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3章 放不下就是放不下

秦歌指尖僵直,眼眸微微张大。

心甘情愿?

其实也不算心甘情愿吧,高以宸可能是觉得他一个男人,那种情况下,就算换了别人,他也会挡上去。

秦歌觉得这种可能性比较大。

高凝霜不知道秦歌在想什么,实际上,她现在也根本没有那个心思去关心那些。

她今天过来,是有话想跟秦歌说。

握着秦歌的手,在徐嫣面前那么高傲的高凝霜,高氏的三小姐,再次开口的时候,语气居然带上了一丝祈求:“我哥不容易,希望你以后对他好一点。”

秦歌看着高凝霜,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

让他对高以宸好一点?

“高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秦歌问。

高凝霜却摇了摇头。

高以宸不喜欢别人在他的事情上多嘴,如果不是实在看不下去,她连这句话也不会说。

说到这儿,也就够了。

“回去吧。”高凝霜拍了拍秦歌的手臂,又说,“我先带思瑶回去,我哥不想让她留在医院里,怕她难过。”

然后高凝霜就走在了前面。

秦歌拎着开水壶,慢吞吞的往回走,心事重重。

原本并不是很远的距离,秦歌却走了好久,一步一步,她走得很缓慢。

高凝霜说,高以宸是心甘情愿救她的。

是心甘情愿的吗?

还有,为什么要让她对高以宸好一点呢?他们也不过还剩两年多的时间而已,而且……

高以宸只是为了折磨她,就算要手下留情,也应该是高以宸对她手下留情才对。

秦歌走了很久,到了病房外面,她手刚搭上门把手,还没用力去推门,突然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以宸你也是,秦歌当年那么对你,你这么为她值得吗?这么多年了,怎么就是放不下?”

这不是高以宸的声音,隐约有些耳熟,但是秦歌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了。

她不想偷听,可是对方提到了自己。

还说,高以宸放不下她……

她甚至都忽略了那个人说的她当年似乎对高以宸做了什么事,只注意到这句话:高以宸放不下她?

秦歌不由自主的,把耳朵贴到了门上。

然后她很清楚的听见高以宸说:“放不下就是放不下,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秦歌整个人瞬间就像是石化了一般。

她的脑子里好像有一团浆糊,在不停的翻搅着,什么都不清晰,什么都是混沌的。

放不下她?高以宸说放不下她?是高以宸亲口说的?

猛然间又想起那天在仓库里,王哥问她的那些话:“谁会把仇人留在身边,给仇人住那么好的房子,还为了仇人连自己的项目都不要了?”

这是秦歌想了好几天,但是却一直想不通的问题。

高以宸不是那么恨她的吗?不是每次跟她说话的时候,都那么恶毒狠绝吗?从高以宸嘴里说出来的话,每一个都像是被浸了毒似的,能见血封喉。

高以宸明明是很讨厌她的,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他刚才说,放不下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病房里的说话声还在继续着,秦歌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女声:“孟晨昕你烦不烦?别人的事,你那么啰嗦干什么?”

这是舒沅的声音,秦歌听出来了。

“我哪里烦了?”孟晨曦很不服气的反驳。

舒沅就笑他,“你懂感情吗?就在这儿瞎说。”

孟晨昕的耳根红了红,懊恼道:“谁说我不懂了?”

话题就这样从秦歌身上扯开了,秦歌也不好意思再偷听,于是敲了敲门。

知道听见高以宸说了声“进来”,她才打开门走进去。

舒沅看到秦歌,立刻笑了出来,“你怎么才回来?不是去打水了吗?我来了这么久了都没看到你。”

孟晨昕跟舒沅的反应则是完全相反,他别过头去,根本不看秦歌。

对于孟晨昕的态度,秦歌并不介意,放下水壶道:“这楼没有,我去别的楼层打的。”

高以宸瞥了她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那眼神却很明白。

他不信秦歌的话。

舒沅拉着秦歌,不停问她那天的事,又问她有没有受伤。

秦歌还来不及答话,一旁的孟晨昕就不满的哼了一声:“舒沅,你这话问错人了吧?受伤的人现在还在病床上呢。”

因为高以宸的伤,秦歌本来就内疚,现在听见孟晨昕的话就更内疚了,垂着头不说话。

舒沅抿了抿唇角,想忍着,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狠狠地瞪了孟晨昕一眼,“你能不能少说话?有人把你当哑巴吗?”

孟晨昕看她似乎生气了,这才没再出声。

不过他也不想看见秦歌,所以不想在这儿多待了,只是嘱咐高以宸好好休息,反正都在一家医院,要是有事就让护士告诉自己,然后才离开。

孟晨昕这么一走,病房里就剩下三个人,舒沅一会儿看看秦歌,一会儿又看看高以宸,见他们谁也不说话,觉得或许是自己在这儿他们不自在,便也走了。

秦歌没去看高以宸,只是倒了一杯水递到高以宸的手里。

高以宸的伤已经好了一些,偶尔也能下床走走,手也能活动了。

接过水,高以宸却没有喝,他盯着秦歌看了好一会儿,才问:“刚才孟晨昕的话,你听到了多少?”

他其实想问的是,他的话,秦歌是不是听到了。

他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感觉,既希望秦歌听到了,又觉得如果秦歌真的听到了,他会很难堪。

秦歌指尖颤了颤,好半晌才道:“我……我什么都没听到。”

高以宸就没问了,只是端着杯子喝水。

快黄昏的时候,秦歌准备回去做饭,只是人还没到病房门口,外面就有人敲门。

打开门一看,是周言。

“周特助来得正好,我现在要回去,麻烦你……”

秦歌想说麻烦周言在这儿照顾一下高以宸,不过她的话没说完,周言就把手里的餐盒交给了她:“这是按照高总的口味做的。”

顿了顿,又补上了一句:“你不用回去做饭了。”

秦歌诧异的眨了眨眼睛,猜到这是高以宸的吩咐,又回头去看高以宸。

高以宸已经从病床上下来了,无意间跟秦歌的视线撞了个正着,他垂了眼道:“你做的太难吃。”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EXO之彼岸花开物是人非EXO之彼岸花开物是人非L玖辰|现言别人都说永远暗恋最伤。那么,明目张胆的追呢?她永远追着他,却永远追不上他的步伐。他不会停下等她,当一切繁华落尽时,他停下了。只是那时候,他身后,早已空无一人。都说旋转木马是最残忍的游戏,他们彼此追踪,却永远都有距离。那么,他们呢?(推新书《花开半夏半忆殇》,一个巨大的阴谋,现实的真相,生活的无奈,黑暗和光明的碰撞,从未尝试的风格,强推~)
  • 绝色首席强追小妻绝色首席强追小妻为一人守一城|现言她,一不小心惹上了大人物,从此被虐无数。不过小绵羊也是会发威的,但渐渐陷入进这个漩涡了。逃不出来了他,厉溟幽。叱刹风云。冷若冰霜,却唯独宠她入骨。却始终得不到她的心。
  • 呆萌小萝莉贺少快接住呆萌小萝莉贺少快接住小团子熙熙|现言她是他的依诺妹妹。 他是她的言哥哥。 一场阴谋让他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从此变得冷漠无情,阴沉不定让人惧怕。 直到某一天,他在路边捡到了一个软萌软萌的小萝莉,从此被她偷走了心。 她是他的小宝贝,是他用生命去宠的宝贝。他不准任何人欺负她,伤害她。 “爷,夫人和别人打起来啦!” “走,带上军队去给夫人助威...” “爷,有人对夫人说...您对她只是图个新鲜罢了...。” “去告诉夫人往死里打,天塌下来有我给她顶着。” “.........”
  • 初秋未晞初秋未晞小烽的露露|现言青春,言情,灵异,穿越的成分都有,这是我的第一部作品,希望它的与众不同大家可以喜欢。
  • 重生九零乱晴秋重生九零乱晴秋夏日轻雪|现言重生在高三这年,一切都来得及,可以到帝都上大学,因为,那里有他,重生人士不能不发大财,也必须发大财,因为,那是他说的,如果早知道…… 有钱难买早知道,一切从头来,时间节点刚刚好,申秋感激不尽…… 前世的路,曲折拐弯一寸不少,一步步走下来后,两世人的感觉却不一样,知道了因果、重生后申秋只能仍旧受着,慢慢的改变着自己的处境…… 幸运的拥有一个空间,做起弊来省大劲了,一切都是那么的如意。 但是,报告苍天,有个大BUG啊,这位大叔,咱们前世真没见过啊……求放过。 还有,各位亲人,咱们真的不熟好吧,能不能当我不存在?就像前世那样渺如尘埃!
  • 独宠豪门:陆少追妻99天独宠豪门:陆少追妻99天云影清|现言他是H市权势遮天的首席总裁,却惟独对她情有独钟。六年的守护,已经成为习惯。婚后,他对她百般宠爱,却被迫离开她。又别两年,她强势回归,被他霸道的拥在怀中:“乖……你逃不掉了。”年华似水匆匆一瞥,多少岁月轻描淡写。他与她的爱情,却不只是轻描淡写那么简单。直到繁华落尽,许你一场地老天荒……
  • 你似清风,触及我心你似清风,触及我心殇千芷|现言你似清风,触及我心 你掠过耳畔的指尖,透着些许凉意。 被你撩动的发丝,留着你身上淡淡的薄荷味。 ﹉ 你似四月的风,无意之间闯入了我的心。——顾凉年 有生之年,能与你幸识,成为你的妻子,足矣。——许安安 你笑的样子,你哭的样子,你喜欢我的样子,都是我我喜欢的样子。 ——许之深 你总是会给我带来许多惊喜,而你是上天赐予我最大的惊喜。——宋缃琴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
  • 谨言死亡日记谨言死亡日记小懒宝贝|现言出了名的乖乖女白谨言一砖头打破了别人的头被抓进公安局。顾墨森匆匆赶来,看着白谨言眼睛不眨一下的开口。“打出十万医药费,不够再加。”白谨言有爱她的顾墨森,却没有和顾墨森相守到老的健康,当得知生命只剩下最后两个月,白谨言决定放纵一回。
  • 偏偏喜欢你tfboys偏偏喜欢你tfboys若欣儿|现言安雅慧,韩筱墨,南江笙三人是从小就一起长大的闺蜜,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们来到了重庆,在机场遇见了tfboys,接下来又会怎么样呢...
  • 极品萌妻:爱你没商量极品萌妻:爱你没商量萌萌的菲子|现言对于爱情这种高深的事情,某总裁的大脑里只有这样很多个字:既然爱她,那就“狠狠地爱”。而某战斗力为零的萌货只能:卖萌打滚求放过。江夜寒作为江山帝国的掌舵人,冷酷霸道那是必须的,可自从身边有了某萌货,他觉得自己貌似在高冷这条路上越走越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