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第一次欺骗(2)

“谁?”

正当李昊要进一步解释自己的计划时,不远处的声响打断了他,宋瑶做了一个只有二人才懂得的手势,便慢慢向另一边走去。

李昊又喊了一声“谁在那?”。

“是我”,温柔而又熟悉的声音在李昊左前方响起,李昊顿时卸去积攒在掌心的气力,换上一副温和语气说道“你怎么来了?”。

“你还问我,这时候你在这做什么,我还不是夜里太热,睡不着,去找你,见你不在,就到处找你”,清川斜靠在李昊身后的大树缓缓说道,“你怎么出来了?”

见并不是发觉自己的事情,李昊心中略微松了口气,但依然不敢完全相信,便接着她的话说“我也是觉得屋里太热,出来透透气”,说话的时候始终注视着宋瑶离去的方向。

“他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清川在心中暗暗思索,“难道他和我一样?”想到这里清川兀自笑了起来,她望向李昊的脸庞,这是她第二十七次仔细观察他的面貌,但却是第一次如此接近他。

李昊注意到清川的目光,便问道“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啊,没,没什么”清川局促不安,捏着自己的衣袖说道。

“那我们回去吧,挺晚的了”李昊转身向着自己的小草屋走去,身后跟着小心谨慎的清川。

不远处猫在草丛中的宋瑶,摇了摇头,心说“可怜啊”。

...........

“清川不好了,匹播城出事了”孙榆上气不接下气说道。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九霄之凤凰凌天九霄之凤凰凌天独孤泠鸢|古言他是东瀛王爷,冷酷无情,手段狠毒,残忍冷血,无欲无求。 一次偶然,她救了他,他对她一见倾心,从此他对她温柔以待,性命相负。 她医毒双绝,倾国倾城,绝世锋芒,唯独对他避之不及,拒之心外,但又深陷其中。 …… 前世的遗憾,今生偿还,不料一世情缘,掀起了一场天魔大战……
  • 帝后所思帝后所思川典|古言这是一本男主慢慢捂热女主,最后抱得美人归生崽子的故事,本人只写甜文,简介无能,还是看文吧。
  • 言君言君空腾|古言曲折一生,流离失所,英雄气短,侠士无情。君等为我,命归九天,只叹情定,无缘与共。送君一曲,天外追忆,硬尸白骨,轻手送行。红魁塞外,皆有我名,叹之无悔,只恨无君。
  • 桃花三千尽之妖煞桃花三千尽之妖煞枫葉.CS|古言不问前世因,只为今生果,三千桃花尽处,她的一颦一笑,竟是让他思了千年,念旧了岁月,千年之后,再相遇,是相负?还是相知?温文尔雅如他,冷情绝色如她,在桃花落尽时,又该如何落笔书写他们自己的结局?
  • 闻妖斋闻妖斋林阿绿|古言······她曾为伴他左右,甘愿割舍一切,只是那时,他不懂她·······后来······他为寻回她,踏遍万里长路,而这时,她却也······不识他了···············这一场情,终究·······还是无果········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我的恋爱闹夫君我的恋爱闹夫君樱桃猫头|古言白寅国的七公主沈小肆因为脸上布满疤痕,面貌丑陋而自小不受宠爱,后因二公主沈诺诺陷害,阴差阳错嫁给了传闻中白寅国第一丑男子的丞相之子北顾辰,在长久的相处中,两人日久生情,最后沈小肆在北顾辰以及朋友们的帮助下登上了国主之位……
  • 美色倾国:将军请上榻美色倾国:将军请上榻鱼二黛黛|古言她是云盛最尊贵的嫡长公主,容貌艳艳心有所属。他是云盛手握重权的大将军,惊才绝艳心怀鬼胎。一场权益的衡量,一次筹码的交换,一旨赐婚让他们命运交替爱恨交缠。她对他的恨从不掩饰,他对她的爱却深入骨髓。她说:“白奕,本宫绝不会让这个孩子活着来到这个世上。”他笑:“由不得你。”繁花三千,乱世惊蛰,栽赃陷害,机关算尽,她终是弃他而去。他给她最深的情,却也给了她最狠的痛。扬花三月,恰逢盛世,相思蚀骨,满目苍凉,妻可缓缓归矣?
  • 残王邪妃残王邪妃季溪北|古言传说中的三王爷双腿残疾,面若恶鬼,整个人弱不禁风,却又听闻三王爷性格十分残暴。 百里奚什么都不相信,她只相信自己的感觉和自己的眼睛。 所谓一眼万年,大概就是百里奚遇见祁寒夜的那一眼吧。
  • 帝宠皇夫:温柔皇叔请上榻帝宠皇夫:温柔皇叔请上榻殷九卿|古言当你知道我对你的爱变得畸形的时候,你是否还会允许我在你心里生根发芽?“沧澜离兮!我是你皇叔!”沧澜云墨对眼前的男人吼道。“朕知道,不用墨儿提醒。”男人死皮赖脸地搂着沧澜云墨的腰,去往榻上。“皇叔,请上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