃的比猪差,

干的比驴多,还学不到东西!

声音继续传出!

一人说道:“妈的,他不是能打么,我就看看他到底有多能打!”

“不错!”

另一个人压低声音说道:“妈的,有了药,我们能爆发三倍的爆发力,我就不信,那小子还能抗住我们这么多

人,再不济,我他妈的超量服用,大不了回去躺一个月!”

“你的嘴能不能把着点!”

第一个人,也就是被严晶晶扇巴掌的那个人呵斥道:“以后再他妈的说话不注意,别跟我们出来!”

“好好好!”

那人虽然答应,但嘴里还是嘟嘟囔囔。

说道:“也没吸毒贩毒什么的,有什么好怕的,还有那个骚娘们,我查过了,没什么背景,今晚非得办了她,

她不是能么,不是嚣张么,我要看看到了床上是不是还这么嚣张!”急也没有用!

夜里要去岑雅晴家里检查一番,在这之前就好好陪你们玩玩!

听着包厢里传来脚步声,秦昊冷笑一声闪进一个空包间,掏出一个备用手机后,拔掉通讯卡、开了录音模式

后,叫来了一个服务员,耳语几句后,把手机塞到他手里。

服务员虽不知什么情况,但几个月以来,也深知秦昊的人品,借着上茶的机会,把手机放到饭桌底下的架子

上。

放完水,秦昊出门转了一圈,在一个汽车后备箱里翻出一包好几斤重、好似巧克力般的药后,手指轻弹,包裹

立即消失,随后才回到包间,若无其事的和大家开喝起来!

范正军的手艺真是一绝!

红烧排骨、红烧肉、青椒肉丝、京酱肉丝……!

但凡和猪肉有关的菜品,他都给做了一份,有那只三百多斤的猪打底子,这一份份菜都是用小盆端上来的!

好在班上四十来个人,三十多个是男生,正当最能吃的年纪。

而且在元魁的带动下,他们拼的就是谁吃的最多,谁喝的最痛快,谁上厕所的次数最少!仗着年轻有冲劲,这

帮家伙在所谓的正班长元魁的鼓动下,频频向秦昊敬酒。

岑雅晴啊岑雅晴,你丢哪里去了!

秦昊来着不拒!

喝到最后,男生们人均一箱啤酒,向元魁、马小亮之流,每个人都不亚于两箱,而严晶晶别看是个女生,也喝

了十来瓶!

吃了一半,秦昊估摸着大家的状态,虽然都有初步修行的底子,但都差不多了,虽然没到最后的量,但一会还

要干架,虽然自己一人就能迅速结束战斗,但秦昊还是想锻炼锻炼孩子们!

不动真格的,哪能有什么成长!

趁着元魁过来敬酒的时机,秦昊低语道:“一会有场硬仗,你留着点量,我看你和马小亮的组织能力,完事

后,想继续喝的,我们一会找下一场!”

元魁眼睛一亮:“秦哥,是哪个不长眼的?”

“以前招生的那帮人!”

秦昊说道:“不过,每个人的实力应该是之前的两到三倍!”

元魁眉头一皱,就听秦昊说道:“这是我今天布置给你们的题,我看你们如何化解!”

“好!”

元魁砰砰砰的拍着胸脯,说道:“秦哥,包在我身上了!这帮老逼崽子,还真的无法无天了!”说完,在秦昊

疑惑的目光中,他叫来服务员:“把你们这最烈的酒搬三箱过来!”服务员一愣,看着地上空着的一摞摞啤酒箱子,转头看向秦昊,秦昊也不知道元魁这小子怎么打算,不过有自

己在,他并不担心会出什么事情,说道:“听他的!”

“这一箱都是我的!”

在大家震惊的目光中,元魁猛地拧开瓶塞,用一斤装的啤酒杯倒满一杯,仰起脖子就干掉。之后把桌子中央那

盆装的红烧肉端到自己面前:“对不起大家了啊,这道菜归我,今晚我要吃肉,我要喝酒!”

此话一出,所有人表情一愣后,都猛地站了起来!

秦昊心中疑惑:“这他娘的怎么回事?”

马小亮忽然屁颠颠跑了过来,眼睛亮的就好像两个手电筒,充满了兴奋:“老大,今晚有硬仗要打?”

见秦昊表情更加疑惑,马小亮嘿嘿笑道:“老大,你教我们时间短,有的事情你还不知道,魁子这架势,就完

全说明情况了!”

“还有故事?”

“那妥妥的,有血有泪、妥妥的爱恨情仇!”

听马晓亮绘声绘色的叙述,加上严晶晶、高露露等一干更好损友的添油加醋,秦昊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

元魁现在的外号叫胖子,可三年前可不是这个样子!

三年前,元魁正15岁!

当时他那身材,就是一根竹竿,风大一点,感觉就能被吹飞了,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一阶段,一向不修边

幅的他忽然打扮的花里胡哨的,他老子给的零花钱少,他就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全部用来买衣服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异世界的克苏鲁异世界的克苏鲁二条咸鱼|玄幻无人可以读懂的古文,引起了穿越者霍华德的注意。 “咦?这些好像是地球上的文字。” 本书只是业余之作,欢迎了解克苏鲁神话或是对克苏鲁神话感兴趣的朋友。 另外,因为克苏鲁神话是由多个作者完善的神话体系,有不同的设定纯属正常。 工作太忙已弃坑,有收藏的十五位朋友请取消关注吧
  • 蜀心蜀心妄询|玄幻“不念过去,不望未来,只求当前,我觉得只要尽全力去做好现在,就会有个值得怀念的过去,就会有个值得期望的未来。”余良想了想说道。类似的话他记得在他十岁的时候,就和老余说过了。
  • 沧海牧云录沧海牧云录万里牧云|玄幻一场春秋大梦,一句生死离别。待几多春秋之后,回首江山。只见那积尸草木腥,血流川原丹。饿殍伏于野,千里无鸡鸣。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吾,生逢乱世,必当开万世之太平!吾,神源太古,必完成生灵之执念!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 神弈天地神弈天地扑火狂蛾|玄幻天地存在意识?万千世界,未见天地之意!有的,仅是独一无二之神。神之无敌,何其寂寥,百无聊赖,以天地为盘,以万物为子,指点之间,定人生死。少年穷,志不穷,奈何天地莫名变,斗魑魅,戏魍魉,且看小子如何辗转,乃敢俯仰天地,执子对弈……书友群:578161850
  • 战道天图战道天图矮七辣椒|玄幻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是被棺材撞死的!~~~~~~木雨如是说。 一座不可思议的天棺,一门来历不明的功法,铸就一张旷古绝今的战图,尘封久远的秘辛,也如画卷般,慢慢展开......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废材,要上演一出逆袭的精彩,所以精谋细划、拼死拼活地抢资源、提资质、强实力;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矮穷矬,一心追求高质量的生活,奈何修炼是个无底洞,养自己太难! 直到走出这个世界,他才发现原来自己错了,错得离谱,因为他不仅是个奇才,还是个高富帅......
  • 风幻离世风幻离世为熹森cut|玄幻白倾风与苏凌幻分别是太絗煞星,人间真凤,各自有着自己惊人的故事和自己不同的使命。他们历经三世三劫,最终以聚魂珠各自消去记忆,回到以前那种平淡的日子,也在不断的续写着三生三世的友情的故事
  • 极武神域极武神域小小温柔|玄幻“极武神域,乃是武神的大道本源——武神之心演化,只要你获取足够的‘元力’,就可以交给极武神域帮你具现一切的与‘武’有关的东西,包括武神的部分传承,无穷无尽的武经秘典、神兵利器,以及具化武道宗师来教导你!当然,‘元力’并非只此一项用处,更改空间之内时间流速,断肢重生、疗伤救命等等,只要有元力,极武神域都可以为你做到……”——当一个心中战火不息的异界来客,得到了这样一个传承,会发生多少波澜壮阔的故事呢?
  • 一剑霜寒破九州一剑霜寒破九州陌上灵狐|玄幻如果可以重来,我宁千夙还会选这把剑…… 断剑重铸之日,剑神归来之时。
  • 废神的成长法则废神的成长法则如梦似幻咸鱼|玄幻从一个职场废柴当了神,要学会怎么管理这个魔武世界! 到底是废柴变为废神的过度? 还是毫无人性的成神之路?
  • 庶女重生之脱胎换骨庶女重生之脱胎换骨水沐寒君|玄幻她是叱咤一方的鬼医素手,却在一次意外中离奇死亡,醒来后发现穿越到了一个集万千宠溺于一身却不思进取,胡作非为的大小姐身上,唯一的有点则是有爱心,缺点则是极其不安分!然而又发现这大小姐空有一身天赋却不修炼,成天专搞破坏,人们对她是又喜有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