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财经会议正文

郑烜乐:做一家追求社会价值的投资银行

财经自媒体2021-06-21 17:19:3581阅

郑烜乐:做一家追求社会价值的投资银行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

6月8日,在2021年亚布力论坛年会【青年论坛】“后浪说”上,光源资本创始人&CEO郑烜乐在演讲中分享了对新经济的成功经验、未来机遇、投资银行如何为企业提供价值,以及如何构筑面向未来的资本和创业创新生态等问题的看法。他指出,应该将社会价值纳入投资判断体系。资本和企业要收获长期复利价值,需要成为整个生态的建设者;希望包括光源在内的企业能够始于商业高于商业,为时代发展贡献力量。

郑烜乐光源资本创始人&CEO

以下为演讲精编:

我想给大家讲讲我自己从业一级市场或者是资本市场十多年以来的思考。

过去十多年,我一直在创业创新领域服务企业家,帮助他们完成融资并购,帮助他们成长。我在2014年创立了光源资本,去年在交易额层面我们排到行业第一名。到现在为止,我们一共服务了超过140家公司,融资额超过180亿美金。有些客户和投资的项目已经涨到千亿美金的规模,比如快手;也有一些市值和估值略少一些,但是非常有活力,比如B站、货拉拉、得物、知乎等等,这些企业成长之快,是在全球其他地方比较少看到的。

回过头复盘,其实能看到不管是光源资本还是其它企业的成长,从技术的角度来说,是抓住了过去若干年中国整个新经济发展的红利。这里面有四个典型的技术红利:移动互联网、AI、云计算、新能源。

在技术红利背后,我们能看到更多底层的红利。包括良好的教育和基建背景下的人口红利、稳定的制度红利,以及目前中国在WTO体系之下带来的全球化红利等在内的各种底层红利,在过去20年间发挥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技术、资本和中国企业家一直以来的雄心,三者结合产生了非常强的化学反应,带来了过去中国新经济20年的繁荣。

在创业创新和风险投资领域,中国市场其实在30年的时间里走完了美国整个风险投资市场70年的路。上个世纪80年代末,中国的风险投资刚起步;到2000年,中国有200多家的机构比较活跃,一共有400多亿元的资产;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是全球第二大风险投资的市场。2020年,整个一级市场风险投资行业一共有10万亿元资产管理规模,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跃升。2019年全年投入5000多亿元的资金,已经可以非常充分地看到整个中国创投市场的活力。

但是在急速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在创业创新领域的体系建设还是跟西方领先市场有一定差距,尤其是资本和战略高级人才的供给是非常稀缺的。中国很多企业家是创业一代,在战略跟资本层面,非常需要有好的合作伙伴跟他们一起把企业做得更加伟大,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好的机会。我们有一个把战略和资本能力集中起来,做成一个平台的机会。这就是以光源为代表的精品投行的机会。我们在创业的时候就意识到这一点,希望可以做一家以成为中国新经济企业家战略跟资本合伙人为己任的投资银行。

我们以战略和资本为核心的投资银行可以做大,靠的就是价值判断和服务层面有创新,靠的是最大化地发挥出战略和资本的能力,产生市场价值的拐点。总结下来,我们抓几类价值爆发的拐点:

第一类拐点就是发掘将要爆发又被低估的赛道。以B站为例,2015年初,我们投资B站,也帮B站做后续的融资。那时候,很多人理解B站是年轻人的视频网站,有弹幕的视频网站。但是我们当时看到,B站肯定不只是年轻人的视频网站,它是年轻人的互联网文化的发动机。我当时和B站的创始人陈睿说,“中国以前有无数的互联网公司,以后也会有,但是中国没有互联网文化公司。如果你可以成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文化公司,你将来对标的可能就不是Youtube,而是迪士尼”。这对B站的发展方向做了比较好的概括。大家目前看到B站的市值和用户数已经远远超过了“年轻人视频网站”的定义。

第二类拐点是后来者居上。在同城物流领域,货拉拉做对了一些事情,它抓到了行业的关键要素,就是运力。哈啰出行也是,它的行业成功要素是运营能力,而不是像想的那样靠资本密集型,批量投车解决战斗。这里面核心是两点,第一个是找到行业的关键要素,第二个是找到对手犯错误的契机。这样我们就可以找到或者帮助这样的企业完成后来居上的跃升。

第三类拐点,我们称之为天花板的认知差。简单讲,我们看一个公司,到底能长到10亿、100亿还是1000亿美金,这个问题在任何时候都是见仁见智的。这其实会影响到任何一家投资机构在某一个阶段投到某一个项目的概率,也会影响他们对回报率的认知。到底某一个机会是品类的机会,还是更底层的机会?是不是存在一个大的存量升级,替换成新存量的可能性?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得物。

当时很多投资人感觉它是不是就是一个卖鞋的品牌,但是我们不这么认为。我们不仅看到品类的机会,也看到它代表年轻人消费的觉醒,它让年轻人用电商的方式实现自我意识或者是自我实现,构建了这样的过程。年轻人要变得越来越个性,变得有自我主张,这样的平台的生命力也会变得越来越强。我们也长期地帮助他们,投资他们。

但是如何知道我们确定的大方向是对的,这可能是另外一个需要去探讨的问题。

在光源内部,我们经常提的词是“时代精神”,这可能是我们跟很多投资机构和投行做得不是那么一样的地方。我们看到公司商业价值的同时,也看到引导公司的社会价值。我们从成立不久,就开始把对社会价值的判断纳入到我们的投资判断体系,并且致力于把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进行统一。我们理解资本要有逐利性,但是逐利的同时,资本也应该有它的社会使命。对产业生态和社会环境有损害的模式和业态,可能有一些时候让资本短期获利,但是长期来看是会损害经济发展的基础设施,资本很难赚到长期的钱。资本赚到长期的钱,本质上是来自社会价值的钱,是来自整个社会的系统或者是经济基础设施不停的优化,使得整个资本生存的环境越来越良性,在其中获得长期价值。

社会价值跟商业价值兼具才可以让一个企业长青,才能让资本赚到长期的钱,才可以让长期主义落地。

以我们的长期伙伴快手为例。2014年2月,我们遇见快手,投资他们,成为他们的投行。当时整个短视频市场刚开始有崛起的势头,我看了二三十个短视频的团队,跟宿华(快手创始人兼CEO)交流的时候,他讲到两点。

第一,短视频是一个普惠功能,快手是要服务10亿用户的,算法是他们需要构建的核心能力。第二,快手不会是一个纯做娱乐的平台,它会让老百姓不光在平台上消费内容,还可以找到工作、改善生活、安居乐业。这是他2014年的观点,当时听起来感觉想得挺多,想得挺远,但是现在看其实非常有前瞻性。那一瞬间,我确实看到宿华作为企业家的胸怀和社会使命感,这也是当时我们下决心投资和长期服务快手的核心原因。

再讲一讲社会意义。像快手这样的平台,实际上创造了一种新的职业,就是直播电商这样的职业。它让很多年轻人没有背景也可以有尊严地去工作和生活。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很好的案例,一些没有背景的年轻人,在平台上去奋斗,去赚钱,这是一个企业社会价值的体现。

我想引用巴菲特的一句话,“没有人可以通过做空自己的国家而获利”。实际上巴菲特的原话不是这样说的,他当时说“过去238年中间,从来没有看见哪个人是通过做空美国获利的”。这个原因很简单,我感觉它不是一个纯道德层面的判断,而是一个更长期主义的判断。只有整个环境好了,企业才可以发展,才可以赚到钱。

赚短期的钱其实有各种各样的方法,赚长期的钱,就需要大家一起去构建一个生态,去构建一个繁荣的供给和公平的生态环境。只有有了良性的生态环境和基础设施,所有的企业、所有的资本才可以在这个环境里面更加长期健康地发展,也会让资本获得长期的复利的效应。

从非常长期的视角来看,我们特别看好一些领域在未来有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并重的巨大空间:

比如改善中国产能和需求的领域,就像消费品出海,技术出海;比如机器人驱动的工业自动化和农业自动化领域,像我们的客户丰疆智能。他们的收割机可以变成自动驾驶,也是解放农村的劳动力,可以缓解人口红利的问题。还有一家新加坡公司,是全球最大的教外国人学中文的平台,他们在中国对外文化宣传上有潜移默化的作用,同时我相信他们也会吸引更多的外国人来中国工作。

光源资本作为一家立足中国,专注于新经济的投行,我们有帮助企业和让投资人获得收益的天职,同时也有社会责任,我们希望从长期坚持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并重的角度来选择行业和企业。这个过程中,我们希望可以和志同道合的企业家长期携手同行,身体力行,构建一个良性的产业生态,在一起创造价值的同时,也可以获得长期的巨大回报。

最后想说的是,我们公司的名字光源资本(Lighthouse)映射了我们的初心:一方面我们希望作为灯塔照亮企业家的创业之路,另一方面希望始于商业又不止于商业,也希望心中始终保持社会使命感的光芒。我们很高兴能够在大时代里面,见证这个时代,见证中国经济的发展,并且贡献一份力量。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财经会议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