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5章 我和我同桌要回家

时清也明显看见了他们,往这边走了过来。

程池挑了挑眉,倒挺惊讶。

任白手指尖动了动,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着他往自己手上看了一眼,才走过来的。

“你是程池同桌?”

没等她开口,他自我介绍了下:“我叫时清。”

任白扯了扯唇:“你好你好!”

还没说完就被程池一把拉到身后,他挑眉,眼角微勾,带着几分挑衅:“我他妈人还在这儿呢,看不到?”

末了还补充了句:“眼睛不好使就去看医院看看,别到这碍眼。”

时清看了眼程池,话不多:“有病。”

任白听着心里就不舒服了,站了出来,鼓着腮帮子,声音有些气:“你怎么还骂人哪!”

说着去拉程池:“我们走!”

时清:“……”

是他先骂人的吗?

程池忍住想要捏她脸的冲动,勾着唇,含着笑,拉住了任白。

看在他心情还不错的份上,说了句:“有事快说,我和我同桌要回家。”

时清瞥了他眼,指着任白手上的钢笔,声音清冷:“开个价。”

任白一愣,望着自己手上的银色钢笔,原来真是看中了钢笔啊!

她抿了抿唇,没开口。

这可是仙女姐姐送的,她才不要给他!

程池也看了过来,挑了挑眉。

他记得她没买这支笔,想起方才他小同桌在耳边唠叨的什么女的,他勾了勾唇。

莫不是这么巧?

这怂逼暗恋了几年的女的,被他小同桌遇上了,还送了支钢笔给她?

时清见她没回应,有些急了,“你想要什么作为交换,都可以!”

还没等任白说话,程池轻笑了声:“我同桌想要的东西不用交换,我可以给她。”

时清明显皱眉,多了几分不耐,但又不能硬抢。

程池看了他一眼,轻嗤了声。

转身喊了任白一声:“一一。”

“嗯?”

任白看向他,满眼都是程池,她真的,好喜欢程池这么喊她。

程池揉了揉她的发顶,声音都柔了几分:“为什么不愿给他?”

任白撇了撇唇,脱口而出:“他上次打你,刚刚还骂你,他太过分了,不想给他!”

程池咬唇笑了出来,嘴角压也压不住,心里跟罐了蜜一样甜。

他抬眼向时清挑了挑眉,带着几分炫耀。

时清脸色铁青。

他手有点痒。

就见着程池低头跟他一天不炫心里就不爽的同桌说了几句话。

然后她就伸手给了他。

“呐,给你。”

时清接了过去,眼睛不离那只钢笔,然后把它仔仔细细收拾好,说了声:“谢谢。”

任白回去的路上,跟程池说:“刚刚时清看钢笔的眼神,都比看我们有人情味。”

那温柔的,搞的像见了情人似的。

程池站住了,一言不发盯着任白。

任白一愣,睁大了眼睛,满脸无辜,问:“怎么了?”

就听着程池啧了声,语气有点酸:“观察的还真仔细呢!”

他都没注意时清那逼的表情,一副面瘫脸,有什么好看的!

任白被噎了下,下意识解释:“就你说的,他暗恋我女神那么久,我就……就多看了几眼。”

她发现其实程玥说的没错,那长相气质真是绝了,校园文男主没谁了!

“任白,信不信我捏死你?”

程池掐上她的脸,揉搓了几下,直到泛红才松开手。

“见一面就女神了?老子当你同桌这么久了,也没见你喊老子男神啊?”

此时程池完全没想到,他在跟个见都没见过的女生争风吃醋。

任白心里嘟囔,这能一样吗?

她揉了揉脸,有点疼,选择说乖话:“你当然是我男神啊,男神是放心上的,又不是挂嘴边的。”

程池被整笑了,明知道她在胡扯,就是听着高兴。

他眉眼挑了下,想起时清那逼,还是不爽:“以后不许盯着别的男生看!”

末了补充了句:“女生也不行。”

任白撇了撇唇:“哦。”

她偷偷看总行了吧!

“还有,不许记住别的男生的名字。”

时清才客套了句,她就把人名字记住了,想当初他跟她好歹半年同学,她连张皓那傻逼都记得,就没记住他!

任白偏头看了他眼,有些不可理喻。

“听见了没?”

程池加重了语气,现在他不动她,是在给时间她适应,总不能让别人捷足先登了去!

任白嘟了嘟嘴,不乐意的“哦”了声。

管的真宽呢!

宋雪女士也没这么管过她。

不过,被他管着,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

开学就进行了模拟考,紧接着接二连三的考试都来了,三天两头的考试,可不是说着玩玩的。

任白看着用完了的笔芯,趴桌上,唉声叹气。

“哟,怎么了,学霸也会叹气?”

张皓挤眉弄眼,调笑着。

自打跟任白熟了后,才发现这姑娘原来是个话唠,拍马屁也贼六,这招对他池哥,百试不爽。

任白把抽屉里的一把笔芯往桌上一摊,撇着嘴:“这一天天的考试刷题,三天换次笔芯,感觉自己都成了个没有感情的做题机器。”

“噗嗤!”张皓笑:“这比喻用你身上,绝了!”

看着这铺了小半桌的空笔芯,他啧了声,这学霸养成日记,太辛苦了!

看来学霸也不是好当的,这一天天的,对着的不是题就是老师,不傻也得疯,真是难为他们了!

张皓握拳敬礼:“佩服,佩服!”

任白也就抱怨两句,收拾桌子,继续刷题。

程池演算正起劲,笔没油了,用力甩了几下,还是写不出墨。

他啧了声,问任白:“笔芯在哪?”

“抽屉里,自己拿。”

任白正在跟物理电路图做斗争,没时间跟他拿。

程池“哦”了声,往抽屉摸去,刚好撞上了任白的手肘。

任白哗的一下,电路图画弯了。

脾气上来了:“程池,我想打死你!次次拿笔芯都问,还次次都碰到我手!”

刚经过后边的同学一震,都停了下来,满脸不可置信的看向任白。

刚刚是产生幻听了吗?

又乖又内向的任白同学居然在吼,不对,是在冲校霸大佬发火?

这什么情况?

不要命了?还是学疯了?

紧接下来的一幕,他们觉着,估计不只是任白疯了,校霸也疯了。

大名鼎鼎的校霸,居然赔笑,声音温和:“别生气了,下次不碰到你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愿与你的遇见不负岁月愿与你的遇见不负岁月茶叶了了|青春高冷学霸男神陆壹VS温婉可人淑女易年 是所谓的甜甜恋爱还是所谓的相爱相杀,高冷男神竟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温婉淑女竟还有发疯的时候。 每一次相遇都是命中注定,每一次的心动都不是子虚乌有。 最初的开始,哪怕即使没有结果也要坚持下去,享受过程便好。
  • 生于灰烬生于灰烬乔鹿安|青春她是一支濒临凋零的花朵,他就是灰烬中最后一点火光,微弱但炽热。 外向的孤独症患者,阳光灿烂的大众男神。他就这样闯入了她的生活。 她是一块孤寂的寒冰,他就是一团炽热的烈焰。 她渴望他的温暖,却又惧怕他的热量终有一天会将她毁灭。 “答应我三件事,从今天起,别再叹气,别再皱眉,还有...好好喜欢我。” 她想,她还是没学会如何去爱一个人。 如果终有一天她会带给他不堪,她宁愿在最美好的时候结束。 在灰烬中绽放,于灰烬中灭亡, 生于灰烬,转瞬之间。
  • 时光不老终将逝时光不老终将逝夏七妖|青春八岁前叫安夏,后来她叫夏一。现在她又再次做回安夏。她一生从未真正的快乐,她爱上的人是一个不会爱她的人,他说他爱上所有人也不会爱上她。她是安夏,是极为漂亮的女人,是高傲的绘画天才,她从小没什么朋友,后来有了青梅竹马林天,有了初恋木尘。可林天死了,那是她恨他的源头。最终却死了心,没了魂。她只想好好的活着,快乐,幸福离她太远,所以她只要活着,可活得那么累。她累了?
  • 玫瑰花的刺落了玫瑰花的刺落了曜樾|青春“阿洛,你的手太冰了。” 他揉了揉她的头,轻声道:“乐乐,要好好的。” “乐乐,我们试试好不好?” 她垂下眼皮,道:“阿洛,我不爱你。” 他笑了,“我爱你就好。”
  • 青梅竹马天降系青梅竹马天降系络石三生|青春喜欢你,也喜欢他。 放心,我会正大光明的告诉你,我喜欢的不止你一个。 什么,受不了? 受不了,滚呗。 平淡,慢热,万人迷。 校园+网游。 1v1 女主大概绿茶?反正明面上的坏。 不装却作。 原简介: 三生认定,这辈子也就是和自家竹马一起白头偕老。自家竹马喜静,三生这风风火火的性子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收敛。自家竹马不善言谈,没关系,情话什么的她来,告白什么的她可以。 谁曾想,本以为高冷男神范竹马只是不善表达,内心里该是和三生自己一样的火热。火热是对的,只不过自家竹马对的对象从来不是自己。
  • 安夏不知远,终虚妄安夏不知远,终虚妄泡菜缸子|青春遇见赵安夏的和之远说的最多的就是“赵安夏,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要强,就不能让我护着你”。 “赵安夏,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自卑,我不喜欢那些女的,我只喜欢你,你为什么总误会,总那么提心吊胆,我希望你任性一点在我面前,我想看到真实的你啊”! 遇见和之远的赵安夏感觉自己永远都在悬崖的边缘吊着,不能放手,也没人来拯救,“和之远,我和你的差距就像是我只能和人打1块钱的麻将,而你却能打100块的”。 “和之远,我不懂足球,为什么非要懂,我不懂摇滚,为什么非要听”,她一直都知道两人之间有无法跨越的代沟。
  • 你是我的清欢渡1你是我的清欢渡1官胤|青春“温诚御,我喜欢你很久了”她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这句话,“过来”他俯下身悄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好巧,我也是”
  • 倾城染歌倾城染歌紫夜胤雨|青春墨墨倾城VS莫染歌;莫染歌胜墨倾城VS尹染歌;尹染歌胜我靠,老天爷你是来惩罚我的吧,什么玩意儿啊......墨倾城已然无语了,天都要惩罚她啊......她好歹也是《武动乾坤》御剑飞仙大区堂堂的一大女神啊,就这么被甩了?。。。。。。什么!她是人妖?!不想解释。靠,游戏里不顺也就算了,为毛现实里还要应付这么一尊大神啊。。。。。。她两眼一闭,装死。。。。。。但不得不说,我们倾城的反射弧。。。。好大。。。。莫染歌。。。。尹染歌。。。。什么!就是你!好吧,尹染歌扶额轻叹。。这两个名字差距好像没那么大吧。。。看来,他还需要加把劲了。。。。
  • 灰姑娘的守护骑士灰姑娘的守护骑士赤零夜|青春爱丽丝学院转来了两个“贫困生”,当天因为坐了两大校草的座位便引起了热门话题,称为诸多女生攻击对象,两位“贫困生”表示无语。如果说莫久凌是腹黑王子,各种整蛊佐伧蜜柑;那么一直鲜少开口的冰霜王子韩智冰就是腹黑中的腹黑。且看两大CP开启欢喜冤家之路~
  • 她和我的三年她和我的三年徐子韩|青春致我前面的前面的左边的后面!(突然发现,今天是光棍节,哈哈哈)一周已经过去了,我其实有很多话想和你说,也许你看不到这封信,但是我还是想和你说好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