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曾经的天才

这里是冥月大陆,一个只有夜晚没有白昼的奇异世界!这个世界的主宰是一个叫做“幽冥族”的族群。

幽冥族人天生具有沟通冥狱的天赋,所修皆是阴冥之力。他们的修炼体系比较单一,分为五个阶段:淬体期——通冥期——冥纹期——冥核期——冥鬼期。

冥月大陆虽无日夜之分,但有雾起雾散之别。雾起之时,遮蔽月光,天地昏暗,便是休息之时;雾散之时,皓月当空,天色明亮,即是忙碌之时。

此刻天地间没有雾气,只有一轮皓月正高悬半空,将温柔而又洁白的月光洒落大地。

大地上,有一片并不雄伟的山脉,名为“殇山”。在殇山的怀抱中,分布着数百户人家,这些人家聚集在一起,组成了一个部落,名为“殇山部落”。

部落里有一片空旷的教场,此刻教场之上,数十个身穿兽皮短衣的孩童正在努力的修炼。他们都是淬体期的修为,尚且不能直接吸收阴冥之力,只能通过不断地训练来增强体魄。

“哼!哈!哼!哈……”整齐划一的号子声伴随着孩童们的练拳声回荡开来。

教场周围有一片平坦的巨石,此刻巨石之上躺着一个十六岁左右的清秀少年。

少年身穿青色长袍,长袍左前胸位置刻画着三朵妖异非常的曼陀罗,一朵紫色,一朵蓝色,剩下的一朵为黑色!这三朵曼陀罗尾部相连,花朵向外绽放,组成了一个圆。

曼陀罗花,是冥狱四花之一,同时也是暗月冥府的象征!能穿上此衣袍者,只能是暗月冥府的弟子!

而衣袍上的图案同样有讲究。寻常弟子只能刻画一朵曼陀罗,精英弟子可以刻画两朵曼陀罗,只有天赋异常杰出的天骄方可刻画三朵曼陀罗。

这少年名为白烛,确实是暗月冥府的天才弟子,只不过要加上曾经二字。

曾经的白烛,意气风发,刚入暗月冥府,便得到了三色曼陀罗的认可,被赐予三色曼陀罗图腾印记,可借助图腾之力大跳跃的超脱同一批入府弟子。

那时的白烛,周围尽皆是溜须拍马之声,甚至众弟子异口同声的称他为“大师兄”。也不管白烛自身愿不愿意。

可好景不长,直到三年前,原本修为进度很快的他竟然被固定在了淬体期巅峰,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晋升不了通冥期。

冥府的众多长老都检测过,但始终找不到原因所在。甚至连府主都亲自出手查看,依然是无奈地摇摇头。

就这样,原来的天才,一夜之间变成了人们口中的废材,曾经身边阿谀奉承的人群也都散了开来。如此在淬体期停留了三年,前些日子终于还是被暗月冥府赶了出来。冥府对外则称,白烛身患疾病,让其回家养病,也算给少年保留的些许颜面。

白烛躺在巨石之上,一只胳膊枕在头底,右手则从怀里掏出一颗木珠,来回把玩着。

这木珠呈现黄褐色,圆润异常,其上遍布着一圈又一圈的年轮,似乎在无声诉说着她所经历的无尽岁月。

“你呀你呀,你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自从捡到了你,小爷的修为就一天没有提升过!现在还被冥府赶了出来,真是倒霉到家了!”白烛忿忿不平地抱怨道。

这木珠是他在一次探险时在一处隐秘的山洞中获得。当时山洞里遍地生长着各种珍贵冥药,在这些冥药的环绕下,有一方石台,石台之上便是摆放了这颗木珠。

绝非寻常!白烛当时便如此断定道。

可让白烛万万想不到的是,自从捡了这颗木珠,他的修为便没有丝毫提升过,他怀疑一定是这珠子暗中捣鬼。他曾狠心把木珠扔到了悬崖下面,可一转眼却发现不知何时木珠又跑到了自己的怀中。好嘛,这是摆明着赖上他了啊!

白烛也曾想着告诉冥府高层此事,可细一思索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这木珠绝对非同寻常,既然她选择了自己,那不能亲手将这机缘给毁掉了。慢慢熬着吧,可不曾想这一熬就熬了三年……

教场上的孩童大都是八九岁,刚刚踏上修冥一途。对于他们来说,白烛的修为已经足够强大。因此很多孩童都是一边练拳一边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刚刚回归部落的少年,练拳的质量自然不如往日那般专注了。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一个被暗月冥府赶出来的废物而已,有什么值得你们分心的!”一道强势洪亮的声音训斥道。

白烛眉头微皱,将木珠收回怀中,寻声看去,只见教场之上走来一个身材魁梧的高大男子。

那男子见白烛看了过来,也丝毫不惧,反而挑衅般地高昂着头颅,眼神中充满不屑,接着说道:“明日肖远公子和林月霜小姐就会回来祭祖,你们若是想看,那就明天看这二人。他们二人才是我殇山部落真正的骄傲!而不是一个被赶回来的废物!”

“肖山教头是吧?”白烛起身从巨石上跳下,长袍一甩,抖去身上尘埃,然后饶有意味儿地冲着前面的魁梧汉子微微一笑,连带着一双眸子都眯成了一条细线。若是在熟悉他的人定然会知道,这个男人此时已进入了战斗状态!那抹笑是危险的信号!

肖山有些心慌,毕竟面前这少年可是部落里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啊,其天资之卓越远在肖远公子和林月霜小姐之上。可再一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是通冥期,而对方不过是淬体期巅峰罢了,便稳下心神,厉声说道:“没错,在下便是肖山,是我殇山部落如今的教头,更是肖远公子的亲叔叔!敢问有何指教?”

听到肖山的话,白烛更加觉得好笑,嘴角的弧度咧得更大了,这肖山特意说出自己和肖远的关系,无非是为了震慑自己。可就凭肖远,当初跟在自己身后狐假虎威的一个不入流的东西,也想震慑自己?简直是笑话!

“指教不敢当,不过肖山教头一口一口废物的骂我,若我不做些惩戒,难免让外人觉得我殇山部落没有规矩!再者说,冥府只是说让我回家养病,可却并未正式逐我出府。名义上来说,我白烛依旧算是暗月冥府的弟子,你如今辱骂于我,莫非连我暗月冥府都不放在眼里了?”白烛一边说着,一边缓步向着肖山走了过来。

肖山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威压向自己袭来,仿佛迎面走来的不是清瘦少年,而是一头异常凶猛的巨兽!肖山此时才终于想起来了,眼前的少年,那可是被三色曼陀罗认可之人,那可是数万人中才有可能诞生一个的狠角色!

“啪!”就在肖山内心慌乱之时,一个结结实实的巴掌直接打在了他的脸上。顿时留下一道鲜红的掌印!

“不知肖山教头对于在下的指教可否满意?”白烛依旧含着笑意,只是在外人看来,那抹笑容太过冰寒。

肖山满脸通红,不知是被刚刚那一巴掌打的,还是羞恼的。他的身躯颤动,想要反抗,想要动用通冥期的手段去出手,可却始终感觉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对他说:“放弃吧,你打不过的……他可是部落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你怎么去打?……打不过的,甚至你可能会死……放弃吧,臣服于他吧……”

终于,肖山放弃了,他感觉面前的这个少年,是他一辈子都无法逾越的大山,他甚至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满意。肖山谢过白烛公子的指教。”肖山低下了头颅,单膝跪在白烛面前,目光不敢再直视这个少年。

白烛这才收敛了笑意,俯身在肖山耳边小声说道:“像你这样的通冥期高手,我杀过不止十个!今天念在同为殇山部落之人,我饶你一命,日后好生教导这些后辈,莫要像你一样目中无人,免得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是是是……多……多谢白烛公子教……教诲……”肖山颤抖着说道,他终于明白自己之前的挑衅是多么的愚蠢,也庆幸自己足够的幸运。他知晓,像白烛这样傲气的天才是不屑于说假话的,他说杀过通冥期高手,那便一定是真的杀过!而且是不止十个!眼前这少年,危险!极度危险!

“起来吧,好好教课,我回去了,不用送。”白烛直起身子,从肖山魁梧的身躯旁走过,沿着一条小路,缓缓走远了。

直到片刻之后,肖山这才站起身,不顾周围的议论之声,径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离开了。“此事必须告诉肖远公子,这白烛修为虽然被困在淬体期,但一身实力远超一般的通冥期!若要出手,必须做好万全准备才行!”

殇山其实是一片连绵的山脉,并不如何雄伟,但蜿蜒曲折,若想藏一个人还是很难被快速发现的。此刻白烛就躲进了一处山洞中,一手撑着石壁,另一手捂着胸口,地面是一滩血红的液体,嘴角仍有未擦拭的血丝。

“呸!”白烛又狠狠地吐出一口带着鲜血的唾沫,这才找了个干净地方靠着石壁坐了下来。

“必须赶紧想办法突破到通冥期,淬体期发动曼陀罗之力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如此严重的反噬以我目前的身子也扛不住几次!”白烛喘着气,将上衣扒开,露出了精壮的肌肉。

而在白烛的胸前,不知以何种方法印刻着三朵曼陀罗的印记。这是图腾!三色曼陀罗图腾!

紫、蓝、黑,三色交织,异常诡异地组成一个圆。此刻其上的紫色曼陀罗和蓝色曼陀罗正散发着阵阵恶臭,靠近了方能看出,那恶臭并非来自于图腾本身,而是其覆盖着的血肉!

激发图腾之力,本身靠的是阴冥之力,而白烛尚未通冥,不过是一个淬体期巅峰的修为,强行施展图腾之力自然要遭受常人难以忍受的血肉反噬!

其实,白烛刚刚说了谎,他虽是难得一见的天骄,但说到底不过是淬体期修为,哪里能轻而易举便杀得了通冥期高手。至今为止,他一共斩杀的通冥期高手也不过三人罢了,而且每次都搞的自己受伤惨重、九死一生。

做人三分真七分假,这是白烛经历了人情冷暖之后,悟出的道理。太实诚的人,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活不久!

胸口依然蚀骨的痛,但比之之前要好了许多,或许是太过虚弱,白烛竟在这洞中睡了过去……

在这再无外人的山洞中,没人能发现,白烛的胸口处竟散发着神秘的绿色幽光,幽光闪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治愈着因反噬引起的伤口……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狐帝圣宠狐帝圣宠红颜妖妃|仙侠她修习邪术:寒夭心法! 从此成为天下第一,称号:鬼医妖后! 佛挡杀佛魔挡杀魔!纵横天下,寒夭心法人人想要! 得心法者得天下!妖红到,天下亡! 却只有她自己知道,代价是要减寿的! 一手红绫闯天下.....直到遇见了他! “小哥哥,我喜欢你!”
  • 蓝色妖姬的穿越趣事蓝色妖姬的穿越趣事魅蓝妖颜|仙侠蓝魅血是一朵踏过万难才万年修炼成人身的蓝色妖姬,被人摘过,被雷劈过,可是就是因为交错朋友,阴差阳错的被一个视财如命的老头救起,为了能重新复活,帮那老头赚钱,也为了自己复活的能量而穿梭在个个位面。
  • 生死魔途生死魔途我手起风云|仙侠若为凡,必不甘;茫茫三千道,我若入魔,屠仙戮佛,我若为佛,普渡神魔。一棍在手踏天行,我以我意活自己,徐明宇手持斗天棍,所过之处皆是杀戮,他要杀出一片天,一个属于他的时代。
  • 生生念:往昔初阳岁生生念:往昔初阳岁糖阿|仙侠被人从往生台推下去的那一刻,她看到一道玄色身影纵身一跃,他把她拥入怀中,如她爱了几千年的那个人一般。 “我一心求死,救我,就是害我。” “你可曾听过,我是个固执己见一意孤行的人,若你死了,我怕是要忍不住拆了这六界。” 劫命又如何,相克又如何,只要是我所求的,逆转这乾坤又能如何?
  • 争天时代争天时代叶荒|仙侠顶级杀手叶阳穿越到了原大陆,在这里,爱与恨,火与泪交织,战火伴随的硝烟编织着战歌,他带着同伴征战光怪陆离的大陆,留下不朽的神话……
  • 神道炼香火神道炼香火学舌鹦鹉|仙侠手握蓬莱传承,一人两身,日为道长,寻道法之极,夜为山神,享神道富贵。 白日阳间求仙道,夜晚幽冥掌轮回。
  • 问道之五行神修问道之五行神修洋葱不是葱|仙侠千年修得仙,万载一世神。道不尽世间繁华,亦承载一世悲凉。问道问道,何为道?且看我沈苍生如何踏破这苍穹大地,成就一代真神,君临天下,傲视群雄。管他苍天认与否,我自封神天地间。逍遥一生无人敌,大道唯我沈苍生!
  • 久悠忆南山久悠忆南山十三子团|仙侠苏谷夏本是一家,却因为一句“谷吞苏,统一天下”,而改变
  • 女主会诅咒女主会诅咒寒月残月|仙侠呸,渣男,我杨雪莉自认为是渣女,你却是不折不扣的渣男,都给我死去吧!
  • 神魔祭之妖瞳神魔祭之妖瞳陌滟苓|仙侠前世,她偶然的被机械制造出来,成为唯一一个能够拥有自己思维的机器,生来只为了组织的发扬光大。但,正是这点不同让她成为杀手榜第一的一年后被下了封杀令。从此杀手界的第一易主,是第二的灵瑞,也是溪瑞最好的拍档。在熊熊烈火中,她发誓如果有来生不会在信任任何一个人。幸运的是,上天又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不一样的世界,强者为尊,这一世她要为了自己而活。她没有体会过亲情,但现实真的来临,她会怎么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