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曲小染盯着这位不速之客,他的身上没有一般流浪汉那样常年不洗澡的臭气,反而有一种的灰土气味,就像从坍塌墓室里扒拉出来的古董。外表并不见岁月沧桑,却总能让人感受到一种来自骨子里的陈旧。

两个人未曾谋面竟也推杯换盏相谈甚欢,尽管各怀鬼胎。

名镇天下的半月醉,现如今就如穿肠过的清水,两人一杯杯饮驴一样,一仰而尽。

就连坐在吴有钱身边的曲小亭都满脸通红,醉意盎然,这两人还没事人一般。

那外来的乞丐固然令人惊叹,但吴老头之前已经饮了数壶,如今半分颓式未显,倒也令人称奇。

眼看着天色已经进入后半夜。每天按时要饭也算是个辛苦活,祠堂里的同仁们已经昏昏欲睡,有几个小朋友已经吹着鼻涕泡,跑到大石柱背后睡着了。

青灰色的酒坛摆满了一地。

被拍开的泥封散落在旁。

“风急天高星月低”吴有钱高举酒杯,旁若无人地高吟。干枯的手臂上血管虬起,在跳动的火光中如百年树木的盘根,乍一看是垂垂老矣的腐朽,下一秒可能就会爆发出磅礴的力量。

血管,一下,一下地,跳动。

酣畅淋漓的酒意之中,隐约透露着一股肃杀的气氛。

奇怪的是,肃杀之气并不来自于两人之间,也不来源于破屋之中。

而是源于外面无尽的黑夜。

乌云不知何时遮住了瞪圆的明月,几里外,早就进入沉睡的村庄,连狂犬的呜咽声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流浪汉自顾自地拾起被小染弃置不食的鸡肋,撕下鸡胸前的那片鸡皮,有滋有味地咀嚼。

显然他并没有跟吴老头吟诗作对的兴致,几百年没有见过酒肉的样子,自顾自地吃着。

吴老头被人驳了面子,也不气也不恼。

又自斟了一杯。再次开口,锲而不舍,试图搭话,

“夜黑风高夜,不知兄台,来自何方,去往何处啊。”

看着吴有钱那殷切切的眼神,小染暗暗地摇了摇头,不愧是大丈夫,能屈能伸,小女子佩服佩服。

流浪汉还是低头自顾自地吃着,低头不语。

曲小亭已经被酒气熏晕,栽倒在地上沉沉睡去

小染虽然还是年轻力盛,可也经不住这无聊的漫漫长夜。上下眼皮吵起架来。

眼看着无聊的有问无答不知何时是头,小染也没有了看戏的心情,准备卧在热气腾腾的哥哥身边,睡一觉,等明天早晨,直接看大结局。

吴老头自顾自地开口道,“我有一位故人,年少时很是倾慕他的风姿,每每望之总是欢喜。他告诉过我,只要他办完一件事情,就来找我,我们一起去隔壁的村庄买一头老牛,盘一处宅院,馋了就去东街口的吉云轩买上二两半月醉,喝醉了就躺在屋顶上数星星。”

吴老头语气不似方才的切切,甚至还夹带有几丝冷意。

流浪汉吃鸡的手顿了一顿,没有吭声。

“我等了。等了三十八年。”吴老头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湿润的感觉,仿佛他在讲述的等待是别人的故事。

屋子里有众人此起彼伏的专属于熟睡呼吸声。

“蓬莱的五珠说他死了,我斩掉了她的舌头。宗府的陈晴说他死了,我封了他的喉。姑苏的云本说他死了,我灭了他满门。后来,天下人都说他死了,我废了自己的双耳,因为我杀不尽天下人。”

流浪汉的手停了下来,死死地盯着吴有钱,似乎是在责怪什么,却又不忍出声。他嘴唇微动,却还是没说什么。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有时候我也问自己,等什么呢?前二十年,我告诉自己,要等一个结果。所以我耗尽心力博览天下名器,只为寻他从不离身的那把青铜剑。”

流浪汉还未说话,只是腰间的青铜短剑在凌乱的破衣服里若隐若现。

“直到第二十个年头的元月十五,我想明白了。何必非要求一个结果呢?对我们来说,没有结果也许就是最好的结果。”

吴老头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倒头睡去。

流浪汉嘴唇微动,却还是一言不发,只是颤抖的手伸到半空中,似乎是想要触碰什么,却又堪堪垂落。

火堆由于长时间没有添柴,火势渐已式微。

流浪汉起身,动作轻缓却坚定地向门外走去。

吱呀一声,陈旧的木门被打开,鱼贯而入的风将最后的那点火苗也灭的干净。

轻手轻脚的动作,将吱呀的关门声,拉的格外悠长且刺耳,整个祠堂的人却都沉浸睡梦中,无人被这声音惊醒。

更遑论那夹杂在风中的武器碰撞迸出的打斗声。

原来,几十位大内高手趁着早已在破祠堂之外织就了一副天罗地网,只为等待一只破笼而出的鹏鸟。

夜色深沉,血腥与杀戮被人为的隔绝开来。

祠堂之中,一夜好梦。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半月天使半月天使雪渚|幻情他是暗夜,她是白昼;他是三途彼岸盛放的曼珠沙华,她是澄澈天空陨落的白羽。 犹如黎明与暗夜的交接,一场神秘爆炸将毫不相干的两个人联系在一起,从此命运紧紧纠缠。 沐浴在晨曦之光下的天使之城,雪白羽翼焕发金光,光明的背后阴谋却悄然浮现。 她微笑着仰望星空,看那金发的天使白羽轻扬;他默然看着熟悉的背影越走越远,殷红瞳眸黯然神伤。 “若是重来,我宁愿从未救过你,从未遇见你。” “翎,如果是你要我的命,我无话可说。”
  • 无心情:龙王娇妻呆呆萌无心情:龙王娇妻呆呆萌老大娘舅|幻情顾七安这辈子最大的运气可能就是捡到了一条龙。 这条龙不仅相貌英俊而且相当纯情,说啥也要把她给娶了。 第二世,顾七安转世投胎之后意外的被一个变态科学家给绑架了,把她做成人棍泡在药罐子里泡了二十年。 没想到这个小龙崽又追了过来,二话不说的就救下了她,帮助她重获新生。 第三世,小龙崽终于长成了腹黑的大龙王,把那个他追了三世的小姑娘吃干抹净了。 (本文为第三世故事,女主前期有些呆滞,剧情需要后期很呆萌。) 甜甜蜜蜜小剧场 顾七安有一天突然闯进某龙的书房里,对着正在认真研究龙族生存之道的某龙说道:“我给你变个戏法好不好?” 某大黑龙兴致盎然的盯着自己的娇妻点了点头。 顾七安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某龙:“你看我的眼睛里有你吗?” 某龙心念一动,凑近二人的距离直接亲了上去。 顾七安面红耳赤的好半天才把自己从大黑龙的怀里解救出来:“别闹,你看我眼睛里有你吗?” 没亲够的某龙点了点头,同时还咽了咽口水。 “夹死你,夹死你,夹死你。”顾七安突然拼命的眨眼,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 某大黑龙沉默不语,直接把自己的小娇妻扛起来奔着卧室走去。 “干嘛?”某小娇妻表示很慌张。 “不是要夹死我吗?去卧室慢慢来。”
  • 洛鸳洛鸳芊芊慕殇|幻情一个名叫洛鸳的女孩为了救活圣女去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世轮回后她对最爱的男人说:“现在我早已不爱你了,毕竟前世就是前世,现在我爱的人是他!”男子看着她说“对不起,我也不会想到我会爱上害死你的女孩,但是那是前世了,我们缘尽了!”
  • 神妃逆天之异世逍遥神妃逆天之异世逍遥王半篇儿|幻情眼睛一闭一睁,死过一次的林楚音终于记起,自己是个穿越人士这个事儿来…… 林楚音生前是开过挂的:稀里糊涂被人买了去,从一个小奴隶一跃成为天下第一门派的掌门继任者,只用了四年,突破武圣,成为地表最强战力,完成了其他武修一辈子也做不到的事,功成名就,提前退休。 呃,如果没有嫁给一个渣男,人生就更完美了。 痴心错付,万箭穿身。 若有来世,我林楚音杀你生生世世。临死前,林楚音发下如此誓愿。 然后,林楚音就真的睁开了眼睛。 同样的世界,全新的自己。 魂魄完整了,武神有望了,文盲识字了,还会炼丹了,美得林楚音鼻涕泡泡都要冒出来了。 这个完全版的自己还会易容和变声,可以模仿任何人的笔迹。 战斗力与非战斗力领域,皆全面制霸。 彪悍的人生,是不需要解释的。 不过是回新手村重来一遍嘛,砍瓜切菜,都是恩典。 这一次,除了灭掉渣男,还要把那个小时候一直护着自己的小白找回来。 当年的奴隶小白,如今是太子小白了。 他们国家有好多好吃的,委屈一下,做个太子妃,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嘛。 爱富不嫌贫的吃货林楚音这样想着。 【无敌流轻松爽文,女强男也强,偏重走剧情,1v1甜宠不动摇。没有误会,没有小三,不是朝夕痴缠,但会永远相伴。】
  • 嚣张帝女:腹黑邪帝很难缠嚣张帝女:腹黑邪帝很难缠七月南山|幻情她叫苏染墨,出生前为苏家的嫡女,身份显赫,出生后,被弃之于青雾森林中,被路过的无泪宫宫主所救,认为养女,身份更是无比尊贵,而身世却又扑朔迷离。当她崛起复仇之时,巧遇腹黑难缠的他……“女人,除了我之外,不许靠近任何雄性生物。”某女不以为然“滚”。
  • 暗链暗链小陈陈Joy|幻情在书店里,程影看见了印刷着自己导师名字的学术著作,在编者的名字里,看见了自己和叶寂清的名字,恍如隔梦。年老之后的程影回到旧时的街巷,在那场大雨里,程影想起了自己最初的梦,那些上古的神话,也许是一个个隐射,程影病重,弥留之际,她看见了叶寂清的魂魄来渡自己,才真正明白自己来世上这一遭的原因,叶寂清就是那无骨的鲛人,自己就是她来报恩的人,原来自己是女娲在水边造人时在池中的投影,得了女娲的一滴泪有了神识,却闯下了大祸,贬谪入人世自己重修肉体凡胎,赎去身上的罪孽,这一世她成了人,不再是那水中的倒影。
  • 魔帝邪妃:逆天杀手大小姐魔帝邪妃:逆天杀手大小姐傲灵雪樱|幻情她南宫馨是21世纪顶级特工杀手兼神医,可笑的是却因为最好的闺蜜的背叛而死于非命!当她重生到将军府的废物大小姐,这天下将会因为她的到来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你说她是废物,那她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废物;玄兽魔兽,她不在乎,因为混沌玄魔兽(万兽之主)都是她小弟;丹药,对不起,她不稀罕,因为她可是把丹药当糖吃。。。可是又有谁能告诉她,这妖孽般的男人是怎么一回事啊?“娘子,为夫等着你来吃掉!”
  • 天才占卜师天才占卜师诺小白|幻情粟淼淼出生在一个世代以占卜为业的家族里,随着商业的迅速发展,家族势力渐渐衰弱,占卜灵石的灵力也愈加黯淡,然而当粟淼淼十八岁成人礼第一次接触灵石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 暮色圆舞曲暮色圆舞曲花扶笺|幻情【非传统吸血鬼爽文,结局HE,男女主真爱,感情线不虐,慢热型】 安祈做了一场梦,一场冗长而沉重的梦,一场给她希望又让她绝望的梦。 梦中她从人类变成了曾令她陷入梦魇的吸血鬼。 梦中她背负着重任在各大种族里辗转徘徊流浪。 梦中她贪恋的那个天使少年退去了虚伪的温柔,他的背后矗立着审判的十字架。 梦中眉眼清冷的少年却为了她被折断骄傲的双翼堕入冰冷的深渊,只留下了破碎的皇冠。 现在梦醒了,碎片将安祈划得鲜血淋漓,绽放出一朵朵妖冶的血色蔷薇。 她拾起破碎的皇冠,承受其重,于黑暗中完成了华丽的蜕变。 她成了天使的劲敌,恶魔的主宰,她的结局又会是什么?
  • 卿世倾城卿世倾城南宫墨雨|幻情南宫韵墨,堂堂21世纪的跆拳道冠军,就这么糊涂的穿了!那个妖孽,说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哈。【片段一】:南宫韵墨霸气道:“对我真心的人,我,南宫韵墨,一定会真心对待,对于那些小人,在这之前,好好留着你的命,等我来收。”且看,南宫韵墨如何和男主袖手天下,白头偕老,恩恩爱爱。【片段二】:周围一片白雪皑皑,梅花点上粉黛。洛潇凌吹着玉石笛子,笛声时高时低。南宫韵墨微微一笑,芊芊玉手弹奏着他送她的古琴。琴箫声无比清脆动人,默契。可以看出是一对相恋很久的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