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357060

江汉丛谈

状态:完结作者:陈士元
24001.7万字

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

本书标签
最新章节
第3章(2019-09-30 05:26:10)
同类推荐
热门推荐
  • 上仙好坏小神不怪

    上仙好坏小神不怪

    远古洪荒,世间存三神,盘古,寒懿,诩湮。盘古开天辟地,以其眼化日月,血脉化河流……六界之初,众神阶级,盘古执着于六界,以诩执念留于世间,从此,故事开始……那一年,残花落尽,舞殇翩翩,唯有君知,情深不寿……她,是盘古上神的执念所化,继其神力,拥有可以毁天灭地的的能力,却终究抵不过他的温柔梦魇。他,放眼六界,没有人可以入得了他的眼,一生冷眼傲视万物,却还是被她的一点点细微的情绪而扯动心神。两世的纠缠,百年的等待,终究还是旧事重演,伤神劳心。无论怎样都抵不过命运的纠缠……
  • 学霸的傲娇小甜妻

    学霸的傲娇小甜妻

    黎歌灵被偏心的母亲赶出家门,随便搭上一班公交,在城市里四处飘荡,鬼使神差地就到了林靖轩家附近。抬头,少年清逸俊朗的脸颊出现在面前,一贯自诩坚强的黎歌灵,头一回双眼泛红,热泪盈眶。“怎么了?”他皱着眉头,心脏骤缩。黎歌灵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扑进他怀里,轻声哽咽道,“我被赶出来了……”林靖轩脸色变了变,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思虑片刻后,缓缓开口,“要不,我们一起住吧。”黎歌灵擦了一把眼泪,猛地抬头,错愕道,“你说什么?”“我们一起住吧。”他又重复一遍,一字一顿,无比认真。“这……不好吧。”黎歌灵摇了摇头。“你如果觉得不放心,我们结婚吧。”他欣然一笑,眼睛像水晶般,透透亮亮的,甚是好看。黎歌灵又一次被他的话一惊,愣了愣,又开口,“大哥,你毛都没长齐,就想着结婚呀?”……
  • 关汉卿传

    关汉卿传

    全书分25幕,将我国四大元曲大家之一关汉卿的一生从出生到从事戏曲创作的曲折人生做了荡气回肠的叙述,他的家庭遭受变故,他的创作几次枯竭,他的爱情温婉凄美,他的医术更胜一筹,他的作品不断变化,他,一个彻头彻尾的中国古代文人气质典范。
  • 穿越花千骨之无敌升级

    穿越花千骨之无敌升级

    我不相信正,不相信邪,不相信幸福,可是我相信你!”“白子画,你若敢为你门中弟子伤她一分,我便屠你满门,你若敢为天下人损她一毫,可是却从没为她做过什么。我不负长留,不负六界,不负天地,可是终归还是负了她
  • 我不仅仅是赘婿

    我不仅仅是赘婿

    推荐一本不错的书,书名:《我的女儿你惹不起》 入赘慕家两年,他受尽白眼。满腔赤诚,一颗真心破碎!唯有离婚!方能挽回尊严!而他的身份被一个个揭开,圣庭的开创者、天策首领、隐龙少主……(本书有毒,慎入!)(请试读几十章再做评价!)书友群:219903326各位可进群讨论。
  • 她的名字叫嚣张

    她的名字叫嚣张

    作为一个小小的前台,陈江然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异能者基地的一员,因为一场大型的辐射泄露,很多人受到了辐射污染而发生奇怪的变异,陈江然在帮助他们的过程中,开始不断寻找出自己被害的前因后果……
  • 七帝轮回册

    七帝轮回册

    主角凌霄闭关时仇家找上门,凭借轮回转生,成为一代传奇。
  • 三世情缘之云倾天下

    三世情缘之云倾天下

    一世亲缘薄!白少薇自出生就一切不顺,身体患有怪病,还遇见了人贩子,受尽颠沛流离的痛苦,最后被丢弃在垃圾堆里,被出家化缘的师傅所救。二世情缘伤!殷梦然自出生身体不好,母亲心疼与他,跑遍大小医馆为他看病,仍然不见好转,最后带他去了闻名天下的佛山寺,被智缘大师收为室内弟子。六岁那年因为偷跑下山,流落街头,自此又受尽颠沛流离的苦楚。三世尘缘落!当殷梦然再次醒来发现她又穿越了,还变成了一个孩子,跌落山崖被白水寒救活,认了女儿,取名雪云。被白水寒认了女儿,生活一直安安稳稳的,殷梦然也自愿这样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不想她无意中救了一个人,改变了她的一生。
  • 黑狐秘事

    黑狐秘事

    这是我和老人之间的约定轻易不可对人谈起这是规矩,也是另一个世界的秘密,黑狐,哭泣小孩,下证,美女精神病........不想这些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就随风而逝,还是忍不住一一揭开它的面纱
  • 总裁大叔:要够了没

    总裁大叔:要够了没

    霍少庭,第一男神、冷峻腹黑的霍氏总裁。结婚两年,她成了没被他碰过的女人,尝尽白眼。第一次他请她吃饭,只为把她卖掉。侥幸逃脱的元若恩收拾东西搬离霍家,誓死逃离这个魔鬼。孰料,贪财的叔父将她送还。再见面,她愤怒向他摊牌:“我们离婚吧!”“可以,让爷玩过再说。”当生米煮成熟饭时,才发现她的第一个男人不是他。从此,她沦为魔鬼的奴隶,被虐被辱,全由他掌控。他把她困在身边疼她、宠她,不为爱她只为折磨。当觊觎他的女人步步为营,这场错误的婚姻走到尽头。离婚后,元若恩揣着化验单到医院要流产。“谁敢动她肚子,立即踢出本市!”他一道命令下达,她的手术无大夫敢接。“霍少庭,我们已经离婚。”“我的孩子我要了。”