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终生所约 ——悸动

顾长生将购物袋放在地上,蹲在了唐婉身前,银框眼镜下是柔情似水的目光,完全没有往常的淡漠,他一改往常的口吻,温柔道:“傻子,换上去试试。”

唐婉顾不得掩饰自己惊讶的表情,她一只手捂住自己微张的小嘴,另一只手轻轻提起那购物袋,回想起这个logo不就是自己很喜欢的那套衣服的牌子么?唐婉抬头望着顾长生,口中有许多言语但迟迟未发。

为什么要给我买这个?什么时候买的?你最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是......是不是喜欢我?

一连串的问题从唐婉的脑海里冒出让她不知所措,眼眶之中隐隐约约有泪花闪动,看上去好不激动。

顾长生挠了挠脑袋,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害羞的大男孩,他开口解释道:“看你盯着看了好久,买水的时候顺便买下来了,怕你不接受,就干脆叫店里面送货上门了。”

唐婉憋了好久的话,想了好多的言语,说出口的却还是那一句最普通的:为什么要送我?

但唐婉不知道的是,顾长生早就在心里将各种各样的问题对应的答案琢磨透了。都说将军不打没有准备的仗,经过了好几次自己在这个女生面前各种吃瘪,他这一次早就做好了准备。

“我有钱,我乐意。”顾长生又变回了那一脸淡漠的样子,语气那叫一个毫不在乎。唐婉顿了顿,噗嗤一笑的笑出了声来,这才是她认识的那个顾长生。

顾长生算天算地也没算到唐婉居然是这个反应,他瞬间又慌了神,一时间不知所措,但内心的思维就像是秋名山上的藤原拓海开着AE86漂移一般。

“完了,这突然笑了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说错话了?我特么的是不是脑残,别人看上去那么感动自己突然泼了一盆冷水上去。这种笑容是不是就是冷笑?”顾长生大脑急速分析着唐婉接下来的举动,但怎么也没料到唐婉默默地起身,伸出一根手指抹去了眼中晶莹剔透的泪花,撩开了额前的长发,莞尔一笑。

“谢谢。”

夕阳的余光照射在少女的脸上,让她的青丝闪闪发光。她脸颊通红,一步一步走向了面前那神色慌张的少年面前,舒展开柔软的双臂给了那身穿白衬衫的少年一个大大的拥抱。顾长生只觉得自己身前像是一团棉花一样柔软,紧接着又闻到了那淡淡的清香。他大脑里面一阵空白,原先的各种胡思乱想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个大写的“懵”字。

几秒之后,唐婉突然反应了过来,一把推开顾长生,然后红着脸结结巴巴道:“我......我去试试衣服?”说罢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哐当一声关上的房门。

顾长生还是呆滞在原地,突然整个人像是脱了力一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脑袋里面全是刚刚柔软的触感和唐婉的发香。顾长生低着头表情呆滞,突然感觉鼻尖传来一阵湿潮,一滴鲜艳的红色顺着鼻尖滴到了地板上。

“卧槽,纸!纸!”顾长生怎么也没料到自己被抱了一下就抱出了鼻血,真的是不中用!他灰溜溜的跑进了厕所,想要好好冷静冷静。

唐婉进了房间后并没有像自己说的一般去试衣服,而是坐在自己的门前,双手抱着膝,将脸埋在了腿上。她双手拍打了一下自己赤红的面颊,心里一个劲的抱怨自己是个傻子,为什么突然就想着要去抱一抱顾长生?为什么?

唐婉站起身来一下倒在床上,疯狂锤打着床,嘴里还一个劲的抱怨道:“我就是个憨憨,我就是个憨憨!”捶打之下,一个小巧的圆柱状的东西从兜里滑了出来掉落到了地上。唐婉看着掉落在地板上的口红,捡起来心疼的擦了几下,连忙打开看看有没有摔断。

“傻子,换上去试试。”顾长生的声音突然在自己耳旁响起,她紧紧地扭着手里的口红望向地上那还未拆开的购物袋,抿着嘴走了过去......

......

顾长生鼻子里塞着一团纸,在洗漱台前用冷水拍打着自己的后颈。见到鼻血不再流了,他取出那团血红色的纸团,丢进了垃圾桶里。他解开自己衬衫的扣子让自己凉快一些,又看了看白衬衫上那一抹血红,一脸的不爽。

“没道理啊,怎么就突然流鼻血了,抱一下没那么夸张吧?”顾长生摘下眼镜,用冷水洗了一把脸让自己保持镇静,脑海里突然想起了许杨当年和他说过的话。

......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顾长生和许杨并着肩走在回家的路上。顾长生蹲下来系鞋带,许杨突然开口问顾长生道:“长生,隔壁班的妹子追你你咋不答应啊?我看着长得挺漂亮的啊。”

“答应什么?教她画画?没时间。”顾长生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鞋带。

“不是,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我没空搞那些花里胡哨的,浪费时间。”

“女孩子多好啊,香香的软软的,试问哪个男人能拒绝萌妹子的请求?”

“我。”顾长生一脸平静道。

“......”许杨无语,微微地叹了一口气道:“你怕不是有问题。”

“哪里有问题?”顾长生站起身来看了看许杨,不解道:“哪里有问题?”

“脑子,还有......”说罢有盯着顾长生的下半身看去。顾长生扬起手就准备给许杨最爱吃的大耳巴子,吓得许杨一路逃窜。

......

现在回忆起许杨当时的一番话,好像有些道理,女孩子香香的软软的,许杨这家伙貌似没有骗他。顾长生想着唐婉方才温柔一抱,又感觉鼻尖传来一阵熟悉的感觉。

“卧槽,真的假的?”他慌忙的给鼻子再次加上了“封印”,拿着湿毛巾搭在自己的后颈上走出了厕所。越是一个人呆着就越爱胡思乱想,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他边走边扣上自己的扣子,出门却撞见唐婉缓缓打开的房门。

“这......衣服换好了?”顾长生自言自语道,说罢便看见房门被推开,唐婉迎面走了出来。

黑色的百褶短裙露出了唐婉修长笔直的长腿,搭配上上身白色的修身衬衫,看上去格外清新。本来就是修身的款式,显得唐婉的身材更加凹凸有致,格外的有魅力。领口处的V字领微微显现出了唐婉雪白的锁骨,搭配上今天她新修剪的三七分齐肩短发,看上去格外知性成熟。

“怎......怎么样?好看吗?”唐婉双手背在身后,别过头去不肯正视顾长生,害怕顾长生瞧见她现在一脸娇羞的样子。不过也幸好没有直视顾长生,否则她现在一定可以看见顾长生像个痴汉一样死死地盯着自己,眼珠子都不带转动的样子。

“你......你说句话啊。”唐婉见顾长生久久不做评价,觉得自己有些尴尬,语气中又透露出来了一丝佯怒。

“好看。”顾长生痴痴傻傻的评价道,语气中不带一丝感情,这倒不是他故作淡定,而是自己真的看傻了,要用许杨当年的话来说就是:“这都是从哪里下凡的仙女?”

“真的?”唐婉有些惊喜的转过头看着顾长生,却发现他的衬衫上面有着一点血渍,鼻子里面还塞着纸团。唐婉害羞的情感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关心。她急急忙忙走上前关怀道:“怎么了?怎么突然流鼻血了?”

“就......撞了一下。”顾长生一边回答一边盯着唐婉的脸,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

唐婉瞧见顾长生这奇奇怪怪的模样。突然想起刚刚自己跟着手机上的美妆视频画了画口红。唐婉急忙遮住了自己的嘴,红着脸细弱蚊声道:“第......第一次画,是不是很难看?”

唐婉娇羞的模样活生生把陷入痴傻状态的顾长生给逗笑了,他这次难得的放声大笑,然后很自然的拉开唐婉用手遮住的嘴,用手指在嘴角边轻轻一抹,开口道:“现在就很完美了。”

唐婉本来就是纯天然的大美女,皮肤更是好的没话说,本就是“淡妆浓抹总相宜”的美人儿,顾长生选的口红又是亮色的番茄红,看上去格外的美艳动人。

唐婉瞪大着眼睛,心里一阵不可思议,紧接着是小鹿般的乱撞。

“他这是干嘛?怎么就突然碰我的嘴了?”唐婉心里如乱麻一般,说不出的复杂,明明是无礼之举,但她却怎么都生气不起来,甚至更多的是欣喜和害羞。

顾长生反应过来自己还抓着唐婉的手,本来想放开的他突然又回想起许杨那句经典名言,香香的,软软的。

“还真是......挺软的。”顾长生下意识捏了一下唐婉的手心,吓得唐婉连忙收回自己的手。顾长生也吓了一跳,然后疯狂的在心里骂着自己是个憨憨,怎么就突然上手了?上手就算了,怎么还突然摸上了?摸就算了,自己还捏了一下,还被发现了!想着想着,他觉得怎么都是许杨那个混蛋的错,心里觉得哪天一定要找许杨互相练练。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许杨坐在电脑前打着游戏,突然打了几个喷嚏,额头上冒出了一阵冷汗。

“我去,是哪个妹子在咒骂我,最近没放谁的鸽子啊?”许杨自言自语道。

同类热门
  • 系统女配求放过,此女主非彼女主系统女配求放过,此女主非彼女主鹿纯|幻情云棂栎穿了,穿了自己看的一篇系统女配逆袭文里女主,云棂栎表示,压力好大!喂喂喂,我不是之前的那个穿越女,我是另一个穿越女,女配求不虐我!嘤嘤嘤~~~
  • 孟宛如孟宛如长安书童|幻情电闪雷鸣之夜,一道金光迸出,灾星随着母亲的离去来到了人世之间。百年修的同船渡,万年修的共枕眠,一代才女孟宛如与书生唐必挽在经历尘世间的坎坷情路,幡然悔悟开始念诵佛经。不忆过去,也绝不想未来,只是一心一意地劝人不要杀生,要吃素。终成一段传奇……
  • 明月染清风明月染清风柒白柚|幻情上一世,明月清风苦相思,她信无生念跳入忘川,等了一千年却不见他走过,最终灰飞烟灭弃了轮回…此生再无明月送清风。 这一世,他贵为鬼界鬼帝却意外遇见了与那人一般的人——纪茗栎。纪茗栎乃是神界烨白下凡真身历劫…
  • 三世花开并蒂三世花开并蒂泓澜未冥|幻情本应是天作之合的他和她,却被心狠手辣的她破坏。转世重生,又苦于没有机缘。这一世,她要找回自己的一切!都说命由天定,呵呵~她轻笑。她就是天!
  • 月光所能照到的地方月光所能照到的地方笔落英|幻情有这样一个大陆,他们拥有大自然的力量,而当一个人拥有太阳的力量霸道的统治着一切时,战争摧毁着一切,所有人期望的那个人,她会怎样去拯救这一切,成为那个大陆真正的永垂不朽呢。
  • 惊世妖妃:魔君,别跑!惊世妖妃:魔君,别跑!花颜逝|幻情她是莫氏宗族的大小姐,却是凌云大陆有名的盲女,遭人算计,香消玉殒。她是21世纪神秘修真世家的天才少女,却为族人所不容,终与其族人同归于尽。当她成了她,再度睁眼,眼前虽一片黑暗,但自卑不再!炼药、炼器更是手到擒来,一不小心,就成了凌云大陆上,第一个神级炼药师和神级炼器师!更有紫澜空间加成,以及魔君护航!嚣张不是罪!某日,某魔君可怜兮兮的望着某女:一日为师,终生为妻。师父答应过要和徒儿一起睡的,怎可食言?
  • 凤舞九霄:倾尽天下绝凤华凤舞九霄:倾尽天下绝凤华蜻竹|幻情京城忘仙楼有一秀逸说书人,熟知各种奇闻逸事:“一曲繁华,他倾尽天下;一剑轻安,他绝代凤华。世人说他陌上颜如玉;又道他公子世无双。他手缠金丝药王谷神医名号无人不知;他擎凰舞剑只身一人屠杀蛟龙惊动世人。雄兔脚扑朔,雌兔脚迷离,安能辨他是雌雄?”白衣男子携起两坛酒,轻飘飘丢下一句:“扑朔迷离谁知晓?”另一边,白衣男子卧在塌边,手上缠绕着青丝,嫣然一笑:“你是要先吃饭,还是先洗澡呢?”红衣男子脱去外衣,翻身上塌,笑意盈盈:“先吃你~”一夜无眠——清晨,白衣男子如沐春风。穿戴整齐,迈出房门,留下轻飘飘的一句话:“安能辨你是雄雌。”只剩塌上之人咬牙切齿:“无能辨你是人兽!”
  • 佐佐佑佑佐佐佑佑雨文派|幻情本书主人公是一名穿越的作者大大,作为经常写别人故事的作者,竟然要亲自经历一遍自己写的小说。但等她穿越到稿子里的时候才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小说世界并没有像她写的那样发展。自己竟变性成了男主角,并且从一个原本家财万贯的天才少年变成了一个被人唾弃的叛徒。天啊,这让手无缚鸡之力的作者大大这该如何是好?
  • 兽王传奇灵契大陆兽王传奇灵契大陆乐兮乐兮|幻情她,乃万兽之王,却被她的子民下咒,承载着灵兽的寄托。无论重生转世多少次,她的兽王血脉永不消散,记忆永不消逝。今生转世为人,为找家人,前往灵契大陆。锻造,丹药,阵法,一袭黑袍,一把斩灵刀走天下,灵兽皆为她独尊。 他,暗殿之子,身怀侵蚀世间一切的暗元素,为世人所恶,但心中仍存光明。 当她遇上他,是光明?还是黑暗?
  • 旷世桀仙旷世桀仙文常在|幻情仙佛云集,群魔并起,天地飘摇,谁主沉浮?少年韩睁,穿越天极大陆,从此开创一段传奇人生,他修得仙躯,却带着魔的影子;他亦正亦邪,却有着自己坚定不移的立场;他特立独行,桀骜不驯,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旷世桀仙。“道貌岸然,虚伪下贱,统统滚到一边,这世上的准则,得由我说了算。”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