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5章 月圆之夜

“那第二件呢?”阮夫人随意地揽了揽衣袖,亲手为阮良翰倒了杯清茶。

“第二件,便是竹儿的喜事,我今日已收到了丞相门下凌公子的名帖,他派人来说亲,我见他一表人才,便应下考虑,正好那八字已合,我已派人将消息传去,择日见面商量定亲事宜。”这话一出,多人纷纷一惊。

最奇的便是阮卿竹,早晨派了人来说媒,晚上便合完八字,这阮良翰是有多心急?

阮夫人面色不见好坏,只淡含关切地问道:“这般会否太急?卿竹还未及笄……”

阮良翰一脸不拘小节:“凌公子一表人才,商定事宜也不算急促,成亲自然是定在及笄之后。”

厅中气氛瞬间渗进些许古怪,真正高兴的怕只有阮良翰与阮卿礼。

阮卿竹面色平静地扫过坐在左右手边的几人,阮夫人似乎漠不关心,阮卿禾和阮卿粟的目光,正如刀剑般,似乎不将她劈成碎片不足以解气。

一顿饭,用得各人心头都五味杂陈。

从前厅出来,一阵冷风吹散一腔烦闷,天空中圆月高挂,阮卿竹微叹口气,放慢了脚步。

“阮小姐。”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男音,阮卿竹脑中来不及思考,下意识转身,待看见眼前人,才松一口气。

那人的手下还真是和他一般,来无影去无踪。

“赵侍卫身体可好?”

赵飞尘稳稳站在阮卿竹面前,面色有些迟疑。

“已好。”

阮卿竹见他面色沉重,忙轻声道:“可是那位姑娘出了什么问题?”

他一沉声,利落道:“今日降下日头后,便有些不对劲,别院来人禀报,恐有发病之嫌。”

阮卿竹沉了眉,半晌道:“那我取了金针,便与你去瞧瞧。”说着,她脚下快步往前,回了暖香斋。

“今日有些困乏,我要早些休息,无大事便莫扰了。”取了金针与草药,阮卿竹吩咐几句便跟着赵飞尘悄然离去。

“小姐放心,已派人看着。”赵飞尘指了指阮宅周围露出的一道黑色人影,便带着阮卿竹一路行到别院。

阮卿竹上次来时被墨宁轩折腾地不行,这次才算看见了那宅子的全貌,虽处于郊外,却有不少暗卫在旁,守护森严。

阮卿竹想起赵飞尘所说“别院”二字,暗道这外人都传逸王冷酷高傲,却不知人家早已金屋藏娇。

“大人。”二人停在别院中,立有一老奴上前来,阮卿竹定睛一看,见正是前一次来时见到的那个喂药嬷嬷,便点了点头,打了声招呼。

“这位是上次施针的小姐吧?快快请进。”老嬷嬷迎着阮卿竹进房,房中灯火幽暗,整间屋子门窗紧闭,一进门,阮卿竹便感受到了那沉闷的空气。

“嬷嬷,这屋中何以门窗紧闭?”阮卿竹微掩口鼻,侧头一看,见一白衣女子躺在床榻上,一双眼挣得大大,虽不如上次那般发狂挣扎,看起来却更加可怕。

还未等嬷嬷回答,阮卿竹便走到床榻旁,伸手握住了那细弱的手腕。

“开了屋子,通通风,我这便为她施诊。”阮卿竹面色一变,握着手腕的两指微动,再拉开霜儿的眼皮一看,见那雪白眼球中满布血丝,眼皮上下也具是血红,心中忙道不好。

见阮卿竹这般脸色,嬷嬷面上顿见慌色,推开了窗,便小跑到阮卿竹身边。

“老奴在此候着,小姐若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老奴。”

阮卿竹笑望她一眼,眼中带着浅浅安定:“这里光有些弱,便劳烦嬷嬷取了烛光来。”

嬷嬷忙取了两根蜡烛,在阮卿竹的示意下将蜡烛放在床头。

阮卿竹见此取出金针,在霜儿的头上先施了几针,稍过片刻,便见她那死睁的双眼似乎又些微放松的痕迹,才松了口气。

“这几日可有什么异常?”

嬷嬷愁苦着一张脸:“小姐平日里都是昏睡着,鲜少有清醒的时候,昨日还清醒了小半个时辰,结果今日一早开始,便是这般……既不昏睡,也无动静。”

阮卿竹眼带诧异:“嬷嬷是说,霜儿姑娘从一早开始便是刚才那副模样?”

“是呀,小姐以前从未出现过这般情况。”

阮卿竹眉眼顿时染上几分冷峭:“蛊有变动,一为蛊毒自身,二为下蛊之人,若是前者还好,但若是后者的话……”

“如何?”嬷嬷满眼焦急。

“为下蛊者所掌控的,便不是蛊毒,而是蛊虫了。”即为高级的蛊毒,蛊虫控制着被下蛊者的身体,而下蛊者控制着蛊虫。

“啊!”两人谈话间,床榻上的人骤然冒出一声痛呼。

僵在一边的枯手忽然极其大力地握向阮卿竹的手,死死地捏握着,那力大无穷的手指如磐石般,紧紧桎梏住阮卿竹的手腕。

“唔!”阮卿竹忍不住闷哼一声,被握住的手腕蔓延出一圈粉红,而床上之人虽不像上一次发狂嘶吼,却死死地揪住阮卿竹,似要将她的手掰断。

额间直冒冷汗,阮卿竹左手持针,往她额中心扎了一针,手上的力道当即小去半成,她趁机一个用力,将手腕抽了出来。

手腕此时已是乌青一片,阮卿竹轻轻一动,脸色苍白。

嬷嬷愣了一会儿,开口欲言:“小姐可还好?”

阮卿竹闷声摇头,取出袖口中的药膏厚厚涂了一层。

“霜儿姑娘的力气比起上次似乎又大了几分。”这可不是好事。

“看来施针已不能全然稳定她的情况。”嬷嬷听这话,顿时脸色一苦,又仿佛想到了什么,飞快道:“可是要喂血?老奴可以!”

阮卿竹见她这般焦急,拉住她伸向前的手:“我如今怀疑这血只能让她平静一时,却会让她发病的频次越来越高,殿下已与我吩咐,一月后去取雪蟾草,为今之计,想法子撑过这一月便是。”

说着,她想了想道:“我带了些草药,嬷嬷且去准备一桶热水……”

阮卿竹吩咐几声,嬷嬷便急匆匆去了,留她一人在房中,望着那苍白枯瘦的面颊,心中却浮上一抹不安。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庶女当家福满园庶女当家福满园笑看桃花庵|古言作为一个专业又称职的女保镖,顾悠悠一向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然而一朝翻车穿越,竟成了古代一个落魄乡村里的痴傻庶女! 当碰到刻薄嬷嬷、流氓恶少、刁蛮庶妹、心机贵女等等极品时—— 顾悠悠的职业心得是:初阶段扮柔弱,终极阶段出大招,俗称扮猪吃老虎。 然而…… “保镖是什么?” “……就是护你周全的人。” 于是某个说好是洁癖的人,揽住她的腰,面无表情道,“那本将军做你一辈子的保镖。” 顾悠悠:“……算了算了。”
  • 至死方休:一世宠爱至死方休:一世宠爱司央|古言故事一:她站在门外,听到他郎笑:“我只留有利用价值之人。”他没有说谎,只是她是例外。故事二:她身下鲜血淌了一地,可她拼命笑,双眼再无一滴泪:“我永远都不会承认,这个孩子是你的。”她成了他一辈子的绝望。故事三:他浑身鲜血跪在他面前,他说:“我曾经想把皇位传给你,然后带着她,云游天下。只是,没有来得及。”
  • 我的穿越妃我的穿越妃瑶蘂|古言我叫李雯熙是一个活波开朗的大学生,再一次不知不觉的旅途中竟然来到了古代,我去,还遇到了个傻子王爷,哈哈看我如何玩转王府。。。。
  • 惊封逐月惊封逐月平生空四海|古言沈霁月有两个青梅竹马。 多年以后,一个成了皇帝,一个成了叛军头领,而她则成了声名赫赫的女将,奉旨西行除灭反贼。 却没料到,阴差阳错,反贼头领失忆了。 \\\ 古代架空,含蒸汽朋克设定。
  • 锦上晏缘锦上晏缘方潇潇|古言她是古灵精怪的大凉公主,他是腹黑霸道的醋精王爷。 当话唠遇上无赖…… “只不过伤了头,手又没废,自己吃。”某女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等着喂饭的男人,一脸嫌弃。 “哎哟,这头又疼了。”男人抱着脑袋,痛苦的叫着。后又艰难的抬了抬手臂,“不行呀,这手也抬不起来了。”“哎呀,拿不起筷子。”男人秒变戏精,上演了一场残废的痛苦。 某女看着男人拙劣的演技,强忍着想把他打残废的冲动,端起饭碗,愤愤地挖了一口白米饭,塞进男人嘴里。男人一脸享受的吃完之后,抬起手臂,用手指了指桌上的红烧肉,“再给为夫夹块肉。” 某女盯了盯男人突然举起的手臂,忍无可忍…… 等不到红烧肉到口,男人睁开眼睛,一个拳头朝他飞来,“我让你抬不起手臂!” “啊!” ……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余生知多少余生知多少霁原|古言林紫菀是一名医生,本硕博连读却不幸死于一场医闹。 她不甘心,既然重活一次,她势必要活出自己的风采!女扮男装,委身朝堂,智斗百官,探骨摸尸、医救万民……燕都人人都知道林将军旁支有个不输嫡公子的少年郎! 五花马,千金裘,呼朋唤友,少年意气,光彩夺目。她原以为可以如此风风光光活一世,却没想到棋差一招,满盘皆输…… 五年之后,物是人非。她辗转归来,定要查清当年冤案,为自己和死去的兄弟证明清白。 可她慢慢发现,身边好像一直有一个人默默地陪着她、支持她……
  • 古代美食评论家古代美食评论家薛之雪|古言新皇登基,百废待兴。 赵霜:我啥都不管,只负责餐饮业。
  • 鬼王宠妃:天才大小姐鬼王宠妃:天才大小姐轻菲璐|古言她是第一杀手第一杀手“魅”,也是第一神医兼毒师。一次炼药失败,她穿越成废柴大小姐,没有灵力?一年之内就是黄阶。不会练丹药?丹药当成零嘴吃。没有契约兽?嗤,神兽都求契约!可谁来告诉她,这男人为什么一直要缠着她?他是邪王,皇帝都要礼让三分,全城女孩子的梦中情人。可在她面前,就是一头腹黑,无赖的狼,一步步将清雅吃得干干净净…他和她,究竟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 辛夷御东风辛夷御东风马说家|古言从小她便聪慧异常,她的爹爹是个私孰先生,由于她的哥哥从小素不爱读书,于是她爹将自己平生所学都授予在她身上。本是其乐融融的4口之家,却因为一场飞来横祸,她爹锒铛入狱。为了能替自己的爹爹翻案,有足够的证据告发害她爹的人,她不惜假扮贫女,卖身入府。想尽办法接近他身边之后,却莫名地与他纠缠在一起,在剪不断理还乱之时,他却早已洞悉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