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无标题章节

天庭,月老司,一个红衣仙子正两手叉着腰,一脚踩在小月老办公的桌子上。

“不可能!你这个老头怎么能随便牵线呢!还有没有职业道德?!”

“小仙万万不敢篡改天命啊!如若不信,您可以去看那三生石!”月老已经白胡子花花,他在这月老司干了有几万年,一直是兢兢业业,从未私自篡改过红线!

他都如此态度了,可眼前这个红衣仙子却仍不买账,她冷哼一声:“好啊,那我倒要去看看,那三生石若是敢欺我,我就砸了那破石头!”

“不可!万万不可!”

月老吓得胡子都竖起来了,可他怎么拦得住,只能跟着后面看她闯进了内阁。

看到了三生石,仙子才终于放慢了脚步,她回首,问:“老头,怎么验?”

“这……冉瑶仙子!这三生石断不能毁啊!仙子!”

月老就差没跪下了。

冉瑶没理他,她看着眼前这块平平无奇的大石头,犹豫了下,把手掌贴了上去。

石头立马就有了反应。

只见缕缕地金色光芒从她手掌和石头的贴合处溢出。冉瑶把手拿开,那金光闪耀了一会儿,灭了,留下俩字——

敖故。

冉瑶几乎是立刻!没有半点犹豫!

“砰!”

……

“帝君呐!您可得为小仙主持公道啊!那三生石可是我月老司最值钱的宝贝啊!这冉瑶仙子说砸就给砸了啊!呜呜呜呜呜……”

月老捶胸顿足,痛心疾首,颤巍巍的手指指着跪在他旁边的冉瑶,接着控诉道:“帝君!就算她是你的女儿也不能姑息!小仙不讨个公道是不会走的!”

冉瑶在一边听得都有些不耐烦了,她白了一眼,道:“不就是沧海桑田的一块石头吗?我赔你两块,一边竖一块,这还不行吗?”

“不行!我那块陪着我都有感情了!”

“……”

这时,从始至终闭口不言的帝君终于说话了。

“冉瑶,你这次是太过胡闹了!”

冉瑶仰着一张漂亮脸蛋:“父帝!这老头把我和那敖故的红线连在了一起!敖故这厮欺男霸女、作恶多端,我和那破蛇向来不对付,而且他长得随他父亲——一言难尽。我不后悔砍断这段姻缘,父帝要罚便罚吧。”

嘶……

话惊四座,围观的仙人皆是佩服这冉瑶公主,众目睽睽下竟然敢如此对东海出言不逊!

“放肆!”

帝君拍案而起,整个仙宫都震了震。

“本座真是把你惯的无法无天了!红线既然将你俩牵在一起,便是天命,又何轮到你来指手画脚!”

冉瑶不服:“那便是天不长眼!”

“你!”

帝君觉得脑壳痛,他疲惫开口:“你目无纲纪,嚣张跋扈,都怪本座太过宠溺,让你无法无天了!”

“你斩断三生石、剪断红线、撕毁姻缘簿在先,抹黑东海诋毁天意在后,你说说本座要如何罚你?!”

“随便。”

冉瑶挺直了脊背,不见半点悔过之心。

帝君叹了口气,他广袖一挥,开口说:“那便贬去你的仙职,即刻发落至凡界,若非召见不得回宫,你可有异议?”

冉瑶:“儿臣听候父帝发落。”

此时月老终于心满意足,笑出了一口大白牙,他叩礼:“谢帝君!帝君英明!”

大魔王要走,围观的仙官、仙子们也纷纷喜出望外,躬身行礼,齐齐喊道:“帝君英明!”

……

“嘶~”

疼疼疼疼疼疼疼!!!

冉瑶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像是摔碎了,她疼得龇牙咧嘴,差点就成了仙界有史以来第一个摔死的神仙。

“要让我知道是谁把我推下来的,等我回去了可要好好收拾他一番不可!”

冉瑶艰难爬起来,揉揉摔成八瓣的屁股,观望四周。

这是座破庙?

手指抹了一把贡台上厚厚的层灰,浓郁的霉味和遍布的蜘蛛网,应该是很久没人来过了。

窗户和门都给封死了,冉瑶摩挲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她跺跺脚。

“土地?”

屋内的灰尘顿时扬起来,小旋风一样消散,变出了一个身材矮小,提着镐头,穿着大裤衩和背心的老头。

“嗯?怎么是个仙女?”

土地把镐头收进灵袋,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冉瑶,疑问道:“小仙窥探到仙子的灵力不凡,想来应该是个大仙,怎么会落到我这座破庙里?”

“小人所害,可别提了。”冉瑶问他:“那我接下来是个什么流程?”

“简单,在我这登记一下就行了。”土地在灵袋里翻了半天,掏出了个本子和笔。

“都是基本信息,您填完了给我就行哈哈……”

冉瑶快速填好,落款还摁了个手印:“好了。”

土地确认过信息无误后,又交给了冉瑶一个袋子。

里面装的有一部装好卡的手机、几张百元纸币、一张身份证……

“这是干什么的?”冉瑶拿起手环,手环自动就扣上了她的手腕。

“这个啊相当于个定位器,就是您不能对凡人擅用仙术,也不能以现在这种本体的形式出现在凡人面前,再或者是利用仙术满足私欲等一切违反规定的行为。轻则被督察长请去喝茶,重则遭雷劈!”

“别扣!”土地连忙按住冉瑶扣手环的手,神秘兮兮道:“手环一旦脱落,后果惨烈!相当!惨烈!”

从破庙里出来,冉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不同寻常的装扮,随手捏了个换装术,原本的一身白纱仙襦裙怦然就变成了现代人的常见装束——

牛仔裤白衬衫运动鞋,一头秀发则拿一根飘带绑起,原本顾盼生姿、另众仙艳羡的面容也按照规定,用法术做了掩饰。看上去也就是个十七八岁、长得还怪清秀好看的一姑娘。

冉瑶仰天对着不熟悉的蓝色天空,叹了口气,事到如今,走一步看一步吧。

这时,土地开来了自己的拖拉机,轰隆轰隆轰隆……

“快上来,我带你进城找工作!”

于是冉瑶坐着拖拉机,一路颠簸着来到了城里。

城里果然繁华多了,人也多,轰轰烈烈的拖拉机也是相当显眼。土地把冉瑶驮到路边的一个工作介绍所下,门很窄,还贴满了小广告。

跟着土地后面进去,发现不仅门小,里面更小。

“你这灯怎么也不开?”土地嫌弃地把拦道的纸盒踢到一边。

“生活不易啊,电费都要交不起了……”

坐在里面的是个身材“圆润”的大叔,冉瑶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窄小的门,很好奇他平日里要如何出去。

“我这不是来给你介绍生意了吗!”土地把冉瑶推到前面,推销道:“今天新来的,是个大仙,你看能不能给分配个好工作。”

那大叔拼命点头,一个劲地夸:“可以!太可以了!长这么好看,工作那还不好找?!”

他从抽屉里拿出来厚厚一堆名片,“找到了!这个,你看看,就是有点远。”

冉瑶手拿过名片,疑惑:“练习生?”

“就是唱唱歌跳跳舞,面试不会也没关系,你这气质和身材,不怕不要你。”那人解释道。

“你想做不?”

冉瑶看了一眼土地:“不会遭雷劈的话都行。”

“不会不会不会!正经工作怎么会招雷劈呢?”那人高兴地肥肉都堆在脸上,莫名喜感。

冉瑶点头答应了,低头看了一眼名片,上面交代的地址:“东航路25号平海大厦。”

……

上一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阿司匹林不孤独阿司匹林不孤独青山应如是m|现言你理想中的家是什么样子?超大的沙发,不用很高级,但要很软,整个人可以深陷里面,厨房里的砂锅咕嘟咕嘟作响,里面的鸡汤滋滋地飘出来香气,抵御着北方冬天的干冷,看着窗外四周的万家灯火,偶尔还是会有种孤单的感觉,突然“咔哒”一声门开了,你带着一身冷气进来笑着说:“我回来了。”跑过去抱住你,就像抱住了整个世界。
  • 一晚凉夏一晚凉夏扬子韵|现言李响,一个盲女孩,父母没有给她一个光亮的世界,曾经,她也堕落过,也曾迷失过,但是,他的出现,似乎改变了她的未来,她似乎找到了自己的价值,他带她去游历,去山区支教,他就是她的眼睛,她的世界,就算人生,没有凉夏,也有暖冬。
  • 沉睡公主:坚强的天使沉睡公主:坚强的天使眼瞳丶你总是徘徊在外|现言“你是时候该醒来了……”伴随着男人清脆的声音,慕妍琦缓缓睁开眸子,迷茫僵硬的苏醒沉睡已久的四肢,眼神无神而冷漠。金碧辉煌的宴会厅,她踩着玫瑰轻蔑笑着强势回归,不带感情的书写出自己的神话!她是最神秘的存在,存在于,慕家背后最强大的力量!
  • 等待戈多舍与得等待戈多舍与得刘起灵|现言爱情是非理智的,爱情又是抽象的,美好的,只有去感知,去行动,终究会有爱降临。书中虚拟的几个人物个性鲜明,敢爱敢恨,曲折离奇,生活就是多一点心灵和精神的寄托,才会丰富多彩!戈多是谁,我也不想知道,不过多点正能量,管他是谁,就是你的得到的?
  • 愿我来生不再爱你愿我来生不再爱你墨言一|现言从高空坠落的瞬间,她的目光从今天望到过去,一生皆是幻想、无知和可怕的偶然。那个送了自己最后一程的人呐,她曾爱他如生命。
  • 触极触极雏桃六|现言你是我在混沌中遥不可及的光芒,你是我此生想要追寻的理想。如果两极将我们残忍地分化,没关系,请你等等我。我会一点点将你拥入怀中。
  • 重生之总裁夫人又皮了重生之总裁夫人又皮了程九爷|现言她,死而复生,前世,他把她娶回家,她却一次又一次的践踏他的底线,还深爱着渣男,被闺蜜欺骗,被渣男推下悬崖,她不甘心。 第二世,她手撕渣男,绿茶,抱紧老公的大腿 某秘书“:总裁,夫人把那个男人打了” 某总裁“:多给她加派点人手” “:总裁,夫人来给你送餐了” 嗖~人呢
  • 帝国婚宠:总统,我们不熟帝国婚宠:总统,我们不熟艺一一|现言一纸契约婚姻,宫千穗成为了那个神秘男人的妻子。说好了做彼此的天使,互相不干涉,可她却不小心睡了他。他无赖的要她负责,要不就付他巨额违约金。负责?要怎么负责?当然是肉偿……原以为是灰姑娘遇上王子的童话故事,他却变成了万人之上的总统。再次见面,她说:总统大人,我们不熟。
  • 雨后那一弯彩虹雨后那一弯彩虹凡尘泡泡|现言从公主到灰姑娘,杨紫辰的生活是天堂与地狱的交汇。没有哀怨而是选择承受,努力为自己和弟弟撑出一片天空。性格温良的王文翰,默默守护在杨紫辰身边的王文翰能否赢得所爱女孩的心。陈昊天,从小生活优越的富家公子在遇到坚强女孩杨紫辰后是否会改变。敬请关注《雨后那一弯彩虹》
  • 一见倾心二见倾情一见倾心二见倾情陆熠心|现言上辈子在我最绝望的时候,他出现了,他就像一束光照亮我黑暗的人生,我忙忙碌碌的寻了他一生,终究没有相遇……在她死后轮回到了他们相遇的地点,她拼命的去追逐……最终他们是否能再次相遇呢?她:他是我的人,只有我才有资格说他只有我能宠他……他:她是我的命!(这是甜文!超甜文!超撩!俺第一次写作,有什么写的不好的请大家多多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